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了。”说着德拉科也不看卢修斯和纳西莎一样,好像个生气的孩子似地转身跑到了楼上。

    “站住,德拉科你的礼貌呢!你没看见我和你妈妈正在等着你回来么?你怎么能如此无礼——”卢修斯生气的对着德拉科的背影表示自己的不满,气咻咻的和纳西莎抱怨着:“你看看,德拉科怎么还和个孩子似地!阿丽安娜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没等着阿丽安娜说话,德拉科忽然跑回来对着卢修斯叫着:“他们嫌弃斯科皮,因为他是食死徒的孙子!我是食死徒的儿子!就是这样!”

    卢修斯脸色一白,下意识的握住了胳膊,仿佛那个标记正在灼烧他的灵魂似地,卢修斯的身体摇晃两下,纳西莎紧张的扶着丈夫,对着德拉科生气的抱怨着:“你怎么能这样和自己的父亲讲话。德拉科你的礼貌和教养那里去了!”

    “可是当初你们在折磨纳威父母的时候怎么没想到礼貌和教养呢!纳威的奶奶坚决反对这门婚事,她可不会忘记自己的儿子和媳妇还在圣芒戈医院里面。”德拉科伤心地拉着阿丽安娜:“我们回去吧 ,爸爸以前发生的事情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消失的。发生的就不能改变了。”

    “可斯科皮也是阿丽安娜和你的儿子,她是个战胜黑魔王的英雄,斯科皮为什么不能和隆巴顿家的女孩子在一起。要知道整个魔法世界还有那个男孩子比斯科皮更优秀呢!他们太迂腐了。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斯科皮这样优秀的孩子,还找不着媳妇么?”卢修斯躲闪着德拉科的眼神,他下意识的躲闪着一切关于黑魔王和食死徒的话题。

    今天去了纳威家里,那是一个安静的小镇子,风景优美,纳威家的小房子就在一片草地上,不远的地方时一汪清澈的小湖。阿丽安娜和德拉科见到了纳威的祖母,爱丽丝的曾祖。听着阿丽安娜的来意,纳威和卢娜倒是没什么异议,可惜纳威威严的老祖母,几脊背挺得笔直看一眼德拉科和阿丽安娜道:“我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小马尔福先生的确是个不错的人选,但是他有个不光彩的祖父。我绝对不会同意隆巴顿家的人成了一个食死徒的孙媳妇的。到现在为止,马尔福先生你的父亲还是装着自己多么无辜,可是谁都知道他到底怎么回事。”

    德拉科有些不甘心:“魔法部已经认定了,我爸爸是站在了魔法部这一边的,那些都过去了。对于纳威父母的遭遇我和阿丽安娜都很伤心,可是时间总能改变很多事。虽然斯科皮有个做过食死徒的祖父,但是他也有个打败黑魔王的母亲不是么?”德拉科下意识的要帮着父亲辩解什么。结果成功的惹来了隆巴顿老祖母的呵斥。

    “看看,这就是马尔福家传统,为了利益什么都能做出来,你和你的父亲一样都是个投机分子,别以为娶了个英雄就能洗白自己。阿丽安娜,我的儿子和儿媳妇和你的爸爸妈妈都认识。你爸爸们妈妈都是很勇敢正直的人,我希望你也能继承他们的品质。”隆巴顿老夫人看一眼阿丽安娜,似乎有些生气。

    “那个我和德拉科是真心相爱的,他并没有存了什么别的心思才和我在一起的。至于斯科皮的事情,我明白,斯科皮的祖父确实是做过食死徒的,这点毋庸置疑。但是这些和斯科皮没有任何关系,不能叫上一辈子的恩怨影响到了孩子们。我请求你的同意,因为斯科皮深爱着爱丽丝。”阿丽安娜很诚恳的和老夫人解释着。

