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席学长被从c.t.辞职了么?”她这才转头看她,“你知道他最近忙的焦头烂额吗?”她不等她回答,就肯定,“你不知道。”你只知道南栉温。

    “他本来就蓝乐企业的继承人,却甘愿到c.t.当个什么工程实习生。只因为你的梦想是到ct国际工作。”她的眼眸暗了暗,又说,“讽刺的是,蓝乐现在却莫名被ct盯上,欲将它收购。”

    她唇角勾了勾,似嘲讽,似心寒。

    蓝乐?沐童想起她曾在南栉温书房看到过这个公司的简介,那时她就郁闷,他要收购?

    “你知道的。我跟席学长的关系。”她呐呐开口,还沉浸在南栉温要收购学长公司这件事中,“都三年了,我牵绊了他三年,我以为他不找我是已经放下了我。我不能再耽误他了呀。他说一直等,我怎么敢给他希望。

    但是,我真的没想到他最近发生了这些事。”她保证似得又说,“给我点时间,我会解决这件事的!还有,喜欢要开口呀!”

    说完她就急匆匆的起身,匆匆地道,“毕业了,你别给我整幺蛾子,我可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说完就转身了。

    看着那熟悉的背影,高安愣在那里,她说,“我可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她反复斟酌这句话,久久醒悟过来,差点她就犯下大错了啊。

    她明明知道她跟学长之间的来龙去脉,怎么还能把因果归咎在她的身上呢,怎能因为第三种情感而责备她,还不祝福她呢。看着已经消失在转角的声音,高安渐渐湿了眼眶。她在友情和未发芽的爱情间选了后者,还差点儿酿下大错,真不该。

    在学校门口截了辆的士,沐童不安地坐着,双手交握着。她自欺欺人,希望不是他,只要不是他。

    手机滴滴一声,传来一声简讯。

    “对不起啊。”来自高安的。

    她盯着那几个字眼,一股热流从心头涌过,她一字一句打下,“没关系呀。”

    她将手机收好,心里有了一丝安定。

    去到公司却遇上了一个难题。大厅的前台接待员不管她说什么都不肯让她进去。

    实在没辙,她又说,“我是他女朋友!”

    南栉温看着那抹米黄色的声音渐行渐远,心里很不是滋味。早上他们还腻歪着闹,现在却因为别的男人要跟他分手!

    说完却招来前台工作人员的更加鄙夷,这下更是理都不理她。、

    沐童急的调教,打他电话又不接。刚想放弃的时候,听到身后不确定的一声,“沐童?”

    熟悉的声音,沐童雀跃转身,季风棱!!

    确定是她,季风棱走进了,“怎么不上去。”

    沐童委屈巴巴地看了眼前台工作人员,指着她委屈巴巴地说了句,“她不让我上去。”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季风棱看了眼那女的,朝她胸前的名牌看了眼后,忽略她的问号,对沐童说,“跟我上去吧。”

    “我就说我说的是真的!”沐童转身前对那工作人员说,单纯是为了解气。这种一句穿着来判断人的最气人了。

    “你来了也不跟他说一声。”一进到电梯,季风棱就没来刚才在外边的压迫感。刚才沐童还在想,难道当过兵的严肃起来都是这副别人欠了他几百万的表情吗。

    “有打电话,但没接。”

    季风棱看到她微微蹙起的柳眉,以为她是不满南栉温没及时接她的电话,连忙解释,“这个点他应该在开会呢。”生怕他的主人被误会,若是的话,反正最后他是没好果子吃的。

    “这样啊。”沐童一副理解,可是那眉间却依旧推塔着。

    说话间,电梯滴一声,到了。

    季风棱把沐童带到南栉温的办公室后就离开了。

    沐童坐在他的办公椅上了,无所事事,却盯着桌面的一份文件发呆,蓝乐企业。沐童想起,当初她在跟他闹的时候还翻译过呢,他当时的表情明明是局促不安的,她却没擦觉。

    沐童刚想伸手拿起的时候,门把上有了动静。她以为要等很久呢。

    他穿正装很好看,很显身段,领带还是今早那条呢。

    看到她的一瞬,看得出,他很惊讶,眸里还泛着喜悦。

    “想我了?”他走上前将她拉起一个转身袭击坐落到椅子上,手腕稍稍一带,女人就已坐在他的大腿上。

    几分钟前他还在会议室上开会的时候,季风棱却突然敲门了中断会议,底下的人都在窃窃私议,由于公司老板的变态,公司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平时谁敢迟到或者中断会议,这一年都别想着年终奖了。

