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仁松探长的突然到访,使得楚家的人并不太愉快。

    楚明江坐在沙发上,正眼都不看刘仁松一眼,直接就替楚良拒绝道:

    “我儿子没空去见任何人,刘探长如果难做,我可以打电话个德克署长说明一切。”

    刘仁松哈哈笑着摊开手,无奈说道:

    “恐怕这一次署长那里也说不通了,此次,是市长的意思。”

    楚明江眉头一皱。

    他迟疑了一阵,不由得望向了儿子楚良。

    楚良对他点点头。

    楚明江只能起身去取外套:

    “我陪我儿子去。”

    ……

    汽车顺着公路行驰。

    天已经完全黑了,但是亚拉大道上的繁华却丝毫不受黑夜影响。

    刘仁松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汽车后排则坐着楚家父子。

    “到底怎么回事?”楚明江沉声问道。

    刘仁松一边翻看着一些资料,一边回答道:

    “黄金黎明月湾分部昨夜被人袭击,想必楚先生也已经知道了。”

    楚明江冷哼一声,并不回答。

    刘仁松则继续说道:

    “黄金黎明的所有人都被残忍杀害,无论是文职人员还是外勤人员,一个不剩。但幸好,我们找到了一个幸存者。她是黄金黎明的外勤调查员,名叫阿黛拉。经过抢救,总算是保住了她的性命,也不全归功于医院,她能活命的更多原因还是她身体的特殊性。当然了,这东西我就说不清楚了,所以还请楚先生和楚少爷莫要问我。”

    楚良不由得想到了当初他在黄金黎明中见到的那个漂亮女人。

    他开口问道:

    “是那个阿黛拉要见我?”

    刘仁松点点头:

    “她醒了之后,就要求见市长、警署署长、消防署长、船运署长等等一票大员,不过这些人哪里有时间去见她?她又不是贺拉斯,只不过是一个小调查员而已。所以最后,只有德克署长带着我去见了她。再然后……”

    说到这里,刘仁松故意停顿了一下。

    他从副驾驶的位置上转回头,双目径直望着楚良:

    “再然后,整个城市都被惊动了!她要见的所有人,都赶去去见了她。而现在,她要见你。”

    楚良继续问道:

    “出大事了吗?”

    刘仁松点点头,脸上露出一副惊悚的表情:

    “很大的事情!会死很多人,不论是贫民窟的穷人,还是养尊处优的富家少爷……”

    楚良笑笑。

    这个刘仁松说许说的并非谎言,但是他的语气是在吓唬自己。

    楚明江再度冷哼一声,示意刘仁松收敛一点。

    刘仁松哈哈大笑两声,然后又忽然停住笑声,认真地盯着楚良说道:

    “楚少爷,看上去你的异化真的已经被治好了。”

    楚良没有回答。

    刘仁松突然又说道:

    “恶斧兄弟会的老大鲍里斯死了,可是据送他尸体来的赏金猎人说,这尸体是她捡来的。鲍里斯的尸体可是值四万镑呐!是谁会将这么一大笔钱舍弃?我思来想去,恐怕也只有和他有仇而又不缺钱的人了吧。我去过现场,在那里发现了鲍里斯的手枪、弹壳和弹头。鲍里斯是个神枪手,身手也不差,他打光了子弹现场却连一丝别人的血迹都没有。我很好奇,要怎样的高手才能在赏金猎人赶到之前,那极短的时间内近战解决掉有枪在手的鲍里斯?”

    楚良眼睛微微眯起:

    “刘探长,鲍里斯的仇家遍布全市,你跟我说这些有何意义?”

    一旁的楚明江也听不下去了:

    “鲍里斯是我杀的不行吗?他是通缉重犯,我杀他又不犯法,并且你们警署还得奖励我悬赏的奖金!”

    刘仁松闻言又哈哈笑了起来。

    他一边挠头一边冲着楚明江道歉:

    “楚先生息怒,鲍里斯怎么可能是你杀的?你要杀人,还用得着亲自出手?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看我这张嘴就会乱说话。哦?医院到了,我们快下车吧!”

    车停在了医院门口。

    刘仁松打开车门就下了车。

    楚良盯着他的背影微微皱眉。

    他总感觉,这个探长似乎盯着自己不放。

    随后,楚良和楚明江也下了车,一同朝着医院而去。

    只见医院之外已经有不少警员在看守,即便进入医院中也有警员四处巡逻。

    随着上了四楼,在贵宾豪华病房区,这里同样有手持真枪实弹的警员守护。

    刘仁松带着楚家父子径直来到入了有警员守护的病房之外。

    “楚先生,”刘仁松身上拦住了楚明江,“这件事有机密性,您只能走到这里了。”

    楚明江忍不住又想发怒,楚良却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没事。

    这让楚明江有些诧异地望着楚良。

    他忽然只觉得儿子的身上,似乎多了一种说不清的气势,远不同当初那般只知玩乐的废物的模样。

    楚良却已经打开病房大门,进入了病房之中。

    豪华病房之中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华丽的酒店卧室,里头除了病床之外,盆栽、沙发、书桌、油画、收音机等等家具用品,简直应有尽有。

    病床上,赫然趟着一个全身烧伤严重的病人。

    这个病人身上并没有穿衣服,通过身体特征可以看出是一个女性。

    她几乎被烧得面目全非,身上的皮肤基本上被烧成了焦黑色和鲜红色,看一眼便能令人其一身鸡皮疙瘩。

    而令人惊异的是,在肉眼可见的缓慢速度中,只见她身上那些烧焦的皮肤居然在小块脱落,里头露出的新生的白皙的肌肤。

    “不要惊讶,这是‘蚀能’在治愈我的身体。”

    女子转过头,开口冲着楚良说道。

    只见女子的嘴唇已经被烧掉,牙齿全部暴了出来,可以清晰看到里头鲜红的舌|头。而她的一只眼睛还算完好,另外一只眼睛则被烧得几乎快要粘在一起,只剩下一条细微的缝隙。

    “再过几天,蚀能便可以将我完全恢复,到时候我就不会这样丑陋恶心了。”

    楚良听着、看着。

    他留意到了蚀能这个关键词,似乎,这就是这个世界一种超凡的力量。

    自愈的能力楚良也有。

    在异化进入新的阶段之后,楚良就发现他被子弹射击过过的手掌,恢复得极为快速。

    不过目前他自愈的功能可没有眼前这个女子夸张,连这种全身烧伤看上去很难存活的伤势,都居然还能自愈。

    “蚀能是什么?”楚良不由得问道。

    烧伤的女子却说道: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你现在应该担心自己的性命。”

    楚良眉头一挑。

    他没有说话,等待着女子的解释。

    女子用那只完好的眼睛打量了楚良一阵,继续说道:

    “看来你的异化真的和传闻中一样被治好了,不过这件事,我的老师萨拉斯并不知晓。”

    “萨拉斯?”楚良疑惑道,“他不是暴毙了吗?”

    女子的眼中开始闪现出一丝惊恐:

    “他是死了,我亲眼看着他下葬。但是……他却死而复活了。并且,已经变成了一个邪恶的怪物!”

    楚良心中一动。

    难道说,黄金黎明的纵火和袭击,都是那个贺拉斯干的?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