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购买未达60%的读者, 立马购买完整或48小时后可正常阅读  祝清晨万万没想到, 薛定不仅有仇必报,还丝毫不怜香惜玉。

    在房间分配的问题上, 她原以为他会十分慷慨地将卧室让给她住,哪知道他居然把沙发留给了她。

    “卧室的衣柜里有一床新的薄毯, 还有干净的枕头, 我行动不便, 你自己去拿一下吧。”他拍拍沙发,“我这儿沙发挺软的。”

    祝清晨:“……”

    “你让我睡沙发?”

    “有什么问题吗?”

    “我以为就算你受了伤更需要卧床, 也应该稍微尽一下地主之谊,虚伪地装作要把卧室让给我……”

    薛定笑了, “这样啊。那我如果假装要把卧室让给你,你会欣然答应吗?”

    “当然不会。毕竟我是个懂礼貌的人, 知道谦让。”

    她挑眉,暗示他不懂谦让。

    “那我何必多费唇舌?反正客套与否, 卧室都是我的。”男人耸肩, 靠在沙发上从容不迫,完全不把她的暗示放在眼里。

    “……”

    祝清晨只能承认, 他说的很有道理。

    而让她最终屈服的, 是薛定冰箱里的手工水饺。

    薛定现在是个伤残人士,她又不太会下厨, 祝清晨都拿出手机准备上网查个外卖店了。

    薛定却朝冰箱努努下巴, “下面第一格有水饺, 你烧壶水, 煮熟就行。”

    重点在熟这个字。

    这语气。

    烦不烦人!

    祝清晨坐着没动,结果因为太饿,肚子率先咕咕叫了两声。

    室内顿时陷入谜之尴尬。

    薛定默不作声看着她。

    她默不作声看向冰箱。

    ……

    最终的妥协换来了一顿热气腾腾的西葫芦肉馅饺子。

    那水饺是薛定前些日子包的。

    小巧玲珑,皮薄馅多。

    祝清晨连吃了吃个,才抬头问出第一句:“你还会包饺子?”

    薛定坐在茶几对面,看着她嘴角的汤汁,把抽纸递过来,“又不是什么难事。”

    那种理所当然的语气,成功让手残星人祝清晨闭上了嘴。她并不想承认自己的智商并不足以成功掌握下厨这项技能。

    但是会下厨的薛定……

    她餍足地靠在沙发上,看着空掉的盘子,酒足饭饱之际,成功忘掉了两人之间的不愉快。

    *

    当晚,薛定睡在卧室内,一门之隔外的沙发上躺着祝清晨。

    隔着并不隔音的木门,她忽然问薛定:“那天请你帮忙讲价,你为什么不帮我?”

    薛定顿了顿,答非所问:“那对母子是孤儿寡母,住在戈兰高地下面。孩子的父亲前几年踩了雷,当场炸死了。”

    祝清晨一顿,没有作声。

    “戈兰高地一直是以色列的军事要地,每次战争都少不了它。现在那片雷区还埋有几千个地雷,每隔一阵就有当地居民踩雷的事件发生。”他解释了一下,才回答了她的问题,“以色列水源珍贵,饮用水原本就价格不菲,何况是在戈兰高地那种地方?你来这度假,还能租车旅行,可那点钱对于摊主来说却是生计来源。所以我认为没必要帮你讲价。”

    沙发上的人微微一动,依然没有作声。

    她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

    于是再回想起当天自己的表现,包括离开前竖的那个中指……

    祝清晨有点尴尬。

    她咳嗽两声,迟迟没说出口抱歉的话,卧室里的人却已然岔开了话题,“能麻烦你帮我倒杯水吗?”