    隆巴顿老夫人眼神仿佛能看穿人心,阿丽安娜有些紧张的等着老太太发话,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上学的二十回纳威总是害怕提起来他的奶奶。这位老巫婆真的是个厉害的角色。“哼,我相信你的话,只是我有个要求,如果你们不能做到,这门婚事我是不会同意的。除非我的儿子和儿媳妇原谅了他们!这些人不管是被关起来的,还是逃脱出来的,都没一个想到要请求当初被他们伤害的人原谅。”说着纳威的奶奶深蓝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德拉科,她面色严肃的说:“如果纳威的父母原谅你爸爸了,这门婚事我就同意了。”

    纳西莎和卢修斯听完了阿丽安娜的话,纳西莎似乎在努力回想着什么:“隆巴顿夫妇现在怎么样了?”

    “他们被贝拉的钻心剜骨折磨疯了,只能住在圣芒戈的病房里面,也许一辈子都不能出来了。纳威是祖母养大的。”阿丽安娜低声的说着,她甚至觉得纳威父母的样子,对于他的家人是一种更难受的煎熬,比起来阿丽安娜的父母都不在了,反而是一种解脱。

    纳西莎吃惊的倒抽一口冷气,她看看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卢修斯,把手放在丈夫的肩膀上:“卢修斯,求你为了斯科皮好好地想想。”阿丽安娜悄悄地退出去,站在门口的德拉科拉着阿丽安娜的手:“爸爸说是什么?”

    “可能正在作斗争,在你爸爸的心里自己的骄傲和斯科皮的幸福到底那个重要呢?”阿丽安娜压低声音拉着德拉科离开了。

    纳西莎和卢修斯说了什么阿丽安娜不知道,不过几天之后卢修斯亲自去圣芒戈医院探望纳威的父母了。在医院的走廊上,纳威和卢娜对着阿丽安娜说:“其实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都同意爱丽丝和斯科皮的婚事。爱丽丝什么都说了,斯科皮一直在给她写信,想尽办法照顾她。我想爱丽丝嫁给斯科皮,我们会很放心。”

    阿丽安娜给了纳威一个热情的拥抱,惹得一边德拉科不满的哼一声,卢娜依旧是超然脱俗,她笑着说:“我们需要加快了准备婚礼的进度了,没准没过多久,我们就要做祖父母了。”德拉科被惊呆了,紧盯着卢娜脸上露出来不可置信的神色:“他们也就是在爱丽丝毕业之后正式在一起的,怎么会这样快呢?”

    卢娜咯咯笑起来:“马尔福你真的是个毫无情趣的人,真不知道当初你是如何把阿丽安娜骗到手的。相爱的人,分离片刻都是煎熬。他们从瑞士回来整天都在一起呢。”

    德拉科脸上露出个越来越大的笑容,病房的门忽然打开了,卢修斯和纳西莎走出来,阿丽安娜一眼就发现纳西莎脸上精致的妆容似乎被眼泪冲坏了,卢修斯看不出来什么特别的情绪,只是他不再挺的笔直身体显得很颓废,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年似地。德拉科上前紧张的看着父亲:“爸爸,你还好么?”

    “儿子我很好,我终于能把一直压在我身上的重点摘下来了!”说着卢修斯转身对着纳威的祖母深深地鞠一躬:“感谢你的仁慈,同意爱丽丝和斯科皮的婚事。”

    纳威的祖母脸上神色平和,郑重的说:“记住你的话。好了马尔福先生,我们最该做的是坐下来商量与孩子们的婚事了。”

    ……………………

    波特庄园里面,阿丽安娜从房间里面出来,詹姆斯立刻冲上来:“妈妈,玛格丽特怎么样了!哎呦——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妈妈!”詹姆斯差点撞上了阿丽安娜,德拉科把阿丽安娜拉到身边,对着儿子不满的叫着:“你差点撞上你妈妈了,你的脑子被游走球打坏了,玛格丽特很好,你只要安静的等着孩子出生就好了,我可是有像你这样焦躁过!”

