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雪缓了好一会儿才平定了心神,压住那股痛苦,自小她便承受了太多父母的期待,压力巨大,一路也是光彩夺目,可偏在学者第一道小关卡卡住,愤然离家,那股挫败感,还有父亲失望的眼神,仍时时折磨着她。

    很快,各大卫城拜星报名的结果也汇报上来,她定了心神认真地整理。

    半个小时候,她敲了敲辛启的房门。

    “辛主管,本次拜星人数已轻点出来,总共97人。”

    “小雪来啦,以后没人的时候,叫我叔叔就行了。”

    慕雪微微一笑,“在智慧宫,规矩还是要讲。”

    辛启也不再勉强,“构成分析了吗?”

    “嗯,第一次拜星的准学者31人,第二次34人,其余有11名超过三次者。”

    “18岁前成为准学者有15人,其中十一级徽章者两人,十级徽章者7人,年龄24岁以上有8人,都是多次拜星。”

    分析详实而条理清晰,辛启听了点点头,这个下属的确能干。

    “学术之路,一生折磨,不到大海心不死,24岁,注定没什么希望,我看最有机会还是那15人,加上第二次拜星中的部分,总计大约在25人左右,对了,秋明和白舞阳可到算力十二级了?”

    “都没有,秋明略高一点,算是到十一级高等,白舞阳只是十一级中等,不过白舞阳的年龄更小一点。”

    “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拜星前的算力强弱至关重要,一旦成为学者,那就是倍数递增,越到后面差距越大。”

    慕雪想了想,还是没把刘蒙的事说出来,一日不成学者,便有隐患,准学者的尊贵是相对平民而言,刘蒙又过了18岁,真要有学者对他不利,倒也不易提防,尤其他身上被人下得禁锢,不知是谁,一旦知道刘蒙在学术上突破,都难保不会生出其他的坏心。

    就从那禁锢来看,一定是学者所为,而且等级不低。

    这也是慕雪没有强烈建议刘蒙再推迟些时间拜星的原因,早一日成学者,多一层保障。

    “辛主管,拜星时,可要从城主那里调遣卫队进行外围警戒?”

    辛启思考片刻,道:“不需要,那拜星台设在安县最高的天羽山顶,寻常鸟兽不敢靠近,而且还有防护阵,不会有什么事,由你带队,从智慧宫挑选七八名学者引领便可。”

    慕雪领命,拜星确实不会有什么意外,倒是她多虑,夏国毕竟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国,她来之前还从未听说过拜星出现意外。

    据说拜星前最高算力能达到十八级,一旦成为学者就是最顶级,拜星成功时会显出天地异象,这便是最顶级的天才,一路所向披靡,成为硕士都非难事,这些才是重点保护对象。

    而算力达到十二级,拜星时便有一定的几率获得天赋异能场的力量,场分为光、声、电、力等,都无比强大。

    慕雪还记得她当初拜星时,就有一人获得了电场的力量,刚成为学者,一举手投足就能辟出一道闪电,端是强悍,比寻常三级学者还要强。

    这也可能会引起鬼祟之人窥视。

    而安县从来也没出过十二级算力的准学者,也从未有过场的纪录。

    诚如慕雪所言,一旦拜星报名后,接下来的半个月,求解圣数就成了主旋律,只不过很多世家大族的子弟早就准备,就像秋明,对三圣数的计算已炉火纯青,且精度都极高。

    反而白舞阳却接触不久,她本犹犹豫豫是否拜星,父亲也一直拿不准,毕竟她年纪还未到20岁,算力应该还能精进些,只是也有限,这就左右为难了,白家也一直没有高明的圣数解法,今一早出门,她还没定呢,可一看到刘蒙真去报名,也不知怎么就激动地也报名。

    袁华凑到白舞阳旁边,低声道:“舞阳,我还以为你会再等一年拜星呢,没想到我们同届学者。”

    “想拜就拜,跟你有关系吗?”

    语气呛人,袁华早习惯了,蔑了旁边刘蒙一眼,声音也不见小,道:“舞阳,你每天都好心带着一只狗上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可怜这只狗呢,小狗最擅长就是讨好主人,尤其是女主人。”

    白舞阳没好气道:“要你管。”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袁华也奇怪了,看白舞阳一副恨极的模样,为何还要每天一起呢?

    “舞阳,你的圆周圣数算到多少位数啦?我刚算出第七位。”袁华很是得意,袁家收藏了一位硕士大人手书的圆周圣数手稿,用星文撰写,能够长久保存,家中长辈一代代学会再往下面传,这绝对是不传之秘。

    袁志的镜阵能够那么真实、稳固,与精准的圆周圣数有关。

    白舞阳暗恼,这一次是否拜星还摇摆不定,父亲让她自己拿主意,拜也可,不拜也可,在圆周圣数的求解上并不热心,经典割圆术切到384边,不过才四位精度,远比不上袁华。

    “你能算到第七位,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种不传之秘,不可能告诉别人。

    “我们可以讨论讨论,毕竟我们只有一次机会点亮圣数,关系到我们以后施展星阵的稳定度。”

    “你看我哥凝结的镜阵犹如实质一般。”

    白舞阳有些心动,女孩子最爱镜阵,梳妆打扮可以在任意位置凝结镜阵,那多方便。

    “离那小子远一点。”袁华说出了条件。

    她也想离远点,可有把柄落人手里,气恼地摆摆手道:“滚滚滚,我的圆周圣数也算到第七位,要跟你讨论什么。”

    刘蒙在一旁听着直乐,袁华自找其辱,白舞阳爱面子,绝不可能说出真相。

    回去的路上,刘蒙眯着眼笑道:“不好意思,为了接送我,错过了与袁华讨论圣数解法。”

    白舞阳气得压根直咬。

    “你这几天特殊时期,最好不要太生气,免得更疼。”

    安静。

    片刻,白舞阳反应过来一个抱枕就狠狠滴甩了过去,刘蒙伸手接住,往身后一靠。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