    当季风棱进来的时候,他们分明瞅见他们老板蹙起了眉峰,然而当男人附在他耳边说了什么的时候,下一秒却惊喜地挑了挑眉,自个儿中断了会议,“今天就到这儿,散会。”

    “想我了?”男人靠在背椅上,拢了拢女人的腰肢使她更加靠近自己。他下巴抵在她的肩上,呼出的热气全洒在她敏感的颈脖了。

    有点儿痒,她躲了躲。

    他顺着她的手臂往下握住她的小手,把玩着,指缝间全是他的温度。

    他此时的温暖,她不忍打扰。

    她或许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但是那也不能够啊,况且她不想他成为她所厌恶的尔虞我诈的那种人。她明白商场中避免不了勾心斗角,可是她不想席学长成为她们之间的牺牲品,他那么好。

    “你能不能放过席学长?”

    话刚落,沐童感觉到覆在她手上的手顿了顿,没了动作。

    “我都知道了。”她转头对上他的眸,又说。

    他不语,只是看着她,眸里闪着不知名的火花。

    他突然将手抽离,沐童顿觉手心一凉。他没在环着她的腰,双手搭在椅子的把柄上,拇指摩揩着真皮的把柄,轻轻的摩擦声扰的沐童心不安。

    “就为了这个?”许久,他开口,声音冷漠至极。

    他以为她是想他了,或许是有什么事,至少关于他的事,开口第一句却是其他男人,急匆匆地来就为给他求情,呵!

    他的声音极冷,不带一点儿感情色彩,她不敢点头也不甘心说不是,干看着他。

    “回去!”他双腿一抖,声音又冷了几度。

    沐童一个激灵,吓得她从他腿上弹了起来,身体没站稳踉跄一下。

    “你不能这样!”反正都被他抖下来了,沐童也豁出去了,“他又没得罪你,你不能以小人度君子之腹!”

    他是小人,他就是君子了?呵呵!

    他嘴角翘起一抹嘲讽,威胁道,“你再为他说一句,你看我会不会这样?”

    “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我们就分手!”

    说完,愣住的不止南栉温,还有沐童自己,她也不知怎么就将这话说出口了。

    男人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她,那叠起的眉峰似在述说他的不满和愤怒,眯了眯那双迫人的墨眸,沐童心更虚,却又语出惊人,“我说真的!”

    沐童说完,不顾男人什么表情什么反应就转身离开。其实她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其实她怕,怕他说,“分就分。”

    她逃得快,他的怒火无处发泄,这一天,c.t.国际的员工当听说跟总裁一起加班到十点的时候,整栋大楼充斥着各种抱怨声。

    沐童是忐忑着心回到宿舍的。

    她既想收到南栉温的信息,说他不收购蓝乐了,可是她又怕听到他说同意分手。让她心一暖的时候,她回到宿舍楼下的时候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虽然已经回暖,可是晚风还是有点儿凉,她靠在哪儿似乎等了挺久。

    “安安。”她走近低喊。

    “你回来了啊,没事吧?”她走得急,她也不知道她说的方法是啥。

    “没事儿。”她笑了笑,事情还没解决她还不能告诉她,“对了,你知道学长住哪吗?”她回来的路上有试过给他打电话,通了却没人接。因为她出的事,他却不曾责过她一言。她怎么可能看着他出事呢。

    说到席凡沅,高安的眸色闪过一丝亮色,转瞬即逝。

    “我也不知道。”她声音藏有一丝不易擦觉的羞涩,“但我社团的朋友应该知道,他是学长的同班同学。”她的那些听闻都是从他那里得知的。

    “你等会儿发给我行不?”沐童勾住她的手腕,往宿舍走。未等她回答,又打趣,“别担心呀,我不会勾搭他的。”

    “我有说什么么。”高安反驳,脸上冒着一丝热气。

    大概世界上所有的人在谈到喜欢的人,声音里始终藏不住那种小鹿乱撞的喜欢吧,哪怕是暗恋。

    “你等一下就去找学长?”

    “不吧。过两天。等一等。”等南栉温的态度。

    想到南栉温,沐童又想起了今天发生的一切,不禁心生唏嘘。在高安看不到的视角里,沐童抿紧了唇。

    沐童现在后悔死了,当初就不该撂下那句话。现在她成了被动的一放,只能等南栉温下达圣旨或者死令,又不能主动联系他。沐童躺在床上抽了抽自己的嘴巴,喃喃自语,“果真是祸从口出病从口出。”

章节目录

误上贼床,腹黑总裁步步为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阿呆南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呆南木并收藏误上贼床,腹黑总裁步步为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