    詹姆斯被老子教训,他一脸沮丧的抓抓头发,成功的把自己的黑发变得更乱,斯内普依旧是看着詹姆斯不太顺眼,他哼一声:“我想波特先生的脑容量真的叫人担心,梅林保佑,希望玛格丽特的孩子不要继承波特家族叫人着急的智商。”

    “嘿,鼻涕精你客气一点,我还担心我的曾孙继承了鼻涕精你叫人惨不忍睹的情商呢!”画像里面的詹姆斯大叫起来,对着站在走廊里尽量杨掩饰自己焦急担心的斯内普挥舞着拳头。

    卢修斯则是白一眼德拉科,对着詹姆斯揭短:“当初你妈妈生你的时候,你爸爸紧张的把咖啡都倒在身上了!别理会他,你放心,这位医生很有经验,一切都会好的。”詹姆斯牙疼的对着祖父和祖母挤出个微笑,随着里面传来玛格丽特的□声,他又开始紧张的咬手指了。

    又开始了,阿丽安娜和小天狼星一阵头疼,预备着把斯内普和詹姆斯的画像分开,一声响亮的哭声从房间传出来,房门打开了,医生抱着孩子出来了。“恭喜,波特夫人生了个健康的小男巫!”

    爱丽丝很想上前看看小侄子,斯科皮紧张的把怀孕的妻子拉到身边:“别着急,等一会你可以慢慢看小宝宝,现在大家都挤成一团,小心伤着你。”爱丽丝靠在斯科皮的怀里,眼巴巴的看着斯内普和小天狼星试图争夺着阿丽安娜怀里的孩子,向往的说:“真不知道我们的孩子出生是什么样子?我都要迫不及待等着孩子出世了。”

    斯科皮亲吻着妻子的头发,温柔的抚摸着她的隆起的肚子:“别心急,我们的小王子是最好的孩子。”

    “阿丽安娜,这个孩子叫什么名?”小天狼星看着斯内普怀里的孩子,兴奋地说。“当然是哈利,哈利波特!在家谱里面都写好了!”詹姆斯洋洋得意的在画框里面叫着。

    斯内普从牙缝里面挤出来一句:“真是个不怎么样的名字,哈利!真够愚蠢的。”小天狼星忙着说:“嘘,孩子会听见的!鼻涕精不要乱说,你会叫宝宝伤心的。”

    “其实当初阿丽安娜在出生之前,我和詹姆斯想如果生的是个男孩就叫哈利,生了女孩子就叫阿丽安娜。时间过得真快,阿丽安娜都做了祖母了!”莉莉在画像里面看着曾孙子欣慰的笑着。

    小天狼星和斯内普进去看玛格丽特了,詹姆斯抱着孩子进去陪着妻子,斯科皮和爱丽丝休息了,阿丽安娜和德拉科两个在庄园的花园里面散步。已经是傍晚了,天边的玩笑把半边天都给染红了,花圃里面的玫瑰花和百合花散发着馥郁的香气 。

    站在喷水池边上,德拉科把阿丽安娜揽进怀里,轻吻着阿丽安娜的额头:“亲爱的你幸福么?”

    “德拉科,和相爱的人在一起就是幸福,你幸福么?”阿丽安娜吻吻德拉科的手指,眼神里面全是温柔。

    “是的我很幸福,亲爱的感谢你给我的幸福!”德拉科吻上阿丽安娜的嘴唇,玫瑰色的晚霞给紧密相拥的两个人镶嵌上一道光边,明天还是个好天气。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成,填土平坑!撒花庆祝一下!哦也!

    感谢亲们的陪伴,丝丝感谢你们,抱住使劲的蹭!

    ps:本月之内还有小惊喜给大家,放在最后一章,有时间过来看看哦。

章节目录

HP狮子座遇到天龙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爱玲粉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玲粉丝并收藏HP狮子座遇到天龙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