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即楚良就朝着那个保镖走去。

    怪虫已经进入了保镖的身体之中,这个保镖看起来是没有拯救的价值了。

    所以楚良并不介意帮助他结束痛苦,同时也将那条怪虫给揪出来。

    然而楚良才一靠近,保镖却猛地从地上蹿了起来。

    保镖的目光依然呈现呆滞状态,仿佛控制他的身躯的已经不再是他自己,而是另外的意识。

    楚良毫不犹豫,伸手就朝着保镖抓去。

    然而保镖动作也不慢,居然扭头就匆匆想要朝着府邸外逃窜。

    “跑得掉吗?”楚良迅速就朝着保镖追去。

    两人一前一后追逐。

    他们绕过水池和草坪,很快就来到了府邸的大门处。

    看守府邸大门的保安见到这一幕,不由得纷纷拦住保镖的进路,想要将他彻底制服。

    虽然保安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却清楚被楚少爷半夜追逐的保镖,一定有问题。

    楚良却急忙叫道:

    “不要靠近他!”

    这种怪虫十分奇特居然能够从一个人体进入另一个人体,如果这些保安一拥而上,到时候怪虫再度寄生,恐怕又要害死无辜人。

    幸好这一次保安们终于听话,听到楚良的叫吼之后匆匆让开。

    而此时保镖已经冲到了紧闭的大门前,他伸出手脚抠住大门上的凸起,居然想要从大门上攀爬出去。

    楚良这个时候已经冲到了保镖的身后:

    “给我下来!”

    他一拳就朝着保镖的脊背轰去!

    拳头凶猛地砸中了保镖的脊背,不仅将他的脊椎骨一拳砸断,甚至还震得金属大门发出一声沉闷巨响。

    断了脊椎骨的保镖顿时从大门上掉下来,他的双手还在乱抓,朝着附近掉落的手枪摸去。

    楚良岂会给他这个机会,这只手枪的保险可是已经打开了的。

    当即只见楚良毫不犹豫抬起脚,狠狠朝着保镖的脑袋上踩去。

    犹如一个西瓜被踩碎……

    保镖终于没了动静,地上白色和红色的粘稠液体溅射了一大片。

    周围的保安们见状浑身一颤,神色剧变。

    甚至有两个保安控制不住,弯下腰就呕吐起来。

    楚良的目光则如同鹰隼般在那片红白粘液之中搜寻,他很快就在一堆脑组织中看到了那条浑身黑色绒毛如同蚯蚓般扭动的怪冲。

    “这东西,是从眼睛钻入,然后寄生在脑子里?”

    他伸出脚,将这条怪虫踩住,扭头冲一个保安吩咐道:

    “取个玻璃瓶来!”

    那个保安看楚良的眼神犹如看恶魔,他哪里敢拒绝,当即匆匆跑回保安亭取来自己喝水的玻璃瓶,然后将里头的水倒掉递给了楚良。

    楚良接过玻璃瓶后,将脚下的怪虫装入了瓶中拧紧了盖子。

    瓶中的怪虫依然跳动不停,撞击着玻璃瓶壁。

    然而怪虫的身躯撞击得玻璃瓶乒乓直响,但它的力量还不足以击这个厚厚的碎玻璃瓶,任凭它再用力扭跳,也无法从玻璃瓶中挣脱而出。

    老管家尤金和莉娜这个时候才追了上来。

    “少爷,这是……到底怎么了?”

    到了这一刻,尤金依然还未能理解眼前的一切。

    楚良阴沉地说道:

    “把府中所有人都叫起来!家眷仆人全部集中在客厅!保镖和保安全部集中在客厅外!我要一个个好好检查!”

    整个楚家很快被惊动。

    不少人从睡梦之中被叫起,迷茫地望着眼前一切。

    所有的家眷、仆从和保镖都被按照秩序集中起来。

    两名死去的保安尸体也被集中堆放在了客厅前。

    楚良取了一张椅子,大马金刀地坐在客厅大门口,从他的位置能够清楚看到门内门外的人。

    他扬起手,盯着玻璃瓶里的怪虫仔细打量。

    “这是一个眼线,一个暗桩。”

    怪虫的力量很弱,除了寄生之外并没有太强的杀伤力。

    真正让楚良在意的,是上面异化力量的气息。

    今夜他遭遇过那只被称作收容物的黑色巨蝎,黑蝎虽然怪异,但是身上并没有异化力量的气息。

    这种气息,只有异种身上才会有。

    “虫子也能成为异种?不对!而是一些异种能够有能力制造出这种怪虫!贺拉斯……”

    虫子能变成异种的事情,楚良闻所未闻。

    反倒是,他曾听黄金黎明的那个女人说过,贺拉斯依靠异化的力量死而复活,成为了一种可怕的怪物,目标是要杀死楚良夺取楚良身上的异化力量。

    所以楚良不相信这种异化的力量出现在自己的家中会这么凑巧,最大的可能性则是贺拉斯已经开始盯上了这里。

    大致可以猜测得出,这种怪虫的作用就是贺拉斯用来在楚家监视或者收集情报的。

    “不敢直接上门来杀我,而是玩这种小把戏,看来贺拉斯也有所忌惮吗?”

    楚良思索着的同时,楚明江和安巧兰也已经走了过来。

    “怎么了?”楚明江开口就冲着楚良问道,“你手中瓶子里那是什么鬼东西!”

    安巧兰忽然捂着口惊呼一声。

    楚明江扭过头,才看到了客厅外地上那两具保镖的死尸。

    “到底怎么了!”

    楚明江不由得大声问道。

    他之前也问过管家尤金,但是尤金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说这一切都是少爷的吩咐。

    楚良的眼睛却依然还在观察着瓶子里的怪虫。

    他发现了一些新的东西。

    只见这怪虫虽然还在扭动不停,但是它身上的黑色细软绒毛却居然齐齐指向某个方向,那里正是客厅外的人群。

    楚良扭转了一下瓶子,怪虫身上的绒毛却依然没有改变方向。

    当即楚良扭过头,朝着绒毛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心中顿时了然。

    这个时候,楚良才开口回答:

    “有奸细混了进来,我现在要把他揪出来!”

    “奸细?”

    楚明江扭头和保镖队长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是疑惑。

    楚良开口向保镖队长说道:

    “准备好枪,我让你打谁你就打谁。”

    保镖队长是一个高大凶悍的黑人,他抽出腰间手枪子弹上膛。

    楚明江在一旁眼中尽是压抑着的怒意,他已经决定,如果楚良不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他一定要狠狠揍这个混账儿子一顿!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