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明具有极为敏锐的观察力,急急往回走,猛地又推开门,放置的家具并不多,一眼就能看到空无一人。

    能够藏人的空间都找过,确实没人。

    白舞阳也走了回来,眼珠子叽里咕噜转着,好奇道:“秋明哥,你迷障啦,我们刚找过一遍,除非刘蒙会隐身,或者变成小虫子。”

    秋明也说不上来,又审视了一遍之后,道:“我们走吧。”

    白舞阳切了一声,一转身,秋明又看到了刚才让他慌神的一个亮点。

    “你又怎么啦?着魔了?”

    “你转过来。”

    白舞阳一摊手,“到底怎么了吗?”

    “你再转过去。”

    白舞阳一跺脚又转了过去。

    秋明直接把她又转回来,扶着她的双肩,全神贯注地看着,“慢一点,再慢一点,停。”

    果然一个很不经意的亮点竟然不可思议地改变了传播的方向,阳光刚好照在白舞阳的头上发饰,反光进了房间,可本该直线过去的细小亮点偏离了一手指的方向,不是秋明养成的细致观察力,恐怕根本发现不了。

    那光点传播的途中空无一物,到底是什么让它改变传播路径,光沿着直线传播,除非介质改变才会发生折射,秋明和白舞阳都明白。

    白舞阳奇道:“是有点不对,可有啥关系?”

    秋明吩咐她站着不要动,一动不动,凹造型。

    他则是沿着那光点的传播路线一点点摸索过去,果然在空无一物的空气中竟然摸到了实质一般存在的东西,这感觉非常奇怪,就好像你摸到了什么隐形的东西,眉心处星光一闪,空气中闪现出纹路来,这里竟存在一个星阵。

    在拜星前,秋明就开始接触基础知识,镜阵,也看了三页,还不能成功施展出来。

    哗啦,星光洒过,刘蒙就像变戏法一样突然出现,摇摇头道:“没劲,没劲,竟然还是被识破,秋老大,你的观察力也太敏锐了。”

    啊!白舞阳惊叫了一声,捂住嘴巴,然后就是扑上来,掐,抓。

    “哎呦!你掐我干什么。”

    刘蒙惨叫一声。

    “我看你是不是真人,你怎么做到的,隐身了一样。”

    秋明皱着眉沉思,道:“并不是刘蒙隐身了,而是用镜阵营造出隐身的效果,我们看这一大片空无一物就没过来,这才上了当。”

    他心中却是惊骇非常,寻常学者,即便强如袁志施展的镜阵,普通人看不出来,甚至准学者也无法察觉,可真正的学者还是会感受到星力的波动,构建的越是稳定,波动越小。

    可刘蒙构建的镜阵,他竟一点点波动都没感觉到,要不是白舞阳的发饰碰巧反光,他下意识看一眼觉得不对劲,根本发现不了。

    这要构建多么圆满才能做到,即便是他父亲也做不到如此完美。

    那答案只有一个。

    刘蒙点亮的圣数绝对惊人,想到此,他心中惊骇非常,面色却依旧如常,甚至嘴角带着轻松的微笑。

    白舞阳粗线条,根本没想,就抓着刘蒙,又捏了**,这才验证是真人。

    突然她又冷哼了一声,转过脸去,嗔道:“我不跟你说话。”

    没想到刘蒙已学会了镜阵,而且如此高明。

    秋明当下就说明了来意,他也是听从父亲的吩咐,对于刘蒙能不能听,实在没把握,果然,刘蒙往床上一趟,有气无力道:“有没有搞错呀,这个徐学士一到安县,就非得我去拜见吗?我是伤患。”

    白舞阳看他装样的劲儿,噗嗤一下乐了。

    不去,不去,打死也不去,刘蒙捂着胸口道:“哎呦,好疼,好疼,麻烦帮我请一下医生来。”

    秋明看他假装的怠赖模样,也没办法,心思一转又道:“袁华因你刺杀之事被暂时关押,徐大人审理了案件,认为这只是误会,让慕副主管亲自放了人,他要帮你们说开,你推脱不去,徐大人只怕会教训慕副主管失职。”

    刘蒙一下子就坐了起来,他性子就这样,特不愿意往当官的门前凑,你玉华郡副主管又怎么了,我一普通学者钻研我的学术玩儿,行不行?为什么偏偏要我见你,尤其之前张栋来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但是,听到慕雪被欺负,刘蒙就受不了。

    “我跟你们去。”

    白舞阳一拳头打在他的肩膀,怒道:“刚才不还誓不低头、人都站不起来吗?怎么一转眼又能走了?骨头一软就屈服啦?”

    “少废话,徐大人这么想见我,怎么也要满足他。”

    三人马不停蹄来到智慧宫,众多学者老爷都在聚集在塔顶,换做以前,刘蒙等人没资格来,不过现在他们已经是真学者。

    刘蒙来了。

    好些人不禁心里鄙视,你刘蒙装病索性就装到底,中途再来,既惹恼了徐大人,也认怂丢脸,没情商的傻逼一个。

    徐参看似不去关注刘蒙,却从他来到就余光去看,第一眼就对这年轻人很看不惯,一请不来,二请也不来,到头来还不是要来,当真是可笑。

    “诸位好。”

    刘蒙微微弯腰做了一个学者之间的礼节就往一旁的空位置一坐,根本没去特意向徐参问好,他就这性格,徐参到来后的一些列做法也让他不爽。

    慕雪一对美目看了刘蒙一眼,就明白他为何会来,不由得叹了口气,来还不如不来,但愿不要与徐参当面冲突,不管如何,我都尽力保他便是。

    袁老爷子道:“贤侄不亏是安县不世出的场学者,果然丰神俊朗、神采不凡。”

    刘蒙随意道:“还成吧,总还看得过去。”

    老爷子一个眼神,袁华连忙道:“刘蒙兄,之前我们有些误会,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拜星台,你不是已经诚挚地向我道歉了吗?我心胸宽广也原谅了你,不用再多此一举。”

    刘蒙当着各位大佬,谈笑风生,丝毫不忌,袁家爷孙一时也无话可说。

    辛启咳嗽一声,对着张栋使了一个眼神,蠢货,没看到徐大人都端起茶杯了吗?

    张栋会意,道:“刘蒙,你还真难请,原以为你有伤在身不方便,看你样子也没什么大碍。”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