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宫的存在,保护学子的慧根,给予大家通畅交流学术的场所。

    这一次拜星,刘蒙最大收获还是解封,初级数学完全解锁,中级数学的主干露了出来;初级物理解锁,初级化学解锁。

    刘蒙上次在智慧宫仍然遭受反噬,恐怕是他自行想出了11位圆周圣数的解法,还妄图直接传播7位解法,超出了智慧宫二层反屏蔽星阵保护的界限。

    那么高等级的学术如何保存、传播、学习?就是星阵,刘蒙仔细看了看慕雪事先给他准备好的学者级拓本,淡淡的星光流转,书本上篆刻了一个小型星阵,想要去查看内容,就必须学会解封阵法。

    学会很容易,这已经经过多少辈人的改良,简洁而实用。

    在解封时,学树中的星力要源源不断输出,一般普通的学者一天只能两个小时。

    同时,你如果想把高等级的学术知识记录下来,也必须篆刻星阵再书写,同样要消耗很大的星力,而且当星力消耗光后,整个拓本就变成了废纸,这也是为什么学者级学术拓本价格极其昂贵,观看、保存都非常不容易。

    学术世界,在刘蒙面前展开了大门,消化了星文。

    初级数学完全解封,一个个熟悉的概念浮现在脑海,集合与函数概念,基本初等函数,指数函数,对数函数,幂函数,各种函数的应用以及函数的建模应用等等。

    还有初等物理和初等化学的第一个学术包。

    刘蒙兴致勃勃地把《镜阵》拓本拿出来,仅能保存三个月,而且只供一人观看,就要20积分,或者3500金角,够贵。

    难怪北安城很多学者都不会星阵,一般家族根本买不起,就像何超、楚静恐怕都很困难,那么大代价只能学三个月,万一学不会,就等于打了水漂。

    刘蒙催发慧根学树中的星力,第一页内容映入到慧根中,非常玄奇,犹如实质的一页纸张一样,闪动着淡淡星光,凝聚镜阵,镜分凸透镜、凹透镜、平面镜、反光镜等,而镜还能各种组合,出现很特殊的能力。

    平面镜便是对光的控制,屏蔽光穿过,遵循反射定律、折射定律,解锁了初等物理第一个学术包,这些对刘蒙来说都非常简单,便是那基础的阵法,刘蒙仔细地看着那一窜符号,不停游动,而首要就是通过观察找到规律,解析出其中的结构。

    第二页。

    一直到第十页。

    才是一个完整的基础星阵,难怪学习起来那么困难。

    刘蒙是十二阶算力拜星成学者,按照慧根存储星力的容量也是十二阶,星力大概是普通学者的2.5倍,如此也耗费了一个小时。

    换做普通学者,恐怕这第一个基础镜阵都要学习十几天,还不一定能成。

    刘蒙强大的逻辑、推理能力,解析镜阵派上大用场,到底是第一次接触,也足足花了两个小时才消化理解,睁开眼微笑着,星阵如此玄奇,眉心慧根星光闪烁,星文构建,一面十几厘米大小的圆镜出现。

    这时便凸显出圆周圣数17位的强悍,拿在手里犹如实质一般。

    寻常学者构建的镜阵恐怕一移动就要碎裂,哪能做到随意拿在手里。

    大厅中,越来越多人来拜访,上百平米的客厅都显得拥挤不堪,安县的富人都准备了不菲的礼物,还有那些普通的学者家族,一看到几位大佬跟慕主管聊天,也不敢往跟前凑,表表心意就成。

    就在这时,只听到一个人大声地呼喊道:“天佑我贤侄,天佑我刘家,竟出了场学者。”

    来人正是刘三笠,他其实来了好一会儿,可围拢的人太多,真学者都很多,他一个普通学者实在凸显不出来,不使出这招,怕是大厅都进不了,这么一喊果然有效果,一听是刘家来人,自然给放进来。

    刘三笠进来一看,心里一惊,四大家族全到了,来得还有三家家主,这是何等荣耀,几位大佬盯着,差点儿话都说不利索。

    “诸位学者大人好,慕主管好,我那场学者的侄儿何在。”

    白瑾心说,老夫都来了一个多小时还没见到人,你一来就大呼小叫。

    袁志心情郁闷,他本以为是屈尊降贵了,结果来了一看根本不受待见,顺带着其他几家都不搭理,实在太无存在感,早就一肚子火气,看着这么多人上杆子送礼物,心里不爽到极点。

    两年前他成学者,也没这么多人祝贺呀,其他三家也就是派人送了份贺礼,重要人物都没到。

    不就是什么场吗?能有什么用,还不是一阶学者。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丫成学士了呢。

    袁志很恶劣地说道:“哼,你那贤侄架子大,等着你进去亲自请呢。”

    刘三笠被一呛,一时没敢吭声。

    白瑾不干了,马上批评道:“袁志,你这话说得极不妥当,刘蒙贤侄有伤在身起不来,又不是故意怠慢我等。”

    “就是,袁志,你说得不对。”

    韩老爷子和关老爷子赶紧跟上,此时正是表明立场的时机,是以袁志被三位安县大佬联合一顿批评,硬是没敢坑一声,心里郁闷坏了。

    刘三笠凑到大厅,在众人面前露个脸,放下礼物,听说刘蒙被刺受伤,咒骂周家全不得要死,然后很知趣地告辞,他也明白在大厅继续呆下去不适合,那身份够不上。

    即便如此,在里面晃了一圈,出去也受到不少送礼之人的接待,硬是被拉去吃大餐,暂时凑不到尊贵的场学者面前,跟族叔混个脸熟,曲线救国嘛。

    刘三笠腰杆子挺得很直,大声道:“我是看着刘蒙长大,说起他父亲,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刘仲,咱安县谁不知道,十几年前,刘仲离开时叮嘱我要好好培养刘蒙,哎,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是丝毫不敢懈怠,看到刘蒙现在的成就,我心也安下来,总算没辜负刘仲对我的信任。”

    旁边十几人一听,顿时大加赞誉,刘三笠听得飘飘然。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