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蒙来到三层,翻看一本篆刻基础星阵的各种古怪方法,其中提到一种女孩子利用经-血篆刻,便能减弱疼痛,原来如此,只是书上所说不详,没有具体操作方法,难怪,若是刻在胳膊骨头上,疼也疼死了。

    同时,刘蒙也思索着找什么机会与袁志论道,袁志喜欢慕雪,如果我与慕雪同时离开,他会不会发怒进而接受我的论道挑战?他一定不会认为我有取胜的机会。

    刘蒙理性地分析着。

    白舞阳自从拜星后还没来过三层,尤其是没进入学术会后,不得不说,成为学者后,一下子失去了目标和动力,没多大机会成为学士。

    她还是听到刘蒙来了智慧宫才匆匆赶回来,自然坐在刘蒙旁边,拿出一个精美的食盒,柔声道:“这是我给你准备的水果。”

    刘蒙浑身起鸡皮疙瘩。

    “智慧宫是研习学术的地方,你也找几本书来看吧,女孩子还是要脑袋里有学术,不然会越来越庸俗的。”

    白舞阳轻哼了一声,人家可是十一阶徽章准学者,怎么一拜星身价就掉那么多,学术会没进,还被这么说,一时自尊心很受不了,找了一本书气呼呼地看起来,情窦初开,心思都在刘蒙身上。

    跟那高中超级学霸进入大学思春要恋爱没什么两样。

    尤其是两人如今有了定亲的名分。

    “来,吃水果,我亲手洗的。”

    白舞阳捏着切好的水果递到刘蒙嘴边,他正在看书,也没多想就吃了下去,她喜滋滋地拿着,他不经意地吃着,直到吃了大半,刘蒙看完书放下,看到她葱白的小手,不禁道:“你怎么用手捏的?”

    “我……我出门前洗过手,你看看,很干净的。”

    白嫩嫩的小手看着确实干净。

    “你自己吃吧。”

    韩沉看到白舞阳这般对刘蒙,瞬间觉得低俗了很多,原本像是不接尘埃的仙子,高傲、高贵,如今这么取悦一个男人,实在没有个性,还不如昨夜伺候的女仆那般火辣。

    韩沉这段日子很好过,学术会成员,家族中的地位也跃升不少,得到不少金角、积分,在三层也很受尊重,而成全他就是眼前这两个倒霉蛋。

    袁华吸了口气,却觉得一股火气直往脑袋上窜,谁不知道他袁华到白家提亲,现在这两人公然在智慧宫秀,这是干什么?告诉别人,他袁华是一个失败者吗?

    对于一个春风得意的年轻人很难承认失败,尤其是一个荷尔蒙分泌最旺盛的雄性,袁华就是如此,他觉得义父想要打击刘蒙,只是不屑亲自出手,那就他来。

    白家不识抬举。

    他也不是吴下阿蒙,衡量了一下,即便发生矛盾冲突,也不会有事。

    袁华决定出手。

    冲突不可避免。

    他把矛头对着白舞阳。

    “哼,智慧宫是什么地方?影响其他学者研习学术,伤风败俗。”

    白舞阳听了,漂亮的大眼睛一瞪,喝道:“袁华,你说什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她一直都在袁华之上,自然不怕他。

    袁华心思全不在她身上,自然也没有顾忌,喝道:“你白家现在是过街老鼠,你还有什么可以依仗?哼,女子不成婚就住到男家去,拉拉扯扯,毫不检点,不知廉耻……”

    袁华的毒舌让白舞阳很是气愤,女孩子毕竟脸嫩,刁蛮的大小姐还是脸嫩,气得颤抖地指着袁华,说不出话来。

    “她的依仗自然是我。”刘蒙停下翻阅的书本,轻拍了白舞阳两下,她乖巧地坐在他身旁。

    袁华喝道:“我是学术会成员,你能拿我怎样?有种向我论道?”

    他也实在想不到激怒刘蒙更高明的法子。

    刘蒙心说,我正要找机会论道,你就自己找上来了,可惜我的目标不是你。

    “你不配。”

    袁华不知道一个人为何能够说出如此大话,老子才是学术会成员,老子哪里不配?他一字一顿道:“我是学术会成员。”

    白舞阳喝道:“不要脸的东西,还不是你们耍的手段,否则你袁华怎么可能有进入学术会的资格。”

    小妮子本来就对此事耿耿于怀。

    袁华脸色涨红,怒道:“我有没有资格,不是你白舞阳说了说,就算你爹白瑾说了也不算,而是智慧宫、学术会的决定。”

    韩沉也在一旁帮腔道:“白舞阳,这里是智慧宫,胡言乱语也会受到惩罚。”

    刘蒙冷哼一声,倨傲道:“本学者想要学术会成员,我便靠自己拿来。”

    袁志从静室中走出来,冷冷地看着刘蒙,哼道:“怕是你不敢吧,想要学术会会员,你就只有论道。”

    刘蒙笑了,这几人的架势他怎会不明白,还真是想到一块去了,道:“我说过了,袁华,还不配。”

    “是不配,还是你不敢?”袁华愤怒地指着刘蒙的鼻子喊道,发泄着心中的不爽,你特么凭什么总压我一头,你算什么东西?

    既然撕破脸,我怕你吗?徐参学士是我义父。

    “那你觉得谁才配呢?本学者已经被提名安县城主,可有与你论道的资格。”

    “勉强有了。”

    刘蒙丝毫不惧地说。

    白舞阳害怕了,她拉着刘蒙的胳膊,小声道:“不要冲动,不要中了他们兄弟的计。”

    袁华哈哈笑道:“不敢了?难道我堂哥也不配?是不是徐参大人才配与你刘蒙论道,你,总是自视那么高,其实,你什么也不是。”

    刘蒙拍手道:“最后两句概括得特别好,看来你还有一个优点,自知之明。”

    袁志看堂弟气成那样就知道论斗嘴功夫,堂弟真不是人家对手,伸手按住袁华,盯着刘蒙道:“口舌之争没有用,你可敢向我论道?或者袁华,你任选其一,你赢了,学术会成员双手奉上。”

    秋明自从进了三层,很少说话,眼看事态升级,他也无法置身事外,一直遵守父亲大人的指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要掺合这一场争斗,如果秋家也加入,就会变成一场大乱斗,最后得利者只有徐参,秋维站在旁观者角度看得很清楚。

    “刘蒙,论道不是论战。”

    秋明终忍不住道,尽量的谨慎,不要代入立场。

    慕雪正在巡查,也看到了冲突,急急赶来,她怕刘蒙一时冲动真与袁志论道,论道,实在太不公平,实力强很多的人也难以取胜,更不要说刘蒙才只晋入学者没多久,而袁志早已是三阶学者。

    “袁志,那我便向你论道。”

    慕雪看刘蒙的笃定,终究到嘴边的话没有阻止。

    袁志畅快地大笑,他没想到刘蒙真狂妄到这地步,原本他以为向袁华论道都不太可能,谁会傻到接受一场不公平的论道。

    白舞阳眼泪都快出来了,迷蒙着眼眶,道:“傻瓜,你怎么那么傻,他们想说什么就由得他们说,走,我们回家去。”

    她死命地拉着刘蒙往外走。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