    “没问题。”

    她松口气,坐起身来,趿拉着男士拖鞋去厨房倒水,领了他的情。

    那个男人心里明镜似的,隔着道门都能猜中她的尴尬和踌躇,索性用倒水为由帮她解了围。

    端着水杯回到卧室门口,她敲门。

    薛定:“进来。”

    她一手拿水杯,一手拧开门把,借着昏黄黯淡的床头灯,看见男人侧卧在床上,手长腿长,像是蛰伏于隆冬的大型动物。

    他支着床单想起身,但背上有伤,坐起来很不容易。

    祝清晨赶忙将杯子搁在床头柜,弯腰去扶他。

    “谢谢。”他靠在枕头上,接过水杯喝了一口。

    喉结轻轻一动。

    像是颤抖的积雪,簌簌落下枝头。

    灯光晦暗不明,男人搁下水杯,抬头看她。

    这样昏黄的光线令他看上去比白日里又好看了几分,利落的线条,漆黑的双眸,剪得短而精神的黑发更凸显出他出众的五官。

    祝清晨注意到他菲薄的嘴唇上还沾有轻薄的水光……

    停。

    她猛地移开视线,接过杯子,“喝完了?”

    有病吗?

    居然在这种时候觉得伤残人士赏心悦目。

    “喝完了。”薛定说。

    她点头,顺口问了句:“那你要不要把厕所一块儿上了?免得一会儿不好意思找我帮忙。”

    起来一趟不容易,大小便一并解决了比较好。

    祝清晨的想法很单纯,薛定却微微一顿,被她的直白弄得啼笑皆非。

    “我自己来。”

    他撑着床沿要下来,祝清晨才看见绷带上不知何时渗出了点血迹,想必是之前动作太剧烈,牵动了伤口。

    她眉头一皱,扶住他,“别逞能。”

    薛定笑了一声,“只是受了点伤,又没残废,不至于这点事情都做不了。”

    祝清晨看了眼渗血的地方,没吱声。

    待他站了起来,她在绷带上轻轻一戳。

    薛定立马低低地哼了一声,抬头就看见祝清晨笑吟吟的眼神,“痛吗?”

    “……你觉得呢?”

    “痛就对了。知道痛就不要逞能。”她手脚麻利扶住他,稳稳地走到厕所。

    薛定眯眼,“你还真下得了手。”

    她就不客气地笑,“反正痛的又不是我,有什么下不了手的?”

    进厕所之前,薛定瞥了她一眼,“祝清晨,你这脾气硬得跟个男人似的,我真怀疑这世界上有哪个男的跟你在一起时,还能觉得自己是个爷们。”

    祝清晨闻言,忽的一顿,忘了反驳。

    她清楚记得,苏政钦也曾经说过这话。

    他们吵架时,他们闹得鸡飞狗跳时,他就是这么咬牙切齿对她说的:“祝清晨,你他妈硬气得跟个男人似的,就不能稍微像个女人一样不那么要强?稍微妥协一下会死吗?”

    那时候她是怎么说的?

    “你跟我在一起那天就该知道我的性格,想反悔,现在还来得及。”

    是,她一直就是这样烈性,像是匹野马。

    苏政钦气得跳脚也好,无数次试图驯服她也好,她始终如一,像个战士,以卵击石也义无反顾。

    后来呢。

    后来苏政钦总会妥协,因为摸准了她吃软不吃硬,一旦他放低语气说些和好的话,她便不再抵抗。

    祝清晨惯于武装自己、手持利器刺向敌人,却唯独不懂如何抗拒身边人的温柔。

    所以他们的争执多都以苏政钦的软化,她的不再计较告终。

    除了这次。

    祝清晨忽然有点想明白了,苏政钦之所以这样肆无忌惮把她的照片拿去发表,大概也是料定了她会妥协。他以为只要像从前那样,说几句好听的话,服个软,她就会退让。

    汹涌浪潮袭上心头,她扶着薛定的手微微用力,脸色发白。

    薛定注意到了。

    短暂的沉默后,他不动声色瞥她一眼,“这么开不起玩笑?”

    祝清晨蓦地回过神来,抬头说:“你直说自己男子气概不够,不就行了?非得拐弯抹角把罪责推给我。”

    他倚在门框上,将她转瞬即逝的巨大情绪尽收眼底,似笑非笑,“是,是我的错。”

    她索性撒手不扶了,转身就走,“狗咬吕洞宾。”

    身后传来薛定懒洋洋的声音,“不帮我上厕所了?”

