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舞阳的腿招被刘蒙轻易躲过,小妮子气不过又要踢出来。

    刘蒙啧啧嘴道:“你穿裙子哦。”

    小腿就跟装了弹簧一样急速地缩回来,连忙用手把裙子压下来,一张脸怒气冲冲,撇着嘴,像受了天大委屈一样。

    “也没什么好看的。”

    “我跟你拼啦!”

    “且慢。”

    每天车内都要发生一场斗智斗勇的战争。

    回家之后,慕雪拿出一个小盒子来递了过去,外形是一个玻璃盒子,长方形,里面放置了三根黑线,线与线之间的距离相等,在盒子上方卡口里放置了很多均匀的针。

    这便是刘蒙让她帮忙制作的装置,很是精巧,慕雪看了看,还是不明白所为何用。

    “按照你所说,几个部件分开制作,里面的星阵我亲自篆刻,只要放置一块星石就能运转一个星期。”

    刘蒙端详着,越看越是赞不绝口,这工艺水准比地球强多了,美轮美奂的工艺品,“你就不好奇?”

    慕雪笑了笑没说话,她当然好奇,可她不问,若是他不想说,就是强人所难,就是他想就一定会说,她从小便是善解人意的姑娘,当然,前提是对自己人。

    “那我先卖个关子,运行吧。”

    慕雪放置一块星石,一催发,整个装置就开始运转起来,那卡口中的细长小针往下掉,落到地面后滑入漏斗状中再收集起来汇聚到上面的卡口,如此循环,而那些小针有些撞击到黑色的线上,便会触发计数,就像一个有意思的小孩子玩具。

    那装置就一直在运行,慕雪也很是好奇,刘蒙不像童心未泯的人,到底搞什么呢?

    刘蒙看着装置,眯着眼都是微笑。

    ……

    白舞阳很烦躁,一直想看刘蒙被教训,狠狠地教训这个自以为是、盲目自大、又没实力的家伙,极其讨厌的家伙,可临到了,竟然心里有点小不忍,慌慌的感觉,她安慰自己,就是跟小猫小狗呆在一起时间长了,也会有感情,我肯定是同情他。

    这么安慰自己,想要说出口又没出口,好吧,好吧,看他出丑的时间,我就不嘲笑他好了,大不了,我再安慰你两句,总行了吧。

    若说安县智慧宫这段时间风头最劲的人是谁,袁华无疑,一时压过秋明与白舞阳,袁家传承的圆周圣数解法最是高明,他已经能够计算到七位精度。

    同为徽章准学者,一向谁不服谁,韩沉和白擅两位最近和袁华走得很近,经常互相讨论一番,而秋明一直躲避在静室中,带着食物和水,一整天都不会出来,他是完全沉浸在圣数的破解中,他不满足于家族解法的七位精度,想要改进,可不得法,一时心浮气躁。

    刘蒙闭目沉思着,圆周圣数七位精度,还不够,突然灵光一闪,对,如果标记弧矢,再改进算法,会不会进一步提高精度,对,想到马上就验证,他拿着笔在纸草上演化。

    这是成为准学者后专用的星笔和纸草,星笔中蕴含一定的星力,据说来自荒泽中的一种木头,受日月精华冲洗,在纸草上书写、验算学术。

    按照智慧宫的划分规定,这种等级的星笔和纸草,足以保证准学者不受反噬,而学者们所使用的星笔和纸草等级更高,这种学术研习的消耗品价格不菲,一只准学者级的星笔要五个金角,纸草一张要一个金角,平民家庭万万承受不起,这也就是为什么学术世界一直流传着一句话,寒门出不了学者。

    这些消耗品对刘蒙来说并不费难,身上两千多金角,还有一百多积分。

    刘蒙拿着星笔在纸草上撰写时,他又画了一次,再看看星笔还蕴含星力,可纸草上却毫无痕迹,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听慕雪说过,如果你要记录的学术超出纸草的等级,那就无法撰写,写出来就会消失。

    这就是所谓的术不轻传,你的学术思想就是你的学术思想,轻易告诉他人会遭到反噬,所以学术家们彼此交流学术大多是通过撰写在纸草上,或者在某一种特殊的空间、神秘的星阵中进行,像智慧宫就笼罩着一种星阵,准学者以下可以无障碍交流,准学者级一般也无问题,真学者的学术讨论就要在三层,又设置了特殊星阵。

    刘蒙不信邪地用力撰写,那星笔在纸草上发出吱吱的声音,果然留下了一条痕迹,标注的弧矢线,但是却马上消失掉,再如何用力也写不出来,星笔中的星力完全消耗光,纸草上再无半点痕迹。

    刘蒙的心脏砰砰乱跳,冥冥之中,阻碍人们研习学术,限制学术传播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难怪整个安县都没有圆周圣数超过七位精度的破解,这已超出学者级别的限制,要想研习,只有两个法子,其一就是天才,如刘蒙一般自己想出来,其二,恐怕要在更高等级的神秘星阵中或其他能够抵御反噬的东西。

    刘蒙猜测着,越是了解的加深,越觉得学术世界的怪异。

    没人注意到刘蒙的特殊状况。

    袁华把两位招到书架后面的角落,说:“一个乡下小子,秋老大宽容他,舞阳可怜他,竟然混进了我们徽章准学者的队伍里,你们气不气,气不气?”

    这两人可不是愣头青。

    韩沉道,“三哥,你有什么招就说吧。”

    袁华是安县准学者算力等级第三,平日大家都戏称三哥,不过可没人敢喊白舞阳二姐。

    白擅也道:“我肯定双手双脚支持三哥。”

    “嘿,现在大家都在研究割圆术,这小子有秋老大撑腰,我们也不好不给面子,就来一招捧杀。”袁华笑得很贼。

    “何为捧杀?”

    “智慧宫禁止学者动武,更别说拿棒子。”

    没文化了吧,袁华把计划详细说了一遍,韩沉和白擅都面露难色,道:“我们十级徽章准学者向一个普通请教,这也太没脸了吧。”

    “真心太掉价。”

    袁华一瞪眼道:“这是做戏,只有把这小子捧起来,才能狠狠地摔在地上,你们两个不装装样子,别人如何能信,好兄弟,我不会亏待你们。”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