刘蒙也关注了一下,这二层总共七位徽章准学者,几乎都来自五大家族,白,秋,袁,韩、关,目前准学者最有天赋者便是两位十一级徽章准学者,其一为白舞阳,另一为秋明。

    不多时,准学者们开始围拢闲聊。

    “今天该要玩一局尺规作图的游戏了。”

    “是呀,等一下白舞阳和秋明也会参加,他们两个发起的活动,确实挺好的。”

    “是呀,秋明大哥人真得很好,都没什么架子。”

    由于其他卫城的准学者们也时不时到安县来,刘蒙的到来,除了袁华气哼哼地警告一翻,也没引起别人的注意。

    自从一万年前的乐斯大师引入逻辑证明后,经过几百年的发展,空间几何成为一门演绎的、独立方向,至此,数论、空间几何、逻辑成为三个练习算力的方向。

    乐斯大师主张通过空间几何的学习达到训练逻辑思维的目的,空间几何能够给人很直观的印象,可以将抽象的逻辑规律体现在直观的图形中,抽象规律和感性认识结合起来,从而通过空间学习来培养逻辑思维能力,就喝体育可以锻炼身体一样,体育竞技比赛必须要求各种规则和器械的限制,那么训练思维的空间几何也应该对作图工具有所限制。

    在乐斯大师的观念里,他相信,无论多么复杂的图形,只要有足够的智慧和耐心,都可以在尺规作图的限制下作出。

    空间几何五个最基本的观念,其一,过两个已知点可作一条直线;其二,如果两条直线相交,能够作出他们的交点;其三,以已知点为圆心,已知长为半径可以作出一个圆;如果已知直线与已知圆相交,能够作出它们的交点;如果两个已知圆相交,则能够作出他们的交点。

    尺规作图问题都可以转化为这五个基础问题。

    对此,刘蒙知之甚详,这并不复杂。

    尺规作图也确实是训练逻辑思维最好的方法。

    而且成为真学者后,就可以刻录基础星阵,尺线阵、圆规阵就是最基础阵,很多复杂星阵的使用上都能用到,而那些复杂的基础星阵就很难获得了。

    “做一个角的平分线还不容易吗?以O为圆心,画一个圆,跟两条角边交点分别为圆心再画圆,相交那一点就是角平分线点,多么容易啊。”

    “你就知道这样做,可你知道为何这样做就对吗?”

    “我……我为什么要知道那么多,反正我会做就行了。”

    “你会,就你会,有本事你做出来角的三平分线,你能吗?”

    “你……你是抬杠,我自然是不能,你也不能。”

    白舞阳和秋明并排走了出来,立刻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秋明笑道:“关擅,你这可是为难韩沉了,谁不知道三等分任意角、倍立方、化圆为方,乃是尺规作图三大难点,谁要是解决,那可就出名了,说不得直接被玉华学园录取。”

    韩沉和关擅都是徽章准学者,关擅所在的关家也是安县有名的大家族。

    白舞阳咯咯笑道:“反正我是做不出来,不知道试了多少次都没结果。”

    徽章准学者们加入讨论,气氛一下子就热烈起来,众人都围拢在七人旁边,见缝插针地说了两句,很明显的讨好,这些人将来都是安县的强权人物,哪怕留下一点好印象都会受用无穷,尤其是秋明和白舞阳两人最是关注焦点,十级徽章们说话都有些刻意。

    秋明谦和有礼,而白舞阳则说话很呛,即便如此,男生们还是趋之若鹜,安县最骄傲的小天鹅,若是将来有幸成为入幕之宾,那地位也是一步登天,白舞阳是白家家主独女,将来肯定要入赘,极有可能不止一位夫婿。

    刘蒙并没凑过去,坐在偏僻的角落安静地看书。

    韩沉说:“你们可听说了,前不久北安城传来新闻,那刘翀与人论战,竟然没赢。”

    “刘翀,北安城的十级徽章获得者,号称北安城第一天才,论战竟然没赢,难道是挑战真学者?嘿,北安城也没什么有本事的真学者呀。”

    “屁,我听说是跟一个普通的准学者论战,说是平局,其实是输给人家了,老爹出了大血。”

    “不会吧,谁能赢刘翀?北安城还有这等人才。”

    众人突然开始讨论起北安城的论战,毕竟学者们最爱论战,这些准学者们更是热衷。

    热烈议论着。

    周钧大声说道:“跟刘翀论战的人就是他,刘蒙。”

    此话一出,刘蒙立刻就成为了焦点。

    袁华也是十级徽章,瞪着眼,手指指着,喝问道:“就是你跟刘翀论战,还赢了他?”

    听他这么一说,大家这才注意到还有人坐在那儿,都很好奇地看过去,毕竟整个安县智慧宫十一级徽章也就两人,十级也只有五人,能够战胜刘翀,那可不是一般的准学者。

    白舞阳和秋明也注意到了新来的刘蒙。

    “运气好而已。”刘蒙很谦虚地矜持地说,咱还是很低调的。

    袁华嗔道:“那你这运气可真够好的,应该去学学平民买彩票,说不定能中大奖呢。”

    这肯定是运气,普通准学者跟徽章准学者,那差不是一点半点。

    秋明也看了刘蒙一眼,道:“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白舞阳的目光只在刘蒙脸上停留了半秒,便没任何兴趣,碰巧跟刘翀打平也没什么了不起,低级论战平局的可能性很大,毕竟彼此出题,又没限制,谁也不能保证就会做。

    “我们开始玩尺规作图的游戏吧。”

    白舞阳的提议,得到众人的赞同。

    北安城传来的新闻并未引起太大的波澜,周钧在外面的角落冷冷地看着刘蒙,这消息便是他有意散播,原以为会有人看不惯刘蒙而挑战,给他制造些麻烦,也是没想到被无视。

    刘蒙也察觉到他的意图,心说,你想把我架在火上烤,可惜安县这帮准学者可不会在意小小北安城的事。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