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上。

    刘蒙心里松了口气,果然,袁志在此之前一定没有想过会被论战,仓促之下一定会选择最擅长的迷宫,没确定下来,也会略略紧张,若选其他题目,当真没多大胜率,而迷宫,真心不怕。

    袁志那边对着众人摆了摆手,带着绝对的自信,迷宫,他有着绝对的自信,一个小时,刘蒙不可能破解。

    秋明很难得也在关注,看到题目确定后,他直接走进了智慧宫,继续研习学术,再看下去,不管成败,对他来说都没有意义。

    两人站到前面。

    袁志看着刘蒙,平和地笑道:“你敢向我挑战,我很意外,敬佩你的勇气,若你取胜,我的学术会成员资格拱手奉上。”

    “如我失败,诚如此前所言,必严苛遵守。”

    两人说完,眉心慧根都发生一丝不起眼的表现。

    学术之路,便是一个个无畏的冲击,锐意进取。

    胜不骄败不馁,可古往今来几人能做到?

    袁志道:“自三年前我拜星成功就开始涉猎迷宫,对各种镜阵熟练使用,此迷宫为我前不久设计的十三回,看好了。”

    尽管刘蒙一定会失败,袁志仍然把最高等级的迷宫施展出来。

    星光洒过,刘蒙置身在复杂的迷宫之中,而外面众人却看得清清楚楚。

    只见他平躺在其中,眯着眼睛开始睡觉。

    直接把一伙群众全看傻了。

    袁志也笑了,破解不了,索性就放弃了吗?

    白舞阳挺认同,哼,就不屑破解你这破迷宫,失败了又怎样?

    袁志不过是圆周圣数七位,构建迷宫重在真实性,以刘蒙的境界再看,破绽太多,他都懒得去了解整个迷宫的结构。

    一群人看着刘蒙,这个傻瓜竟然真睡了。

    其实刘蒙睡着,却想一群傻瓜就眼巴巴地看着吧。

    很没意思,半个小时过去。

    刘蒙起身,看了一下不同镜阵的接缝处,一处处看着,一个个细节考察,睡不着,又无聊,不如研究研究袁志的镜阵组成,果然,此迷宫设计还是很精巧,只可惜仍然缺乏创造力,依旧是用影响迷惑,让你走来走去找不到通路。

    时间一点点接近。

    刘蒙一伸手凝聚出光剑,而他的光剑与一般学者不同,更为细小,在几处关键参数点上点了一下,其中一面镜子轰然破碎。

    袁志没想到变化这么快,想要再去重新凝聚出来,刘蒙却不给他机会,光剑闪动,又一块镜阵破裂,整个迷宫的结构失去平衡,然后,奇怪的一幕来了,刘蒙收起光剑,看似缓慢地向一边侧倒,却直接把镜阵压得支离破碎。

    自重力场加持!

    破解无比连贯,如行云流水一般流畅,袁志丝毫没有反抗的能力,就见刘蒙从里面走了出来,迷宫随之消散。

    袁志目瞪口呆,他没想到最后的短短几分钟迷宫就被破解。

    刘蒙走到他面前,道:“你构建迷宫的规律太多了,就不能变化一下吗?”

    袁华嘴巴微张,都忘记反驳什么。

    突变来得太快。

    白舞阳捂着嘴巴,满脸的欢喜。

    慕雪在顶层的观光平台,叹了口气,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轻声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接下来的迷宫有袁志好受了。”

    她亲临其中过,自然知道其中的可怕。

    袁志镇定下来的速度也是极快,缓声道:“你能破解还没用,你还需要设置让我无法破解的迷宫。”

    刘蒙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你真不该限定一个小时。”

    袁志不知他是何意。

    辛启的心情一下子糟糕起来,不禁突突直跳,难道场学者有什么神秘的天赋吗?这特么破得也太势如破竹,袁志搞的迷宫跟豆腐没两样。

    “第一回合,刘蒙学者破解袁志学者的迷宫,第二回合,刘蒙学者请构建迷宫。”

    辛启干巴巴地说,没有一丝情绪。

    摧残的星光闪过,刘蒙构建的迷宫却质朴无华。

    这一个小时成了袁志一生都突破不了的噩梦,如同一叶扁舟飘荡在汹涌的海洋上,他想要站起来就开始眩晕,更不要说集中注意力去寻找突破点,事实上根本找不到弱点,一切都结合得太完美。

    袁志终于明白刘蒙为何说一个小时太长,置身在迷宫中,一分钟都是煎熬,尤其在巨大的压力下,他知道外面那么多人都在看着,看着他的表现,以至于在起初没有找到破解之法后,他产生了巨大的紧张情绪,浑身颤抖,冷汗直冒,还有那该死的眩晕,胸中翻江倒海不得安宁。

    就连置身在高台的徐参都看不出其中的门道。

    慕雪与他并排而立,徐参幽幽道:“袁志不可能破解,是吗?”

    慕雪没回答他。

    “如果老夫所料不错,这是你预先为刘蒙准备的星阵,他只要激发即可,袁志以为激怒了刘蒙论道,其实是刘蒙想方设法与他论道,猎人追逐着猎物,却不知陷入了包围圈中。”

    慕雪轻声道:“猎物与猎人的角色经常互换。”

    “袁志败了,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败了?我堂堂一个学士,玉华郡智慧宫的副主管,却拿一个小小的学者毫无办法。”

    慕雪回过头来,认真地说道:“他不是一个不起眼的学者,而是伟大的场学者,学士大人为何非要难为他?就因为不恭敬吗?那我代他向你说一声抱歉,他就是那样的性格,像茅坑里的臭石头一样。”

    柔中带刚,不卑不亢。

    徐参眼神复杂,他的确是忍不下这口气,也因为邢主的怒斥让他不满,他想看着场学者对他恭恭敬敬,可这小子偏偏不,偏偏当着那么多人不给面子。

    他突然大笑起来,“呵呵,看看这下面,不过是一群蝼蚁,谁赢了,谁输了,又有什么关系?”

    慕雪看来,徐参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可未免也自大了,如果你是硕士强者,或者高不可攀的博士,再说这种话吧。

    智慧宫顶端发出响声,徐参构建阵法,看着邢主发来的信息,久久无语。

    论道的输赢,他已经不去在意了,邢主已经做出了决定,对刘蒙的看重无以复加,而他不能在安县停留下去。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