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后,刘蒙又窝着钻研学术阵法,实在太过美妙。

    而白家,整个白家都像被乌云笼罩着,一股极大的压迫,少见的整个府邸都很沉默,仆人们做活都更加小心,如履薄冰,唯恐犯了错误,就可能丢掉性命。

    白瑾,白永,三位长老围坐在一起,就连年迈多病的大长老都强撑着参加会议,这次白家面临的危机不小,若是处理不当,就可能是衰落的开始。

    众人脸色都很难看,白永有些哽咽道:“大哥,舞阳没能进入学术会,袁家、韩家小子进了,太不公平。”

    “老夫作茧自缚,他徐参不守规矩,我又能奈何?又能奈何?”白瑾无比胸闷的叹息,那是大家都懂的交换,可徐参就是摆明玩你,你能怎么办?

    “舞阳没进学术会只是开始,今一早就有学者向学术会弹劾我在城主任上不作为,那个该死的家伙一直跟韩家走得很近,我……很可能被提前罢免。”

    大长老摆摆手道:“白永,你也有点骨气,城主不过在平民中有名头,哪一个有志向的学者会在意这俗世之位。”

    白永垂头丧气。

    “我们所能表达的诚意已是足够,可人家依然不领情,我看这事还不算完。”

    二长老说,“家主,你看我们该如何是好?”

    众人都很颓丧,本以为这一代出了白舞阳会提升白家的气势,稳固在安县第二家族的位置,没想到徐参这等大佬掺和进来,袁、韩两家一下子就提升了气势,直接挑战白家。

    白瑾思索良久,道:“我也没甚好的法子,该做的让步已让,人家明白是玩我白家,再去讨好献媚只会更让人看不起,那就以不变应万变。”

    大长老好像在打瞌睡,瞪着眯瞪的眼睛,掷地有声道:“家主所言甚是,若是逼迫太甚,老朽拼了这条命也要跟他徐参理论一二。”

    白永心事丛丛,看来家族准备放弃这城主之位了。

    就在这时,仆人进来通报,徐参不请自来,自行进了前厅。

    白瑾一股火气,喝道:“倒要会会这厮,到底如何说法,竟还有脸上得门来。”

    白永慌忙道:“大哥,你别冲动,徐大人亲自到来,怕是还有缓和。”

    三位长老也一并来到会客厅,徐参到来,众人只是站起等待,全不似上次那等礼遇,只保持起码的尊重。

    白瑾拱手行礼道:“徐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袁华跟着徐参身后,一脸的喜气,白瑾看了这小子更是厌恶。

    徐参道:“白兄不要嫌我不请自来又叨扰就好。”

    仍以上首位落座。

    不咸不淡地说着,白瑾众人戒心很重,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有白永多有讨好之语,徐参面色不改,喝了口茶,淡淡道:“怎不见舞阳?今日老夫前来,正是为了这孩子的事。”

    白瑾也喝了口茶,道:“小女这两日心情不好,都在闺中修养。”

    “可否请来侄女,本学士有几句话想问一下。”

    徐参流露出些许不悦,明显告诉白瑾,我是学士,我就是欺负你,你也得受着。

    白瑾很是纠结,不明白徐参要见舞阳何意,这丫头冲动,没轻没重,怕是再说什么话来,正不知怎么办。

    就听门外一人快速走来,大声道:“我来了,徐大人想问什么?”

    虽然白舞阳一向也没进取心,可遭遇不公平,没进学术会,刘蒙也没进,竟然是袁华和韩沉,她就很不服气了,凭什么?大小姐心里撇着火呢,一听下人说起徐参带着袁华又来,就杀了过来。

    “你怎么跑来了,不是身体不适在休养吗?”

    白瑾赶紧补一句。

    徐参看着气呼呼的白舞阳,来了一句道:“侄女儿气色不错。”

    袁华喜道:“舞阳,你来啦。”

    哼,白舞阳很不给他面子,小声道:“就你也配进学术会。”

    徐参吹了口茶业,道:“白兄,舞阳与我儿袁华真是一对欢喜冤家。”

    白瑾立刻觉得不对劲。

    徐参继续说道:“本学士这次来就是为了玉称此事,我儿袁华一直很仰慕舞阳,欲娶舞阳为正妻,白兄意下如何?”

    换做以前,袁家带着诚意来提亲,纵是不答应,白瑾也会客客气气。

    可现在人家强势上门,这心里就难以接受。

    白舞阳一听就炸了,喝道:“你是以玉华郡智慧宫副主管的身份而来还是你个人?”

    不等徐参大话,她就大声道:“若以副主管的身份,我便上书抗议,若是以你个人身份,我现在就告诉你,不可能。”

    刘蒙当初的话语学得九成。

    徐参眼神一蔑,脸上的表情一闪而过,在智慧宫被一小辈质问,被他引为奇耻大辱,如今竟再来一次,砰一声,直接把茶杯往地上一摔,喝道:“放肆。”

    吓得白舞阳一缩头,学士大人的气势可不一般。

    这一番言语实在太快,白瑾反应过来阻止不及,眼睁睁看着形势恶化。

    白永心里一颤,心说,完了,我白家彻底把徐大人得罪。

    “我……我说的哪里不对?”

    白舞阳嘴上说着,全无气势。

    却见徐参指着袁华的鼻子骂道:“混账东西,你不是说你与白舞阳两情相悦,只是那刘蒙横插一脚哄骗了白舞阳吗?”

    白瑾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徐参这是摆明要打压白家,若是不答应与袁家的婚事,那白家就被彻底与刘蒙划成一道打击的对象。

    “舞阳,这里没你的事,下去吧。”

    白舞阳一跺脚又像风一样离开。

    白瑾道:“徐大人,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虽说我们学者与平民不同,可也是这个理,毕竟涉及婚姻大事,总要容我们考虑一二。”

    早换上了新茶水,徐参喝了一口,悠悠道:“正是这个道理。”

    对着袁华笑道:“那我们也不叨扰了,快些回去准备下聘之礼,舞阳的身份贵重,不可轻慢了。”

    袁华忙不迭答应,心里一热,真没想到最终还是把舞阳娶回家,要说此前一直是单纯的爱慕,经了这许多波折,他更是争一口气,等你成了我的妻子,还能对我大呼小叫吗?好把你压在身下,征服这批小野马。

    徐参离开多时,白瑾依旧在一杯一杯喝茶,没有一个父亲会愿意被迫答应嫁女。

    白永一直等候在一旁,终于忍不住道:“大哥,其实袁家小子也挺不错,除了秋明,就属他最优秀,如今进了学术会,将来前途大好,只要白、袁两家联姻,徐大人就不会再针对我们。”

    白瑾随口道:“你的城主之位就保住了。”

    二长老也开口说:“家主,这也不失是一个选择,舞阳总要嫁人,袁华的确是青年才俊,也没辱没了舞阳。”

    三长老也同意。

    大长老没说话,也没表示反对。

    白瑾真想仰天大笑,徐参这一招太高明,舞阳嫁人,一下子就把白家弄得人心不齐,他想要把舞阳留在白家继承家主,谁都知道,长老们自然不愿,他们自然乐于将舞阳嫁出去。

    若是他坚持,徐参进一步打压,家族内部更多人反对,家主之位岌岌可危,人心不齐,家族败落必然更快,这难道就是舞阳那一笑的报复吗?

    想到此,白瑾真觉得可怕,高贵的学士大人,心胸狭小,报复心如此重。

    白舞阳回到房间就开始寻死觅活胡闹,还是母亲到来才制止,接着就是大哭,她才不要嫁给袁华呢。

    白瑾很头疼,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0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