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样子平时也不是一味娇惯的。    踩着沉重的脚步,大家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到了食堂。馒头稀粥小菜,愣是没让大家吃出什么味道。身体的疼痛占据了所有的思维,甚至还有几个姑娘往眼前的碗里添咸味儿。开始掉起了眼泪儿。

    我和李凌他们也顾不上再看热闹,这对我们,算不了什么。填饱肚子比较重要

    第八十章是【啦啦文学x.】

    “米思宝出列,其他人解散,休息二十分钟。”

    军姿,这个永远逃不掉的科目,已经折磨的大家快要散架。头顶冒油的也不在少数。

    我有些奇怪,为什么单独给我点出来。

    “米思宝,内务不合格,取消你的休息时间。两百个俯卧撑。现在,开始。”我们班的班长洪天赋面无表情的说道。

    军队的人有个不是习惯的习惯,说话都是操着嗓子喊,谁要是说话声音小点,都会让工人觉得熊,孬,所以嗓子都是低沉沙哑的。可这样一来的后果就是,谁以说话,三里地外的人都能听到。

    在树荫下东倒西歪的他们也听到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齐艺池,“不可能啊宝宝的内务怎么会不合格?他们不是弄错了吧”

    我自己也有这方面的疑问,别的不说,但是这个自信我还是有的。如果我的内务都不合格,那只怕没人合格了。不是说我能力比他们强多少,而是打小,姥爷就按照内务标准要求我。内务要求对我来说已经是习惯了。

    不过我知道,现在不是反抗的时候,军人就要服从命令。我虽然是个新兵,但心早就融入部队了。这两百个俯卧撑,无论如何也逃不掉。

    “呲,还以为有多厉害,连内务都做不好。”风中飘来欧阳子玉的嗤笑声,洪天赋瞪了她一眼。欧阳子玉得意洋洋的看着我,把嘴闭上了。

    我,小池,李凌,欧阳子玉和其他六个人被分在了一班。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快做。”洪天赋皱着眉头看向我催促道。

    我看了他一眼,虽然两百个俯卧撑对我来说并不是不可能的任务,但众目睽睽之下受罚,我还是觉得心里有一股不平的气息。

    利落的伏在地上,我撑起自己的身子,眼睛盯着地面,努力催眠自己,忽视他人的目光。

    不管在哪里,我就算不是焦点,也没有做过吊车尾的那个,忍不住苦笑,这种体验还真是新鲜。

    “十八,十九,二十。”我自己心里默默的数着,他们在那边休息的人也无聊的在嘴里念叨出来。

    “米思宝的动作好标准啊”林丽,就是昨天说欧阳子玉,你不土,看不见毛细孔的那个小姑娘惊叹的说道。

    见我反应平平,齐艺池这会儿却好像欣赏表演一样,听到林丽的话,只觉得与有荣焉,恨不得自己是被班长惩罚的那个,“那当然,宝宝做什么都很棒。”

    “你就吹吧”欧阳子玉不屑的说道。

    其实,从军姿里就能体现出一个人的性格,坚强的,软弱的。高傲的,低调的。就连心思复杂,纠结不清也能看出个端倪。欧阳子玉嘴巴是坏了点,人也很高傲,但她总算是光明正大,说话也都是当着面说,不会在背地里搞小动作。所以李凌他们几个顶多也就是跟她斗斗嘴,不会来什么真格的。

    “五十六,五十七,五十八。”周围的声音渐渐消失在我的世界里。我缓缓闭上自己的眼睛,周围的画面旋转,我的心似乎又飞回了少林寺,和我的家一样的地方。想到幸德大师的腹黑幽默,下山之后,一别六年,由于生活忙碌,只有少量书信来往,这回当了兵,空闲的时间多出来不少。正好可以经常给师傅写信了。

    “米思宝的速度一点都没有慢,好像,比刚才还要快了一点。”

    休息的人已经顾不上休息,就连其他在操场上训练的人都忍不住把目光飘了过来。米蓝,冷漠他们几个更是连训练的心思都没有,班长一喊休息,就跑了过来和小池他们聚在一起。

    “宝宝这是怎么了?”他们离的远,操场上人声鼎沸,所以洪天赋说的话,他们都没听到。

    “班长说宝宝内务不合格,你说多奇怪?”冷漠一提,齐艺池才想起来现在不是欣赏表演的时候,宝宝是在受罚呢

    冷漠以坐禅的姿势坐在那里,后背挺的笔直,用手抹下鼻尖上细密的汗珠,略略侧过头,看了李凌一眼。

    李凌冲着宿舍的方向使了个眼色,冷漠一挑眉,以外人察觉不到的幅度点了点头。起身跑步去找她的班长。

    “报告”

    冷漠的班长叫王展鹏,此时也站在烈日下的操场上看训练第一天就有人受罚的热闹。

    “讲。”

    “我要上厕所。”冷漠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允许。去吧”王展鹏也是个极品,表情丝毫未变的看着冷漠回答道。因为是休息时间,所以这种喝水,上厕所的要求都会被允许的。

    冷漠的行为自然被大家看在眼里。不了解她的人只是一眼带过,而和冷漠相处了十多年的米蓝他们则发现了些什么。纷纷拿目光扫射彼此,最后固定在李凌的身上。

    李凌表情自然,放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这更让他们确定冷漠的行为是有目的的。而李凌只怕知道的一清二楚。

    “一百零三,一百零四,一百零五。”我放佛进入了一种空前的状态,身体机械式的运动已经感觉不到,完全凭着本能在继续,没有一丝疲累的感觉。

    “米思宝是不是人啊我在家做二十个胳膊就抬不起来了,该不会以后有点什么事儿就罚俯卧撑吧两百个,我就是下地狱了也做不完啊”

    “罚别的你能做的起?两百个仰卧起坐?两百个蹲起?或者围着操场跑十圈?”

