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志多少失落,这玫瑰星阵是他钻研很久改良出来,却连博佳人一笑都做不到,“到了一个瓶颈,再想进展很是困难,说不得一辈子都困着了,我父亲当年就是如此,到现在也仍没突破。”

    这很正常,学者也分九级,没三个级别算是一个境界,一般拜星成功,不出大意外,都能到学者三级,慕雪和袁志都处在这层次,就是学者路上第一道坎,过了,只要时间花到,就能一路提升到六级,刘扶摇便是此境界,那时候又是第二道坎,突破便能到九级,便到了成为学士的关键,这一步极难跨出,困住了多少精彩绝艳之辈。

    安县智慧宫主管辛启就在此层次,也是安县学术水平的最高等级。

    慕雪心里也是一阵忧伤,她在学者三级卡得更久,而且还因为更糟糕的原因,很可能一生都无法再有进展,一时忘记了说法。

    “小雪,我喜欢你,看到你第一眼就喜欢了你,其实到了我们的级别,足以一辈子无忧了,又何必再强求,快乐生活也未尝不可,说不得我们的孩子能够超越。”

    慕雪突然很生气,喝道:“懦夫,你自己早早放弃,却把压力放在孩子身上,想必你父亲当年也是如此想,滚出去。”

    反应很是激烈。

    袁志打个寒颤,连忙解释,“你……你别生气,我就是举个例子。”

    “出去。”

    慕雪的脸色很是寒冷,不容置疑。

    袁志一吓,赶紧跑出去,还是一阵后怕,又是沮丧。

    出门就遇到堂弟袁华,他喊了一声,“哥,又去找慕主管啦。”

    “嗯。”

    “怎么啦这是,失魂落魄,又被骂啦,你那拉风的玫瑰星阵给嫂子看了吗?”

    “看啦。”

    “看了?那不应该,女孩子哪个不喜欢花、烟火,你这可是二合一。”

    “偏偏她不喜欢有什么办法,我先回家了。”

    袁华看着堂哥那副样子,很深奥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呀,找个乖巧听话的女子多好,偏要去惹那带刺的玫瑰,嘿,得不偿失,得不偿失啊,待得拜星归来,先从父亲那讨来两个暖床的婢女。”

    袁华刚到了二层就听心腹过来汇报,刘蒙也报名拜星了,他猛地砸了一下桌子,哼道:“真特么驴不知脸长,也不撒泡尿照照,什么玩意儿,普通算力还拜星。”

    他的声音一点没收敛,就是对着坐在秋明座位上的刘蒙说的。

    白舞阳差点也一拍桌子,鼓掌,说得真好,小手挥出去,硬生生忍住了。

    不过,这话波及范围太广,二层还是普通准学者占大部分,一个个都很羞臊,咱们虽然比不上你徽章准学者,也有权利去碰碰运气啊,这话说得人真是心酸。

    刘蒙就瞄了一眼,根本不在意这指桑骂槐,他都算力十级高等,比袁华的十一级初等也差不多少,拜星前到不了十二级,但超过袁华肯定没问题,哥有闲心跟你计较吗?专心研究圣数解法拓本。

    四大卫城智慧宫都开放报名拜星,只不过北安城管事暂时悬空,安县派了一名管事坐镇,总共只有十几个准学者,倒也简单。

    梁真、尤僻,安和,韩嘉,楚静,李婵等人全都报名。

    自从刘蒙离开后,韩嘉就又回来智慧宫,只是刘翀一直没再出现,一直到报名结束,刘翀依然没有出现。

    梁真是最老的准学者,这都四进宫,慨叹道:“又是一年拜星时,两周之后,几家欢喜几家愁。”

    他也曾信心满满,可多次失败后,确实消磨了他的精气,留下了很大的阴影,通常几率越来越小,硬挨着拜星到25岁,无奈接受终生准学者的身份,而眼前这些对他尊敬的小辈,一旦成功为真学者,他就要反过来行礼。

    “你们谁成了真学者,哥哥只希望碰面时行礼,还能打个招呼,给个笑脸,那哥哥就心满意足了。”

    这悲观的话一说出来,其他人纷纷表态安抚,心想着,嘿,若是我成功了,还用搭理你一个拜星无望的废材吗?都24岁了还不死心,不过就是炮灰。

    谁都希望其他人失败,那自己成功的几率会不会高点?

    其实各自的成功率根本独立无关,总要有点幻想。

    尤僻看了看说道:“刘翀大人竟然没来报名。”

    韩嘉回来后就像个炮仗,这些人对刘蒙趋炎附势很是鄙视,马上反击道:“那当然,刘翀大人可是徽章准学者,若去拜星一定成功,可人家有大理想,算力提升势头正猛,怎会着急拜星。”

    这两人互呛,其他人也没兴趣帮腔。

    “何超管事25岁,也报名了。”

    这倒引起大家的兴趣,纷纷鄙视一番,占着管事的位置,这么大年岁,还去拜星,徒让人笑话。

    “也不知刘蒙报名了没?”楚静说道,此前刘蒙对她帮助不小,态度从心里改变了,自从刘蒙去了安县,时不时总会想起。

    李婵哼道:“应该报了吧,他也没什么提升的潜力,还不赶紧拜星。”

    韩嘉来了精神,喝道:“丫最好报名了,若是我成功,非得当面吐他一脸口水,小人一个,就会巴结讨好,慕主管高升,他也巴巴跟去了,哼,也知道自己失去了慕主管,狗屁都不是。”

    其他人沉默,都得了刘蒙不少好处,此时笑几句,也觉得自己不厚道。

    刘府。

    “爹,为何不让孩儿参加这一次的拜星,错过,就要再等一年。”

    “你还年轻,算力还没进入停滞期,再磨砺一年,没什么坏处。”

    刘翀自从上次论战失败,也不免心浮气躁,一心想要成为真学者,夺回北安城当之无愧的头名,却没想到父亲不允许。

    “爹,孩儿算力进展已十分缓慢,不如早点成为真学者。”

    “为父已经决定,无需多言。”刘扶摇脸色一沉不再说话。

    刘翀心中大恨,如同被蚂蚁叮咬,十分难受,却无从发泄,刘蒙已离开北安城,可他的那些小跟班还在,便先拿你们出出气吧。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