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责看押的护卫队队长抽出长剑,喝道:“不得在智慧宫前喧哗。”

    白舞阳双手背在身后,大声说道:“按照智慧宫管理条例138条第11款,因冒犯学者而被处死的平民有权要求在行刑时测试计算力。”

    刘芙蕖有点蒙,低声问道:“大哥,有这一条吗?”

    刘扶摇直接大声说道:“若是达到准学者的界限,那便由智慧宫再议处罚,若是没达到,罪加一等,便是弄虚作假,随带连倡议者也要受处罚,请问白学者,你算是倡议者吗?”

    白舞阳下巴一抬,很高傲道:“本学者自然愿意当倡议者,以免少年天才夭折于你等奸人之手。”

    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谁也没想到白舞阳出现,而不是刘蒙,更加没想到白舞阳不是用强,而是倡议测试杨斯的计算力。

    众人议论纷纷,显然大多不知还有这条规定。

    最主要是准学者不容易达到,平民得罪学者,大多被当场击杀,不死也都很快宣判,根本不可能在关押期间突破。

    ……

    “张副主管,白舞阳在广场吵闹,杨斯也叫喊测试计算力。”

    张栋怔怔地看着,一时也没搞明白这到底唱哪一出。

    “那就不理会她的倡议。”

    何超犹豫片刻,还是说道:“副主管大人,按照智慧宫条例,学者作为倡议者,智慧宫一定要给予犯人测试计算力的机会,否则倡议者可向上弹劾副主管。”

    张栋作为安县管事负责积分兑换,一直对管理条例不是那么熟悉,连忙让人找来条例看,果然有那么一条。

    “智慧宫从来不会拒绝任何一个要测试计算力的人。”何超按着张栋的吩咐走了出来平静地说,他的心里其实很有些矛盾,认识刘蒙以来,这家伙一直都震撼他,这一次竟然没出现,心中也很奇怪。

    “白舞阳学者,我有义务提醒你,作为倡议者,智慧宫有权对你实施一个月至三年的禁令。”

    白舞阳毫无在意,“费什么话呀,测试吧。”

    城主护卫队长自然认识北安城智慧宫的管事,把杨斯带了下来,那大蚂蚁在他身上撕咬几处很深的伤口,这小子硬是一声不吭。

    刘芙蕖急道:“慢着,这小子刚被抓时,本城主就给他测试过计算力,八阶都没到。”

    何超平静地看着他,重复道:“城主大人,智慧宫从来不会拒绝任何一个要测试计算力的人,按着规定,必须让杨斯再测试一次。”

    刘扶摇傲气地一挥手,不在乎道:“有什么关系呢?就让他测吧。”

    杨斯被带进智慧宫。

    刘芙蕖还是不解,转而对一旁的刘扶摇道:“大哥,刘蒙这玩得哪一出啊,这小子根本不可能成为准学者,搭进一个白舞阳有意义吗?”

    刘扶摇也想不通,沉吟片刻道:“很可能是利用白舞阳的单纯,把白家紧紧绑住吧,只要白家鼎力支持,我们就要投鼠忌器,总算是多一份保障。”

    刘芙蕖心说,这不像那冲动小子的做事风格呀,若是这般精于心计,就不会硬闯韩府,搞得那么僵啦,不过,如此一来,他对刘蒙的畏惧心理倒减轻了很多,嘿,就怕那楞呼呼不要命的主,知道害怕、耍手段,那就好呀。

    杨斯看到测试的仪器,平静地走了上去。

    因为对刘蒙的那一丝敬意,随手帮一把,何超根本就不去等待结果,直接往二楼走去,直到那熟悉的响声,一只脚踏在半空,如果从正面看,很明显地微张着嘴巴。

    “准学者?”

    测试仪器上清晰地显示计算力九阶。

    白舞阳很没心机地大笑起来,“哈哈哈,你们都没想到吧,吃惊吧,傻眼了吧,一群呆瓜。”

    何超也处在难以置信中,却没有表现很失态,情绪掩饰得很好。

    这一消息马上汇报给张栋。

    “怎么可能,他就是一个臭修鞋匠学徒。”张栋道,他心里上真是不能接受,愤怒得眼睛发红。

    韩生平也一直跟着,根本不能相信这个事实,扯着嗓子喊道:“一定是测试仪器坏了,对,肯定是仪器坏了,重新测试。”

    何超又从走了回来,职业地微笑着,重新给杨斯测试,连续测试两台机器,他又在机器上试一次,都证明结果无误,不再理会韩生平,对杨斯说道:“恭喜你,北安城的准学者。”

    这一刻真得来临,刚才遭受刑罚都未吭一声的傲气少年,此时眼角溢出泪水,那是喜悦,他从未想过会在这种情景下成为准学者。

    白舞阳很细心地拿出手巾给他擦拭,轻声道:“傻小子,你运气好,我男……我肯定不会骗你。”

    杨斯内心充斥这一股极大的情绪,极为想要发泄,也不管,当下就大吼了几声,经此磨难,他的心境便能上升一个台阶,再看韩生平等人,便没了毫无理智的仇恨,冰冷地看着,道:“此生,我必杀你。”

    韩生平这才意识到大家都把他当白痴看,智慧宫的测试仪器不可能坏。

    “就算刘蒙都不能把我怎样,何况是你。”韩生平神色冷淡,看不出任何情绪,心中却觉得发紧,一股股气积塞着难受。

    城主护卫队队长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这种情况怎么搞,询问道:“管事大人,这接下来怎么办?”

    一个小囚犯怎么就摇身一变成为准学者呢。

    何超道:“现在是一位准学者冒犯了真学者大人,属于智慧宫管辖,与你无关了。”

    并不是多严重的罪,而且成为准学者之后有一个保护期,直到第一次拜星,杨斯有心想躲,一年没有任何事情。

    “我可以带杨斯走了吗?”白舞阳很不耐烦地说。

    张栋带着两位管事下来,脸色极为难看,谁能想到会是这结果,道:“杨斯即便成为准学者,冒犯并意图刺杀真学者是事实,现在由智慧宫关押再议。”

    “什么?”白舞阳大怒,这是刘蒙交代的任务,她自然要办好,丝毫不给面子,指着张栋的鼻子就骂道:“姓张的,你别狐假虎威,一个破副主管,吓唬谁呢?”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