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年轻时跟刘仲算是同届,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这是一个极为锋利霸气之人,虽一走多年毫无音讯,可谁能保证有朝一日不会回来。

    “丫头,话可不能乱说,虽然我们试算了数百万个数,还没发现哪怕一个不收敛到1的例子,但是我们也没办法证明一定不存在一个特殊的数,在这一操作下最终不在1上收敛。有可能存在一个特别巨大的数,在这一套操作下趋向于无穷,或者趋向于一个除了1以外的数。”

    “爹,我不管,你帮我解决。”白舞阳撒娇耍赖,她承认输了,向刘蒙低头,还要车接车送,杀了我吧,本姑娘誓死不愿。

    “舞阳,这刘蒙跟秋明的关系如何?”

    “秋明哥很照顾他,还许他坐在自己的座位,昨天两人在一起谈了好长时间,秋明哥一直都是好人,对谁都温和。”

    白瑾却看得很透,秋明这孩子确实敦厚温和,可身份地位在那儿,也不是什么人都亲和,这足以说明秋维关照过,倒有些难办,沉思一会道:“舞阳,我们白家儿女一向重诺,有一是一,岂可出尔反尔,既然输了,那便就当行善,接送一下刘蒙,也就月余时间。”

    “爹爹,我不如死了算啦。”

    白瑾好一通安慰,可白舞阳一想到刘蒙那张得意的嘴脸就抹不开这面子。

    “爹爹,女儿是未出阁的少女,怎好与一个男人同车出行,传出去影响名节。”

    “我们学术儿女可没那么多讲究,再说了,车夫不也是男人,你就当那小子是车夫。”白瑾好生安慰着。

    “我……”白舞阳说到底是过不了心里那关,骄傲的小孔雀太爱面子。

    “你们两人私下打赌,又无其他人知晓,别人看到你接送他,只会觉得我女儿谦和有礼,有爱心,乐于助人,怎会往其他方面想呢,我相信刘蒙也不会胡乱宣扬。”白瑾到底了解女儿,知她为何过不去那道坎,不过是在意别人的看法。

    白舞阳仍是心不甘情不愿。

    “快些去吧,万一到时见你不出现,他以为你违背约定,闹到智慧宫裁定,那才人尽皆知了。”

    这一句话正中要害,白舞阳一下子就窜了出去,喊着车夫赶紧出发。

    白夫人看着欢脱的女儿,埋怨道:“你自小就太过宠爱舞阳,一个女孩子家这般跋扈,受点挫折也好,我还担心你要为难人家孩子呢。”

    白瑾温柔地拉着夫人的小手,不以为然道:“舞阳的成就必然超过我,将来招了哪个男人敢让她受半点委屈,无碍,无碍。”

    智慧宫闭馆,其他人都离开,刘蒙仍没走。

    袁华在一旁哼了一声道:“怎么,不敢走出智慧宫吗?是不是怕被人打断腿?”

    刘蒙笑道:“打断腿倒不怕,我是等家里车夫来接。”

    一辆怪兽车呼啸过来,帘子拉开,秋明俊逸的面孔出现,笑道:“刘蒙兄,送你一程?”

    他也看出袁华要找刘蒙麻烦,用这种方式表明他的态度,想必袁华也会有所顾忌。

    刘蒙摆了摆手,道:“秋老大,不用啦,我等车夫。”

    秋明看他不像死撑,依旧洒脱,也就不再勉强,对着袁华递过去一个深意的眼神,车子便呼啸而去。

    袁华恨恨地瞪刘蒙,嗔道:“你错过了最好的机会,放心吧,看在秋老大的面子上,我让你吃点皮肉之苦就是,不把你腿打断。”

    “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

    刘蒙笑道。

    哼,袁华不搭理,死盯着。

    今日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刘蒙看了看时间,心道,白舞阳,你当真要耍赖不成?我向智慧宫申请裁定,弄得人尽皆知,你可别怨。

    还得再想个什么法子拦住袁华。

    正思索间,一辆飘逸的雪白色身影呼啸而来,轻盈,停得很稳。

    白舞阳探出头来。

    袁华一见她很是惊喜,叫道:“舞阳,今一天都没见你,没想到闭馆你又回来了。”

    白舞阳皱着眉头极为厌烦,喝道:“滚上车。”

    话虽难听,袁华还是很高兴,乐道:“好嘞,好嘞。”

    “谁叫你了,滚开。”

    她对袁华可一点好脸色没有,废物一个,让你教训刘蒙,却毫无作为,害得本小姐跟着丢脸。

    刘蒙笑了,小妮子果然还是害怕丢脸,他拉开车门很潇洒地跳了上去,对着袁华摆了摆手,“明天见。”

    袁华看得目瞪口呆,白舞阳来接刘蒙,什么鬼!

    “舞阳怎么会让刘蒙上车,你们都看到了?”他还不相信地喃喃自语,几个仆从点了点头,袁华一声哀嚎,“鳖孙子,我饶不了你。”

    刘蒙上了车,那车夫眼珠子叽里咕噜,搞不懂为何大小姐昨日让撞这人,今日又让上车了呢。

    “里面还挺宽敞,坐垫也很舒服。”

    哼,白舞阳把脸转到一边根本不搭理。

    “你放心吧,我俩的事,我不会说出去。”

    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跟你没有任何事。”

    嗯,刘蒙也不再提,其实他听想知道白舞阳集合白家之力,到底试算到多少,一百万,两百万,还是多少,只是要问,恐怕这娇蛮的大小姐又要抓狂。

    刘蒙的目的就是拜星前拜托麻烦即可。

    他闭目沉思不再言语。

    白舞阳喜洁好静,从未有人坐过她的车子,一路上都不自在,想好做出一副对刘蒙不屑的样子,又很难受地扭动了动,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到了地方,刘蒙下车,笑嘻嘻地摆了摆手,“明天早上八点半哦,再见。”

    “哦,对了,你不太适合蓝色的衣服,白色比较适合你。”

    气人!白舞阳一伸手抓过刘蒙坐过的垫子直接扔到了车外,很不幸地砸到了一个小贩。

    哎呦,哪个缺德玩意儿。

    小贩刚骂出一句,看到呼啸而过的高档怪兽车就赶紧闭了嘴,这种大户人家才能配置得起,他可惹不起,捡起来一看是一个软垫子,手感极佳,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忍不住嗅了嗅,真香啊,一看就是高贵人家女人的物件,嘿嘿,拿回家给我婆娘用,保准儿乐疯了。

    小贩儿喜滋滋地回家去。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