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也狂妄,尤其当着众多手下的面,张栋暴怒道:“放肆,本学者乃是北安城智慧宫主管,如何做不用你来指手画脚。”

    黄毛丫头,新晋学者,眼中还有老夫吗?

    张栋自然是大怒,很有威严。

    白舞阳也是从小被娇惯的主儿,还真没把张栋当回事,毫不留情面嗔道:“你只是副主管。”

    “主管位置悬空,本副主管就能决定,来人,把杨斯关押。”

    张栋动了真格,白舞阳正要发飙,杨斯却不在乎,自愿跟着护卫下去。

    广场上的众人都在消化这个信息。

    什么时候准学者成萝卜白菜了?

    本来期望着看到酷刑,结果看到这个?

    刘扶摇两兄弟拂袖而去,刘扶摇老脸一阵发烫,他觉得十几年积累的威严这才几天就丢光了,回去的路上一言不发,这结果实在不能接受,针对刘蒙的行动,刘蒙都没出现就化解掉,他怎么也想不通。

    刘芙蕖也不知说什么,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他想说,我们不要跟刘蒙搞下去了,这小子太也邪门,每次都是我们被搞得灰头土脸。

    “大哥,三天前我亲眼看着给这小子测计算力,七阶初等还是中等,怎么一下子就飙升到九阶初等了。”

    刘扶摇一下子惊醒,不可能这么快,还记得行刑时突然一道星光闪烁,好像是某种星阵,或者特殊的星丹,要说这普通人不可能有这手段,可慕雪身世神秘,却很可能拿得出。

    当时,刘蒙不就是计算力突然飙升,要么就是杨斯懂得某种隐藏计算力的秘法,要么就是某个星阵能够暂时提升人的计算力,至少测试仪器认。

    “调转车头,我们回智慧宫。”

    非常突然的命令,刘芙蕖错愕,“大哥,我们还回去干什么?现在那小子不归我管了。”

    他看到大哥连看的脸色,不再言语,吩咐调转车头,再赶回智慧宫。

    智慧宫西南角的小山上的一颗大树上,辛启手拿着激光枪一直戒备着,只要刘蒙胆敢出现,就在智慧宫星光阵攻击的掩护下一枪射杀,那便没任何人会怀疑了。

    可左等右等根本没看到刘蒙,冒出一个白舞阳,还突然搞出这许多事,弄得他也措手不及。

    辛启问道:“那神秘人物确定离开北安城了吗?”

    机器声响起道:“是的,主人,昨天晚上就侦测不到89的信号了,不过,就在刚才侦测到了8818号的信号。”

    “在哪里?”

    简直见鬼,从昨晚开始刘蒙的信号就突然消失,这也是辛启百思不得其解之处。

    “39分钟之前出现在附近,现在在家中。”

    辛启大怒,呵斥道:“出现了为何不禀告?”

    “报告主人,您没有问,也没有设定定时检测模式。”

    这机器果然是蠢货,辛启气得没法,皱了皱眉道:“这小子镜阵的造诣当真是出神入化,密切监视。”

    “是的,主人。”

    智慧宫前行人匆匆,没有热闹好看,便该干啥干啥,林威一边跑一边想着妹子,林萧儿,你到底去了哪里,怎么一点消息也不传回来。

    兄妹俩从小感情就很好。

    白舞阳纠缠一番才离开,张栋正在生气,砰一下子砸在桌子上,砸得手生疼,想要叫喊出来,硬生生地忍住,嘴角抽搐着的表情很是滑稽。

    关统和李鼎正在安慰领导。

    “张主管,不要跟白家小女娃子一般见识嘛。”

    “您呀,博士肚里能撑船。”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这白家的家教真是不咋样,妄为安县四大家族。”

    何超也不得不违心说道:“张主管,息怒。”

    张栋喝了口茶,被两个老夫子拍得很舒服,这一地之主果然比安县一管事舒服,不枉辛主的安排,只是没给刘蒙一个教训,实在愧对,动着脑筋接下来如何做。

    就在这时,刘扶摇兄弟又折返,一看到张栋就急急说道:“张主管,本学者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事儿有诈,杨斯的计算力不可能提升那么快。”

    张栋也不爽,可更不喜欢刘扶摇这般说话,脸色一沉,颇为倨傲道:“当时测试,那么多人看着,还能有假?”

    刘芙蕖忙缓和道:“张主管,三天前我亲自看着测试过,这小子连八阶都没有,我们兄弟俩怀疑可能是某种障眼法。”

    “障眼法?骗得过智慧宫的测试仪器?”张栋也怀疑,可这说法也无法相信。

    “我正懂得一星阵,能够甄别。”刘扶摇把心一横,当初跟那位前辈学习过屏蔽星阵,一直后悔当初没有当机立断对付刘蒙,一下子成长到这程度,这个杨斯一定要扼杀在摇篮中。

    张栋当即同意,众人一起来到关押杨斯的所在,杨斯看到诸人,一撇嘴,很高傲道:“诸位学者大人,还想怎样?难不成杀人灭口?我虽是准学者,可也不是说杀就杀。”

    “你特么别张狂,本城主想灭你,易如反掌。”刘芙蕖的脾气暴躁,恨不能直接甩一巴掌过去,特么,看你小子那张脸,活脱脱就一刘蒙,老子惹不起刘蒙,还怕你一个小崽子?

    张栋不由分说喝道:“拿下。”

    护卫冲上去抓住杨斯。

    杨斯怒道:“你们今天所作所为,都给我记住。”

    刘扶摇不与他辩驳,毫不迟疑,慧根星光闪烁,正是当初对付刘蒙的屏蔽星阵,多年的研究,倒也似模似样,诡异的符文逐渐形成一张网笼罩住杨斯,缩小到眉心。

    那一股股的滞涨感,杨斯大惊,怒道:“老匹夫,你做什么?”

    “哼,还原你的真面目。”

    张栋目光闪烁,若是真能把杨斯计算力打回去,就马上拖回广场干掉。

    也算对辛主有个交代。

    杨斯的面色极为痛苦,眉心处就像有一把刀在拉锯着,来回撕扯。

    啊!

    比那大蚂蚁的叮咬还难以忍受,这似乎是作用在灵魂上的痛。

    那一张网又反复扩大一些,竟罩不住,刘扶摇脸色凝重,增加星力汇聚,反复如此这般,足足十几分钟,还在持续,杨斯惊叫着无比痛苦。

章节目录

学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三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胖并收藏学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