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过是说人老力衰,想找继承人嘛,”孔方嘟囔几句,眼见花池要走,连忙喊住她,说道:“等等,我还有件事问你呢!”

    花池停步,侧身:“什么事?”

    “你跟吴家那个复制品,又在一起没有?”孔方笑道:“杜家老狐狸的小子,花了他老子一半家产,就为让我帮忙这件事呢。顺便,也验证下当年两个赌约的成果。对了,杜家的傻小子在虚空里叫什么来着?……游,百里游,朱雀城的百里游,据他说是你的朋友。”

    果然是小游。花池闭目,感觉眼眶微热。记得当时小游跟花池讲着到赤红七岛的细枝末节,特地跟她提过,说孔方三号是跑这条路线的老手,只要不是想着省钱,这船是首选。颈间那颗避火珠,沉沉地压在心窝处,存在感让人无法忽视。

    睁开眼,见孔方看着自己,眼带兴味探究,花池压抑多年的愤怒突然爆发,怒道:“关你屁事!”

    骂完转身就走,将隐约笑声抛诸脑后,再不回头。孔方也并未阻拦花池,由着她下楼回房,之后地旅途中,也没再出现在花池眼前。花池暗中舒口气,相见争如不见。有血缘没感情的陌生人,见面本就麻烦,何况,那厮本就妖孽,进游戏还变成个少年,更加感觉别扭。

    花池窝在房里,安静度过接下来的黑夜,再无人打扰,却欲睡不得,从床头翻滚到床尾,直到天边翻白,仍然毫无睡意。原本决定什么都不想,只完成最后这个任务,将小白地封印解除,让他顺利接任深海一族族长宝座,完成敖珠公主的心愿,就将一切放下,独自组队出海遨游地,如今却被妖孽地一袭话,弄得心潮反复。

    手心握着颈间圆珠,花池不由想起最初遇见小游,乌漆抹黑的夜间树林,平凡清秀地少年,愉悦的相处。口口声声喊着无聊,被厨艺吸引着,和自己一起四处游荡,帮助良多。现在想来,不过是两个同样寂寞无聊、没有远大目标的人相遇,相互作伴。却很温馨,令人怀念。到后来,突然的消失和出现,一次次默不作声的帮助,以及……巨额代价换来的,故事。花池想了又想,翻开通讯录,找某人千里传音,闲聊天气风景,直至船达目的地。

    虚拟时空中,数月之后,朱雀城南方某小型港口,一艘中型小船静静停靠,十来个nc水手忙忙碌碌,正在准备扬帆出海。花池坐在岸边树荫,满意地看着,觉着上万金币花得真值,自己的船,感觉还真不错看。

    “准备出海?”有人走近,笑容灿烂如同金色阳光,“要不要找人组队?我刚从新手村出来,感觉生活无聊,也想去海外找找魔岛仙山。”

    花池看着眼前这人,平凡清秀眉眼,一身银亮盔甲,衣袖领角再无鲜红火鸟。一时间,言语凝在喉头,无法言语。

    “小白呢?”

    “……继承家业。”

    “别的队员呢?”……没找。”

    “就我们俩?”眨眼,笑出满口白牙。

    “我,暂时还无法接受……”结结巴巴。

    “我知道,旧情难忘嘛,”对方答得满不经心,貌似毫不在意:“不谈这些无聊事,我们一起去海外玩吧!”

    虚空神话系统开启,世界天翻地覆,修真系统启动,原本五大势力也在新一轮利益冲突中打破平衡,麒麟大权在握,青龙次之,朱雀再次,玄武白虎势力大损,虚空中玩家势力版图大变。与此同时,现实世界也在人们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悄悄改变。

    可是,此时天高海阔,满天星斗,波涛之中,仙山无数,流连其间,谁还会去管这些无聊事?不知是谁说过,纵马江湖,才是快意人生啊!花池斜躺在船舱里,右手挟着杯酒红色液体,背靠柔软的海羊皮,一派悠闲惬意。

    “我一直很好奇,朱雀之翼是什么样的东西。”对面软塌上,同样卧着个银亮盔甲的人,正是花池的唯一搭档。

    “就是一只火鸟身上的毛,”花池笑道:“毛上满是火,我拔出来的时候,感觉自己都快被烤糊了。幸好有你送的避火珠,敖珠公主也有交代,让我引着火鸟去对付张猎人,并在三分钟内跳水里,才避免了被烤成肉干的命运。”想起当时情形,仍然觉得惊险万分,刺激无比。

    “到岸了!”二人正说说笑笑,却听到npc水手的大叫声。望舱外望去,远方越来越近的绿色小岛,青翠碧绿,在长时间的航海生涯后,显得尤为可爱。“飘那么多天,无聊死了,终于到岸了!”唯一搭档大声欢呼,抱怨道:“希望这不是又一个荒岛。”说着奔将过去,指挥npc水手们靠岸。

    看着他的背影,花池不由微笑。虽然暂时无法确定,这是不是爱情,但就这样一天天过着,其实也不错,不是吗?

    (全文完)写完了,,,撒花^

章节目录

花池网游记(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枯木的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枯木的窝并收藏花池网游记(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