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维想到刘蒙会不会被徐参报复就难免烦躁,即便徐参不几日就要回去,现在不能有什么动作,将来刘蒙定要去玉华学园,得罪了一个大人物总是麻烦。

    “孩儿知错了。”秋明谦卑地说,就不再吭声,在父亲面前做好一个听话懂事的好儿子。

    白瑾带着舞阳坐车回去,一路上都心事丛丛。

    白舞阳吐了吐舌头,她想着刘蒙那句:不怎么样。

    还觉得好笑,咯咯咯,臭家伙也真敢说,那姓徐的一张老脸都红了。

    白瑾看到女儿没心没肺,叹声道:“你呀,真是从小被我宠坏了,哎。”

    “叹什么气呀。”白舞阳嗔道,“本学者当面,老白学者,你有什么忧愁,说出来听听。”

    “你这丫头,笑得太不合时宜。”白瑾一张脸愁的。

    “切,笑就笑了有什么,智慧宫也没哪条规定不允许笑,我想怎么笑就怎么笑,谁也管不着。”

    “你这丫头被刘蒙洗脑了吗?他说什么,你也跟着说什么,气死我了。”白瑾忧心忡忡,刘蒙就一个人,还是场学者,邢主都知道的人才,徐参就是再气,也不敢太过分,而且刘家也是在北安城中称雄,白家不同,盘踞安县多年,一直名列四大家族,每一步都走得如履薄冰,那关家、韩家都盯着呢。

    白舞阳一吐舌头,乐道:“反正我觉得刘蒙说得挺有道理。”

    白瑾刚到家,那边堂弟白永就追了过来,此人生得仪表堂堂,看着儒雅帅气。

    “大哥,舞阳这一笑,我们白家可要哭了。”

    白瑾一听就不高兴,不悦道:“什么叫舞阳一笑,我们就哭,那孩子就是没心没肺,就忍不住笑出来了,还能怎样?徐学士有身份有地位,还能跟一丫头计较。”

    “可……当时那状况,我这心里总是惶恐,要不我们主动请徐大人到家里来,再准备一份厚礼,舞阳那孩子再跟徐大人端杯酒,怕是才能把这事儿过去。”

    白瑾也在想着法子,没别的更好法子,也只能这样,舞阳这一笑,让徐参下不来台,赔罪也是应该,“事不宜迟,那赶紧去请吧,以你安县城主的名义去请最是恰当,我来准备宴席和礼物,就定在今晚,越早解开误会越好。”

    很快,白永就回来了,苦着脸,徐参借口休息,根本连面都不见。

    白瑾道:“请,明儿一早你再去请,我们总要摆出诚意来。”

    白永也老大不乐意,侄女儿的错,却要拖着一家子来垫背。

    辛启的别院中。

    袁老爷子带着袁华特意赶来拜谢,献上厚礼,人家一来就帮忙,这也是难得攀上交情的机会,没想到这次孙儿倒因祸得福,被徐大人看重。

    “年轻有为,我听说你一直是安县准学者中算力第三位,而且在圆周圣数破解上还有独到之处。”

    “回徐学士大人,那是我袁家家传的破解之法,只不过我太愚钝,拜星后只点亮六位,我大哥袁志就点亮了七位。”

    徐参一听心里一动,圆周圣数能够代代相传的解法一直都很珍贵,准学者能够从拓本上学到的圆周圣数极限就是七位,准学者参悟的学术极其有限,再高深的法子有,可必须要开慧根学树的学者,这说明解法是刻录在某种天材地宝上,价值极高,怕是在智慧宫要不少积分。

    徐参和蔼地对袁华说道,“私下里,你叫我徐叔叔就行了,一看到你就觉得很合眼缘。”

    袁华受宠若惊,“徐叔叔,今日真是太谢谢你了,我们袁家感念大恩,爷爷特让我来请您赴宴。”

    徐参摆摆手,“太客气啦,维持公平正义是本学士的职责,我听说你喜欢白家那丫头?”

    袁华眼神一暗,不甘道:“小侄一直喜欢舞阳,本来也算两情相悦,若不是刘蒙从中作梗,花言巧语哄骗了她,我们拜星后可能就结合了,这人最善于哗众取宠,营造他多么与众不同,就连慕主管都对他青睐有加。”

    白舞阳竟然为了刘蒙揭发他,对他打击不小,现在也没了追求的念想。

    徐参自然看得出慕雪对他的维护。

    “既然你叫我一声叔叔,这事我便给你周旋一二。”

    白永连续三天,每天都出现在别院门口,凭着这份宴请的诚意,徐参终于勉强答应去赴宴。

    白家上下全都动员起来准备,那些人陪请都必须斟酌,既能显出白家的诚意,又不能等级太低,最后从家族中选定两位老成持重的长老还有白瑾、城主白永。

    一大群白家人提前站在门口相迎。

    却没想到徐参到来,还带着袁华,这份恩宠无人能及。

    白瑾亲热地恭贺道:“徐大人,快快请进,今日能光临我白家,当真是蓬荜生辉。”

    袁华乐道:“白伯伯,小侄不请自来,您不会不欢迎我吧?”

    白瑾心说,你这个小崽子,跟徐参一起来,老子敢不欢迎吗?

    “贤侄说得哪里话,欢迎,快请进吧。”

    白家的确准备得很丰盛。

    两位长老和城主白永都很热情,荒泽中生产的一种果子酿造的酒,酒味纯正,对慧根还有养护的作用,价值相当不菲,一瓶喝下去,新晋学者能起到一个冲灵阵辅助的作用。

    “贤侄,三大基础阵可篆刻好了?”

    袁华眯着眼笑道:“昨晚便刻好了,承蒙徐学士大人的厚爱,亲自为我施展了冲灵阵,慧根稳固舒畅。”

    白瑾心想,徐参这对袁华也太厚爱了吧,虽说一个学士施展冲灵阵就是举手之劳的事。

    徐参喝了一口酒,道:“我与袁华很是投缘,便有了收他为义子的打算。”

    此话一出,连袁华都没想到,倒也机灵,连忙跪倒:“父亲大人再上,请受孩儿一拜。”

    白家众人连忙恭喜,只是这脸上都不太好看,你徐参收干儿子就收了,何必非在我白家收,少不得一份厚礼也就算了,这事儿传出去总觉得没面子。

    太过蹊跷,事出反常必有妖。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