    “为什么不罚我们多吃两碗饭呢”这是一个觉得各种惩罚没有创意的人。

    “好让你浪费粮食吗?”

    被鄙视了。

    “怎么样?”李凌微微侧着身子也不回头的问道。

    冷漠刚刚坐定,听到李凌的问话小声说道:“宝宝的梳子在床上、”

    也就是说从教官的角度,并没有冤枉米思宝。

    “宝宝早上梳头了?”

    如果我听到齐艺池的疑问,一定会把她的屁股打开花的吧!说的就好像我平时起床不梳头一样。

    “好像没有,昨天都剪了短发,宝宝还笑着说以后用不上梳子了呢”李凌回忆道。早上她和宝宝换好衣服就匆匆去洗漱了,回来之后,把盆放在地上摆好,之后,李凌猛的睁大了眼睛。

    “想起了什么?”齐艺池有些着急的问道。

    “有人管宝宝借了梳子。当时屋里只有我们三个人,她是在我们之后回来的。宝宝借给了她。后来,我们就出来了。”李凌的回忆到此结束,应该是那个人的问题吧

    “是谁?”欧阳子玉兴致勃勃的问道。吓了冷漠他们一跳。他们听着李凌的讲述太专注了,都忘了附近还有别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也挪了过来,紧贴在他们外面。

    欧阳子玉平时的生活很单纯,现在弄出来一部和八点档似的现实情节,心里的不安分因子频频外冒。

    “不认识,不过我记得长相。”李凌的眼睛转悠了一圈,固定在一个人的身上。

    大家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还真是不认识。说不上多么出奇的长相,只是颧骨有些高,很瘦。

    那人一直低着头,不过李凌依旧能够认出她来。

    “陈悦?”欧阳子玉低呼出声。

    李凌几个看向她,“你认识?”

    欧阳子玉点点头,两人本是朋友,后来因为一些原因不再往来。这也是欧阳子玉唯一曾经有过的朋友,所以印象很深刻。

    “高中的同学,以前也是朋友。”欧阳子玉有些出神的解释道。昨天怎么没有看到她?

    现在一切的答案都在陈悦的身上。只要找对人,李凌他们就不着急了。

    “一般刚刚入伍的新兵怎么会罚这么多呢两百个俯卧撑,一般人谁做的下来啊”一个声音啧啧称奇。“不过这人还真挺厉害的,现在气息都没乱。”

    李凌回头看向声源,关心的问道:“那应该罚多少?”

    那人嘿嘿一笑,有些滑稽:“五十封顶。”

    “你怎么这么清楚,该不会是糊弄人的吧”欧阳子玉斜眼问道,不再纠结往事。

    李凌他们已经对欧阳子玉的性格有所了解,心里藏不住话,还总是对外人有所疑问。

    “我在部队大院长大的,每天都看着他们训练,听过好多人讲他们入伍时候的故事,男兵刚开始的时候也就罚站个军姿,跑圈什么的。新兵,要是需要罚到一百个俯卧撑,估计怎么也得是触犯军规了吧

    “不过一般新兵训练都爱搞连坐,培养团体意识,没想到这次,你们几个倒是逃过去了。”

    这人再次嘿嘿一笑,笑的大家都有些无语。感情,看热闹的在这呢

    对于我贯彻始终,动作没有走形的俯卧撑,就连老兵都开始侧目了,在场外纷纷指指点点。梁坤和张爱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围在了外面。

    “这米思宝到底有什么做不到的”梁坤有些惊叹的看着那个上下起伏的身影。这姿势比老兵还要标准咧。

    张爱虎一如既往的没有说话。他不是个爱说话的人。但是他说起话来往往不是人。

    “看样子,两百个少了啊”张爱虎若有所思的说,听的梁坤一愣。

    “爱虎,怎么回事?”

    他和张爱虎新兵连的时候就认识了,两人也算不打不相识,后来一起进步,现在很幸运的做了搭档。

    张爱虎倒是不再说话,又看了一眼,背过手,潇潇洒洒的走掉了。

    梁坤在后面看的恨不得照着屁股上去就是一脚,只不过现在众目睽睽,他努力提醒自己,他是个指导员,要起榜样带头作用。不能挑战连长的劝慰。要保持指导员的形象。

章节目录

重生之特种女兵VIP章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晴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晴姑娘并收藏重生之特种女兵VIP章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