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跟以前一样,真好。”

    羽伊只是笑着,没有接话。

    饭后,羽伊收拾完东西,就给羽文放了洗澡水。”哥,我给你放了热水,快来洗澡。”羽伊对着在窗台上看风景的羽文说道。”好。”羽文答应着走到羽伊身边,顺手就搂住他的腰,把整个人都贴了上去,故意在羽伊耳边暧昧地说:”一起洗?”

    羽伊的脸,刷的一下子,红了。”小伊还害羞呢?怕什么,你以前不也帮我洗的吗?”说着还把手摸上了羽伊滚烫的脸。”你快洗吧,不然水凉了。”说完,羽伊就像逃命一样逃离现场。

    羽文看着羽伊害羞的样子,笑得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小孩。

    等羽文洗完澡出来,羽伊脸上的红晕也已经消退了。他对着羽文招招手,拍拍身下的毯子,”哥,过来这边坐,我帮你把头发弄干。”

    羽文乖乖地坐在毯子上,蜷缩在羽伊的脚边,像只佣懒的猫。任羽伊摆弄他的头发,一脸的享受。

    羽伊拿了条干毛巾,轻轻地搓着那些还在滴水的长发,直到头发不再滴水了,才边拿梳子慢慢地梳,边用吹风筒吹干。

    看着羽文几乎到腰的长发,羽伊忍不住问:”哥,你真的不剪头发了吗?”有时候跟羽文出去,他总是会被别人错认是女生。

    羽文摇摇头,”不要,这样你就每天都可以帮我擦头发。”

    羽伊想起羽文曾说过的一句话,”难道你不觉得你爱的人每天坐在你身后,拿毛巾安静地帮你擦头发是一件很享受、很幸福的事吗?”

    嘴角忍不住向上翘,”傻瓜。”

    羽伊静静的帮羽文吹着头发,羽文也静静的坐着,宁静的氛围填充着小小的屋子。有一种名叫幸福的东西在蔓延。”今晚又要赶画稿吗?”在把羽文的头发弄干后,羽伊心疼地问。他已经连续两天为了赶稿子没睡好了。”嗯,明天就要交稿,今天是最后一晚了。只剩下一点点收尾的工作,很快就好。”

    所谓的很快就好,也是晚上十二点后的事了。

    羽伊在忙完自己的工作,洗完澡,连头发都干了后,见羽文工作房间的灯还亮着,就冲了一杯热牛奶过去。果然看见羽文还在忙着他的画稿。脚边已经堆满了废弃的纸张。”还没好吗?”羽伊把热牛奶递了过去。

    羽文伸了个大懒腰,才把牛奶接过去,一口气喝完,把杯子递还给羽伊,说:”已经好了。东西明天再收拾。”说完,就对羽伊张开了手,笑着说:”抱我回去吧。”

    羽伊无奈地把杯子放好后,就把羽文横抱起来,往两人的房间走去,”哥,你也真是的,都那么大的人了,还这么爱撒娇。””怕什么,对象是你不就行了吗。怎么,小伊不喜欢吗?””不,我很喜欢。”说完,就把怀里的人放到床上,拿被子盖好,”好了,快睡吧。”

    在羽伊的身体快离开的时候,羽文将羽伊的头往下拉,吻了上去。在羽伊没注意的时候,睡袍的带子已经被解了开来。”我们做吧。”羽文这么说。

    不用看,也知道羽伊的脸已经红透了。他的脸皮永远都是这么薄。

    羽伊几乎是被羽文拉上床的,但是,面对自己爱的人,情欲还是很快就被点燃。

    羽文跪坐在羽伊身上,带着笑,细细地吻着他身体的每一个地方。

    额头,鼻梁,嘴唇,脖子,小腹

    到最后,两人都喘着粗气。

    羽文趴到羽伊身下,含住他已经完全勃起的性器。羽伊忍不住呻吟了起来。羽文听到羽伊的声音后,更加卖力地吸吮。

    情欲越涨越高,气温不断在上升。

    就在羽伊受不住要射的时候,羽文却离开了。

    与此同时,羽伊突然被翻了个身,两人的位置对调了起来。

    只见羽文在羽伊身下笑着说:”轻点,我怕疼。”

    羽伊愣了一下,俯身吻住羽文嘴唇,”哥,你知不知道我很爱你?””知道,一直都知道。”

    羽伊的手伸向了羽文的下身,温柔地揉捏起来,直到它完全挺立。

    羽文看见羽伊从床头柜拿出润滑剂,还是忍不住说:”轻点。””好,那你闭上眼睛,不要看。”

    羽文乖乖地闭上了眼睛,好些时候羽伊都没有动静。刚想张开眼睛看个究竟,就听见羽伊的声音:”哥,不要看。”声音里面似乎带着一点痛苦。

    过了一会,羽文感觉到羽伊跨坐在他身上,坚挺的下身正在进入一个狭窄的甬道。羽文吃惊地睁开眼,看见羽伊正慢慢地往自己的身下坐去。”小伊,你干什么!”说着,就要离开羽伊的身体。”哥,不要动!”羽文这才不敢动了。

    羽伊喘着气,强笑着说:”想不到都扩张那么久了,还是很疼。”过了一会,还是慢慢地坐了下去。

    羽文心疼地看着羽伊痛苦的表情,”小伊”

    羽伊笑了一下,”哥,你知不知道我很爱你?””知道,一直都知道。””那就对了,所以我怎么可能舍得让你受伤呢?”说完,羽伊已经完全坐了下去,羽文的性器填满了窄小的空间,疼得连汗都出来了。

    羽文用手圈住身上人的脖子,深深地吻了起来。翻了个身,等羽伊完全适应后,才慢慢地动了起来,动作温柔得像在对待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高潮过后,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后,羽文就抱着羽伊到浴室里清洗一遍,再抱回床。将灯关了后,也钻到被子里,吻了吻羽伊的额头,”有没有伤到你?”

    羽伊摇摇头。

    羽文将额头抵在羽伊的额头上,紧紧地贴着,”小伊,我也很爱你,一直都是。”紧紧地搂着羽伊的腰,把头埋在他的怀里,满足地闭上眼睛,慢慢睡去。

    半夜,羽文突然做了那个已经很久都没做的噩梦,吓醒过来。感觉到身边的人还在,才放下心来。抬起头,却发现羽文睁着眼睛,直直地看着自己。”怎么了?又做噩梦了?”羽伊温柔地摸着羽文的脸。

    羽文点点头,问:”你怎么还没睡?都这么晚了。””没事,我就是想看着你,怕你突然消失。”羽伊抓住羽文的手,握在自己手里,放到唇边吻了吻,”不过,你现在还在我身边,这样就好,已经没事了。睡吧。”

    羽文摸着羽伊的脸,感受那上面真实的触觉,又想到了那个吓人的梦,眼眶湿了大半,”我希望我们两个都能活到头发花白,满脸皱纹。走得动的时候,我们就到处去看,到处去玩。等到走不动的时候,我们就互相搀扶着到公园里看风景。等到我们要死的时候,就穿戴整齐,牵着手躺在床上,然后说一声‘好了,可以死了。'就一起死吧。”

    羽伊的眼眶也忍不住红了,点着头,”好,就这样。”

    两人紧紧地搂在一起,在这个冬天里,用彼此的体温取暖。

    幸福吗?

    庆余生。

章节目录

弱智哥哥乖弟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庆余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庆余生并收藏弱智哥哥乖弟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