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一早,刘蒙到的时候,秋明还未进静室,坐在那专属的位置上,看到刘蒙进来,眼神一个扫视,刘蒙便明白了,跟他并排而坐,平日,两人都是坐同一张桌子的对面。

    秋明低声说:“今晚闭馆后跟我走。”

    刘蒙刚想说话,他马上补充:“我爸要见你。”

    果然来了,此前慕雪就说过,这段日子一直没动静,刘蒙也就忘了,没想到安县鼎鼎大名的人物秋维真会邀请见面。

    二层的主旋律就是圣数。

    虽然智慧宫免费下发了拓本,可其中的解法相当复杂,普通算力九级的准学者看起来极其吃力,更不要说拜星成功后短时间内点亮,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拜星都不定成功呢,你搞得再精准有鸟用?

    袁华也更高调了起来,轮到圆周圣数解法,袁家一直在安县独占魁首。

    众学者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于是乎,就有人自以为很聪明地拿一只精度为0.1毫米的尺子,他的想法也很简单,我画一个圆,测量出周长和直径,一除不就是圆周圣数,简单得很,何必耗费心力去学解法。

    袁华看到一把就扯烂了那家伙的稿纸,当即就哈哈大笑道:“你这个傻蛋,用精度0.1毫米的尺子测量出圆的直径和周长,要想得到0.1毫米或更小的误差值非常困难,甚至可以说不可能。”

    韩沉也揉了揉眉心,站了起来,乐道:“每年拜星报名后都有这样的奇葩,我还奇怪呢,怎么今年还没有,蠢货,圆周是曲线,而刻度尺是直的,两者不可能吻合,无法精确测量,即便精度再高的尺子也无济于事。”

    徽章准学者调侃你,你也只能受着,那那尺子测量的学子涨红了脸,一声也不敢反驳。

    刘蒙看着好玩,出声道:“要是用精度0.1毫米的尺子,测一个1000毫米直径的圆呢?”

    没等袁华嘲弄呢,白舞阳就跳了起来,耻笑道:“即使直径10000毫米直径,测量误差0.1毫米,得到的圆周圣数仅仅在3.138和3.146之间,准确度只有两位而已,我们这里都不够大,恐怕你要找个大院子来操作。”

    “那请问还有没有其他简单可操作的解法呢?”

    刘蒙依旧没有羞臊,轻松随意地问。

    “白痴。”袁华总算抓到机会骂道,“拓本上都写了,经典割圆术,弧矢割圆术,任选其一,如果你能切割到内接正16384边形,就能得到七位精度。”

    很是怡然自得,七位精度圆周圣数,足以冠绝安县。

    刘蒙笑了笑,与那位被训斥得无地自容的家伙一点不同,低着头继续轻松愉快地看书。

    白舞阳心里恨恨,只能归结为此人脸皮太厚,不知廉耻。

    一个小时过后,她终是忍不住,站起来看了看四周,假装很随意地坐到刘蒙旁边,又低声说道:“蠢蛋,你要不要用尺子测量?本小姐可以给你提供精度更高的尺子。”

    刘蒙打了个哈欠,乐道:“其实还有更简单的法子可以计算圆周圣数,尺子都不用。”

    白舞阳目不斜视,声音却送了过来,“你就胡扯吧,还有什么法子?”

    “不告诉你。”

    一个很欠揍的笑脸。

    白舞阳咬牙切齿就要发作。

    “大庭广众,注意形象。”

    女孩子都是天生的演员,刚要爆炸的怒气竟消散于无形,转而是贤淑的笑脸,恨恨地低声道:“路上再收拾你。”

    结果,刘蒙晚上跟秋明走了,在智慧宫门口还摆了摆手,气得白舞阳直跺脚,也不顾淑女形象了,破口就骂道:“蠢蛋,不要脸,滚,滚,滚。”

    白大小姐在安县也真不用顾忌任何人。

    袁华在一旁看着,心说要不是你每天与刘蒙同行,我早把丫的打得满脑袋包了,可嘴上不能说,说了必然成为大小姐的出气筒,把胸脯拍得很响,“舞阳,我给你出气,打断这小子的狗腿。”

    白舞阳刚想说你快去,结果袁华就接着道:“只要你别跟这小子同行,我就能找到机会。”

    能不同行吗?憋闷,还说不出口,白舞阳指着袁华的鼻子就骂道:“你挫不挫?堂堂一个徽章准学者,安县准学者算力第三人,教训一个乡下小子,还要打打杀杀,用点脑子好吗?你的算力都是用来喂狗吗?”

    倒霉催的袁华就在智慧宫门口被白大小姐指着鼻子骂了一顿。

    人家大小姐骂完出了气,爽了,跳上车子就走。

    堂哥袁志从里面出来正看到这一幕,拍了拍弟弟的肩膀,乐道:“白家这朵小玫瑰,那可全身都是刺,三弟,安县好女孩多得是,何必,何苦。”

    袁华心说,哥,你就别说我了,你还不是被慕主管戳得不行,还不是上杆子舔着脸跑过去,都特么贱,非得往刺上撞。

    哎,两兄弟都是一声叹息。

    秋家。

    在安县城西一处名为蛇山的山谷中,远看小山像一条巨大盘踞的蛇,长满了竹林,风景怡人,秋维所住的小院如同隐士的居所,更像是一处隐蔽的峭壁。

    进了小院,秋明再不言语,脸上的表情依旧平和,在绿荫带的前面停下来,说道:“父亲,我带刘蒙来了。”

    “进来。”

    刘蒙走进小院,满眼看去,总觉得恍惚,竟有一种眩晕感。

    “不要看,父亲的小院中设有阵法。”

    藏拙于巧,根本看不出来。

    秋维站在小亭中,双手背在身后,他很高,给人一种极伟岸的感觉。

    “你去吧。”淡淡的声音,都没有转过身。

    秋明面色一抽,表情丝毫不便,对着父亲恭敬地行礼后就退了出去。

    刘蒙察觉到两父子间透着距离,太过客套。

    “坐。”

    刘蒙应声坐下,好奇着看着,秋维不说话,他也不说话,两人像是在比拼耐力一样。

    风吹拂着竹叶瑟瑟作响。

    秋维也并不去看刘蒙,却明显有一股无形的气势冲击过来,首当其冲就是眉心慧根,刘蒙神色一滞,学树布满层层屏蔽,一感受到外力就激发出来,这点冲击立刻消失掉。

    恐怕刘蒙最不怕就是眉心冲击了。

    冲灵阵直接攻击都作用缓慢,更不要说这种。

    刘蒙喝了一口茶,屁事也没有。

    秋维惊叹。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