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窗一排,那是徽章准学者的领地,尽管还有天地人三间静室,秋明和白舞阳几乎都在静室内,但是也保留着专门的座位,随便地放着,也没人会坐过去,也没人随便翻阅桌上的资料。

    智慧宫从未规定那些就是专属座位,自发地形成,徽章准学者开始坐在那儿,再有人继续坐着,其他人坐过去,难道你想跟会长们平起平坐吗?谁愿意跟自己不是一个level的人一起?

    学术等级格外森严,一级级都是发自内心的敬畏,毫不夸张说,徽章准学者与真学者并无区别,而普通准学者充满着未知。

    凡事能来到二层的人,都脱离了平民,都能够生活得很好,没人想要得罪比自己高的人,尊敬都是发自真心。

    袁华看到刘蒙,撇了撇嘴,北安城来的小子,懂点规矩吧,乖乖地站着。

    刘蒙去书架浏览一番,他最喜欢看一些无关紧要的闲书,而这些其他人通常不会看,抱了七八本没看过的书籍,荒泽游记,荒泽生存指南……

    袁华喜欢白舞阳,这是二层人尽皆知的事,可白舞阳看不上袁华,首要原因,人家姑娘觉得我是十一级徽章,你是十级,我们俩配吗?况且,白舞阳立志要进入玉华学园,成为白家第一个学士强者,一直都有叔叔伯伯提议下一代白家接班人的问题,白舞阳因为是女孩被排除在外,他的父亲一直拖着。

    然而若是学士,即便她嫁人,继承族长也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白舞阳在进入静室前跟袁华说了,她很不喜欢刘蒙。

    尽管秋明的调和下,白舞阳还是觉得失了很大的面子。

    袁华对刘蒙招了招手。

    徽章准学者召唤,尤其袁华还是算力等级排第三的人,换做旁边,定时欢天喜地跑过去了。

    刘蒙心说,这袁家兄弟怎么回事都喜欢招手,你大哥袁志是真学者也就算了,你也来这出,况且还抱着好多的书呢,就当没看见拉倒,不用说,第一个座位就是秋明,一屁股坐了下来。

    这一坐,可不得了。

    刘蒙直接往秋明的座位上一坐,这一坐可不得了。

    你还有点尊卑观念吗?

    那可是十一级徽章准学者的座位,算力最高第一人,一下子惊得众人都惊恐地看过去。

    太不知好歹、不懂规矩了。

    尤其是袁华,怒火中烧,你小子特么不知好歹,本学者招你过来,你竟然视而不见,也太不给我面子!我可是算力最强第三人,十级徽章准学者中都是顶尖,气得呼呼喘气。

    尤其是算力排位第四的韩沉调侃道:“看来一个普通准学者不仅不给你面子,连秋老大也不放在眼里呀。”

    说着还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无疑让袁华更觉难堪,尤其他是一个爱面子的人,谁不对徽章准学者恭恭敬敬,谁不敬畏四大家族的人,刘蒙一个卫城来的家伙竟然无视我!

    秋老大在静室,还可以说刘蒙坐他位置是无知。

    而他刚才喊刘蒙,很多人都看到了,这要是传出去还能混吗?他本来根本看不起刘蒙这种乡下来的准学者,不屑为难,可白舞阳很生气,他自然要为她出口气,教训刘蒙一顿。

    忍不了。

    袁华站了起来,走了过去,嘭一下,桌子拍得震天响,刘蒙正看书呢,也是吓了一小跳,抬眼看了一眼,还未来及说话呢,袁华就喝道:“你特么懂不懂一点规矩?你自己是个什么德性不知道吗?”

    话说得毫不留情。

    刘蒙心说,你招手我就过去吗?我又不是你养的小狗,也是动了怒,“什么规矩?我又是什么德性?”

    一句话倒噎住了袁华。

    袁华心说我喊你没看见吗?又不愿说出来示弱,猛又拍桌子喝道:“这是秋老大的位子,你凭什么坐?”

    这也是众人的心声,大家都守规矩,你凭什么不遵守。

    “我坐秋老大的位子,跟你又有什么关系?秋明都还没说话。”

    是呀,跟你有什么关系!

    刘蒙一直保持着克制的反击,袁华确实没有道理,智慧宫没有明确规定呀。

    袁华也不是嘴皮子麻溜的人,像他这种大家族的天才,根本不用跟人讲道理,谁敢不给面子?一下子憋得俊脸通红。

    “你特么不懂规矩。”

    “什么规矩?谁立的规矩?我没看到智慧宫有规定。”

    人人都知道的规矩,可却是上不了台面的潜规矩。

    袁华一时被僵住,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刘蒙却一点面子不给,下不了台,怒火中烧,一双眼睛简直要喷出火来。

    白舞阳从地字静室里走了出来,看到两人争执,哼了一声,道:“袁华,看来人家一点面子都不给你。”

    火上浇油啊。

    刘蒙老烦这些中二少年一样的争锋了。

    袁华瞪着眼,一字一字道:“你小子摆明跟我作对了。”

    “你要这么认为,随便你,我只想坐下来静静地看看书。”

    “你以为在智慧宫里,我就拿你没办法,你不可能一辈子躲在智慧宫里。”

    “要不论战?”刘蒙没所谓。

    袁华一时不敢接,他没论战的经验。

    事实上准学者们的论战很少发生。

    白舞阳脸上一抹笑容,道:“袁华,人家要跟你论战呢,你可不能给我们安县学者丢脸啊。”

    一句话就把刘蒙推到了安县所有学子的对立面,嘿,你是代表北安城。

    刘蒙也懒得解释,她明显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你有种,论战就论战。”骑虎难下,袁华硬着头皮说,他就不信还会输给这小子,论战,就是拼底蕴,我会怕你?

    天字静室门打开,秋明走了出来,看到剑拔弩张的气氛,扫了一眼就大致明白,走了过来。

    他一出现,众人都安静下来,老大来了,而且刘蒙坐了他的位置,且看老大怎么说话。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