    她没好气,“裤子也要我帮忙脱?”

    可说归说,她听见薛定扶着墙艰难往里走的脚步声,还是顿住了步子。

    他把门关上了。

    她就站在门口等。

    怕他摔,她又在门外嚷嚷一声,“别逞能啊。你要摔个狗啃屎,我还得大半夜帮你叫救护车。实在要我帮忙就吱个声,关键时刻也别顾及那么多,反正你也不是看一眼就要人负责的大姑娘。”

    厕所里传来薛定的轻笑声。

    “虽然刚才已经夸过一次了,但还想再说一遍,祝清晨,你可真够爷们儿的。”

    祝清晨没有生气,只是想了想,在门外不卑不亢说:“你以为谁都像乔羽那样,时刻有个哥哥照应着,可以娇滴滴的,有充足的本钱当个柔弱的妹子?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有人可以依靠。孤身一人的,就只好像个爷们儿一样依靠自己,因为没有软弱的资本。”

    她肩上有重担,从小就有。

    过去五年也曾以为自己找到了可以依靠的人。

    直到前一阵,那个依靠突然成了背叛,颠覆了她所有的认知。

    厕所里顿时没了声音。

    片刻后,薛定转移了话题,“你别在门口站着,去客厅等。”

    “怎么,你害臊?”她立马笑了。

    “……”

    “别啊,反正都说我有男子气概了,那就把我当兄弟啊。同性之间,撒个尿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薛定无声地叹了口气。

    这女人,总在他体谅人打让手的时候,顺着杆子就爬上来了。

    他站在那,从厕所里面把门推开,微微笑,“说的也是,都是同类,关什么门。”

    祝清晨的脸上红了又青,骂了声有病,转身就去了客厅。

    身后是他低低的笑声。

    她在客厅等了等,原本想在薛定如厕完毕后扶他回卧室,哪知道他居然自己扶着墙往客厅走过来了。

    当下一愣,“怎么不叫我?”

    薛定看她一眼,“你这暴脾气,我还真不敢劳驾你。”

    她翻了个白眼,“不敢不也劳驾一整天了?也不差这点。”

    他略一沉吟,笑,“也是。让你白吃白住,还是该适当奴役一下。”

    祝清晨拿眼瞥他,却看他唇角带笑面满春风的样子,哪里像个伤残人士。

    这男人,说话特气人。

    看他笑得好看,她想怼他的,却又忍不住跟着笑了出来,“是,是是是,我吃人嘴软,住人的腿短。”

    她推他去卧室,帮他躺回床上。

    薛定没怎么说话,因为行动时总会牵动伤口,疼得慌。他默不作声抬眼看絮絮叨叨帮他的女人,她嘴上很硬,但手上总归是温柔的,动作放得很轻很轻。

    挺巧的吧,几天之内遇见了好几次。

    在便利店打电话说浑话,在戈兰高地的大雨里又哭又笑,原以为结了仇,她却又意外救了他。

    一个挺怪的女人。

    藏着秘密,笑的时候也带着显而易见的疲乏和伤痛。

    春末的以色列已经有些燥热,祝清晨穿着短袖,扶他**的全程几乎都与他肌肤相触,手帖着手,很有些不自在。

    替他搭好薄被,她退后一步。

    “还有什么要我做的?”

    昏黄灯光洒落一地,莫名温柔。

    “还有什么要你做的?”床上的男人抬眼看她,短促地笑了一声,懒懒地说,“那就,做个好梦吧。”

    耶路撒冷本身就小,老城就更不用说了,全加在一起也就一平方千米。

    祝清晨就在那里慢慢踱步,像是要把每一寸城墙都看个清楚。

    薛定也不拆穿,随她去。

    乔恺中途打了个电话给他,“乔羽肚子不舒服,我陪她回去休息了。”

    薛定嗯了一声,眼看就要挂电话。

    他又叫住薛定:“不说点啥?”

