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内的点灯,也被打开。

    通明的光亮,将房中一切都呈现出来。

    安巧兰和女仆才走进楚良的房间,就看到了满地的鲜血和内脏。

    女仆吓得尖叫出声。

    安巧兰却迅速冷静下来,回手打了女仆一个耳光:

    “别叫!快去叫老爷!”

    这一个耳光也将女仆打醒,她急忙扭头就朝着外头跑去。

    安巧兰则走入了房中,她步伐蹒跚、身躯微颤,唯恐看到儿子有什么不测。

    越过断裂的陌生人尸体,绕过破烂的大床,她终于在墙角看到了楚良。

    此时楚良蜷缩在角落里头,双手抱着头,浑身瑟瑟发抖。

    随着安巧兰靠近,楚良才抬起头来说了一声:

    “妈,我好怕……”

    安巧兰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她冲上去紧紧抱住儿子:

    “没事的,没事的……有娘在,别怕,别怕……妈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儿子,你有没有受伤啊?”

    楚良摇了摇头。

    他面上虽然慌乱恐惧,但是眼底却是一片冷静。

    楚良刚来到这个世界,身躯原主人的人设可不能轻易崩了,尤其还是在现在这个多事之秋。

    所以楚良便做出了最符合原本人设的表现。

    甚至,他还控制着黑点力量和灵纹力量的平衡,使得自己变回了异化第二阶段的模样。

    伪装,也是一门生存的必修课。

    房外一阵嘈杂脚步传来。

    却是楚明江已经带着一帮保镖赶到,当他们看清房中一切的时候,也不由得纷纷吸了一口凉气。

    当即楚明江怒道:

    “搜!给我将家里搜个底朝天!看看还有没有别的杀手!或者其它什么东西!”

    保镖们迅速行动起来。

    而楚明江则带着两个仆人,将安巧兰和楚良都扶出了卧室,来到了客厅之中。

    客厅地处一楼,宽阔明亮,能够直接看到外头保镖的身影。

    楚明江一直在吸着雪茄,耐心等待妻子和儿子冷静下来。

    过了好一阵,当他觉得差不多了,才开口冲着楚良问:

    “说,到底怎么了?”

    “你小点声!”安巧兰顿时瞪着他,“儿子本来就吓坏了,哪有你这样问的!”

    楚明江张了张口,却最终没能说出什么。

    他愤怒地挥动了两下胳膊,然后闷闷坐回沙发上,越发用力地吸着烟。

    安巧兰则依然将儿子搂在怀中,轻声温柔地问道:

    “儿子,可不可以和妈说说,刚才发生了些什么啊?如果你现在不想说也没关系,可以等到你想说的时候再说。”

    楚明江听到这话忍不住又想开口,但还是强忍住了这个念头,将雪茄塞入口中继续大口大口地吸着。

    楚良眨了眨眼睛,脸上流出恐惧的神色,回答道:

    “当时我听到窗子被人打开,就醒了过来……然后有一个人,他拿着枪,他一定是要杀我!我好怕,我不知道怎么办!又来了一个黑影,突然和那个人打了起来,他们打翻了床,我滚了下去,我躲到了角落里头,我不知道怎么了,过了好一阵,都安静了,我不敢看,我怕他们杀我!”

    楚良越说越激动,仿佛又重新回到了当初的那个恐怖时刻。

    这使得安巧兰不由得急忙安抚楚良,让他不要再说了。

    楚明江一直静静听着,他大致听清了楚良的话:

    “你是说,有人拿着枪要来杀你,然后又出现了一个黑影,救了你?”

    那个枪手,很可能是恶斧兄弟会的杀手。

    而那个救了楚良的黑影又是谁?楚明江猜不出,他不知道会有人来救他这个不务正业的混账儿子。

    安巧兰也有同样的疑惑,她很快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

    “是女飞侠!一定是女飞侠知道我儿子是个好人,所以出手相助!”

    女飞侠?

    楚良一愣,但是很快回忆起,自己似乎真的有女飞侠的记忆。

    月湾市这些年治安越发恶化,却忽然出现了一个处处行侠仗义的黑衣人,被人们称之为女飞侠。

    这个女飞侠常在夜中潜伏,惩治罪犯,一时间成为月湾市的热门话题。

    但是女飞侠是否真正存在?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这些都成为未解之谜。

    但是这并不影响普通市民们将其交口传颂,作为美好希望的寄托。

    楚明江也一脸疑惑:

    “行侠仗义的女飞侠,会来救我们的儿子?”

    安巧兰没好气地说道:

    “怎么不行?我儿子这么乖这么善良,本来就该被救!”

    楚明江被烟呛得干咳两声,不再说话。

    老管家这个时候已经带着保镖们巡视搜查了一圈返回,他们找到了枪手潜入的地点,也发现了保安工作的不足,故而返回客厅向楚明江汇报。

    “老爷,”老管家穿着笔直的西服,一头银发梳理得一丝不苟,“要不要报警?”

    楚明江闻言也不由得犹豫起来。

    一旦报警,就意味着这件事隐瞒不住了。

    仇家居然成功潜入楚家府邸妄图行刺,这件事一传出去势必会严重影响楚家的声望。

    上流豪门最为看重名声。

    名声越响就证明你越强大,旁人都会敬重奉承,不敢妄想。

    而若是一旦名声受损,就意味着会露出弱态,一些原本安分的外人就难免生出别样的心思。

    “报警!一定要报警!”说这话的,是安巧兰,“让警署也帮我们楚家抓到那帮坏人!最好在让他们派警员日夜保护我儿子!”

    楚明江还在犹豫:

    “虽然我和警署的要员很熟,但是管我们东区的那个探长并不太好说话……”

    月湾市共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大区,楚家府邸位处于东区,负责管辖东区的探长对于上流圈子来说是出了名的难缠,并不是花点钱就能让其乖乖卖命的。

    安巧兰闻言忍不住又发怒:

    “人家都潜入我儿子房中行刺了,要是再不尽快把那帮人抓住,难道非要等到我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时候才行动吗?”

    对于楚家的保安力量,安巧兰已经不再信任。

    楚明江烦躁地冲管家挥了挥手:

    “去报警。”

    管家领命退下。

    随着报了警,警员的出动十分迅速,毕竟出事的是月湾市的豪门楚家。

    警车很快赶到,十几个警员在探长的率领下进入了楚家府邸。

    警员们立即展开工作,在案发现场和周围进行调查。

    探长却并未参与调查,反而坐在客厅之中,和楚家三口在随意聊天。

    直到警员们调查完前来汇报之后,探长才开始向楚家三口了解情况:

    “你们认为,是女飞侠出手救了楚公子?”

    探长名叫刘仁松,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黄种男子。

    他身穿灰色带马甲的西服,面容还算英武,但是却显得有些随意和懒散。脸上的络腮胡并未刮干净,衬衫的领子也不够整齐,口中一直咬着一根香烟。

    楚明江和安巧兰都不屑于回答这个问题。

    他们已经对刘仁松说过了猜测,没必要再重复一遍。

    月湾市四大探长,其余三个都对楚家恭敬有加,也愿意拿楚家的钱花。只有这个刘仁松显得不够礼貌,也从未在楚家这里拿过钱。

    这让楚家对这个探长,难免有些排斥和成见。

    只有楚良反问道:

    “真的有女飞侠?”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