    薛定一顿,又补充了一句,“让她好好休息。”

    乔恺笑了两声,挂了电话。

    扭头,他看着坐在副驾座上的乔羽,敛了笑意,“还需要说得再明白一点吗?”

    乔羽侧开了脸,“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乔恺看她片刻,把她看得浑身发毛,才说:“这是多不把你放在心上,才会连关心的话都要我提醒,才说的出口?你应该清楚,薛定打从一开始就反对你跟过来。当初说你一女生,不适合来这做这种危险的事,你非跟过来,主任没说什么,他也就没硬拦着。要是你真的把话说破了,今后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不尴不尬的有意思?”

    “你就知道他一定不会接受我了?”乔羽反驳,“我一直觉得他不是不喜欢我,只是心里记挂着工作,从来没有过多考虑男女之事。说不定我一说出口,他就开始考虑了呢?”

    乔恺就跟看二傻子似的看着她,“我天,真难相信咱俩还是从一个娘胎里蹦出来的,这智商差距都他妈快跨物种了!”

    等到祝清晨和薛定离开老城时,天色已近黄昏。

    城门口已经没有那个人的身影了。

    祝清晨面色平平,与薛定一同跨越城门而出,像是松了一口气,又像是把什么落在了城门里,整个人都空捞捞的。

    薛定看她一眼:“失望了?”

    她低头想了想,说:“是有点,不过失望也好,总要先失望一阵,才盼得来新的希望。”

    他点头,“就跟吃饭似的,总要先把昨天吃的都排空了,今天才有肚子吃新的东西。”

    祝清晨很快反应过来,“你把我的感情比作是屎?”

    薛定轻哂两声,长腿一迈,走前头去了。

    *

    接下来的几日,祝清晨白日里出门拍拍照,晚上回来吃个饭。

    两人毕竟年纪相当,孤男寡女的,薛定在家养伤,她要跟着赖在室内,谁都会不自在,干脆把空间腾给他。

    她从来都是个敏感的人,怕给人添麻烦。

    几天下来,两人相处也算融洽。

    周一清早,祝清晨刚起来,正在厕所洗漱,就听见窗外传来整齐划一的跑步声。

    铿锵有力,伴随男性响亮的号令。

    随即,无数人的应和声响起,震耳欲聋,惊得她手一抖。

    薛定在厨房里熬粥,闻声往阳台上走,恰好与从厕所里跑出来看热闹的她撞见。

    她嘴里塞着牙刷,白色泡沫粘在嘴角。

    被他撞见,她取出牙刷,稍微用手抹了一把。

    “外面在干什么?”

    薛定走到窗前,往下一看,就看见一大批武装警察正急匆匆往巷子另一端跑去。

    整齐的深灰色制服,外头还套着军绿色的防弹背心,个个拿着防爆盾,扛着枪。不止武警,再往后看,军队也出动了。

    为首的警官高声下着命令,用的是希伯来语。

    巷子里人头攒动,喧哗不已,那命令声必须仔细辨认才能听出一二。

    祝清晨在他身后探头,“他们在操练?”

    “不是。”薛定只来得及说出两个字,就大步流星走回客厅,拿起手机给乔恺打电话,“耶路撒冷的小学出事了!你和乔羽立马赶过去——”

    话没说完,被乔恺打断了。

    “刚才接到消息,特拉维夫市政厅被游↑行示威的群众堵得水泄不通,我和乔羽正往那赶,现在恐怕回不来啊!”

    薛定一顿,当机立断,“行,那你们去,注意安全。”

    乔恺一下子警觉起来,“那小学那边怎么办?你该不会——”

    “我去。”言简意赅的两个字。

    乔恺正欲嚷嚷,薛定已经结束了通话。

    他把手机扔茶几上,立马回卧室换衣服。

    工字背心外头套了件素白色短袖,有些紧身,绷得手臂和腹部弧度毕现,都是紧实的肌肉,男人味十足。

章节目录

顽石与烈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容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光并收藏顽石与烈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