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下午的时候,管家尤金敲响了楚良的房门:

    “少爷,你需要的人我经找来了。所有人都聚集在后堂小客厅之中,等着少爷您。”

    楚良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他随着管家一同朝着府邸背后的后堂小客厅而去。

    小客厅坐落在府邸背后的一片绿色草地之中,由一个私人球场改建而成,用来招待一些不太重要或者不方便被人看到的客人。

    一路上,尤金冲着两个等候的保镖挥了挥手。

    那两个保镖顿时将手枪上膛,跟在了楚良身后。

    只听尤金解释道:

    “少爷,这次找来的人有些很危险,我们不能让您出现一点意外,所以这是必要的措施。”

    楚良笑笑,也没有说什么。

    来到小客厅之外,尤金为楚良打开大门,楚良便走了进去。

    只见客厅之中的沙发上已经坐了不少人。

    尤金则开始为楚良介绍起在场的人。

    他首先为楚良介绍的,是一个白人便衣探长:

    “这位是约拿探长——”

    尤金还未说完,约拿探长就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摘下帽子冲着楚良笑道:

    “楚少爷,我们又见面了。这一次你的气色看起来,倒是比上一次更好。看来和传闻中的一样,你的异化已经被治愈了。”

    约拿有着一个显眼的鹰钩鼻,鼻下的八字胡修剪得十分整齐。

    楚良记得这个约拿。

    当他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在警署之中就是这个约拿探长审讯的自己。

    只听尤金低声对楚良解释道:

    “老爷并不喜欢和信任刘仁松,并且刘仁松现在为黄金黎明的调查员办事。所以老爷才请了约拿探长过来帮忙。”

    楚良冲着约拿点头致意。

    约拿也以灿烂笑容回应。

    随后,尤金又冲楚良介绍其另一个人来:

    “这位是茅世新茅先生,茅先生是童子豪童先生的得意门徒。老爷找到了童先生,童先生才答应派茅先生过来相助。”

    楚良了然,这人是道上的。

    在月湾市最大帮派乃是童子豪控制的赤门,赤门的势力极大,甚至不仅仅局限于月湾市,在加兰特地区许多城市都有堂口。

    茅世新年纪约莫三十,干净体面却带有一丝掩饰不去的阴鸷。

    只见他目光移动之间总会泛着精光,他起身冲着楚良一点头:

    “楚少爷好。”

    楚良也对他微微点头。

    紧跟着,尤金又冲楚良介绍起另一个人来,这个人是一个女人:

    “这位女士是赏金猎人安娜,人称飞鹰,极其擅长于追踪和射击。也是月湾市中战绩最佳的赏金猎人,恶斧兄弟会老大鲍里斯的尸体就是她带去警署的。”

    安娜留着短发,矫健而又充满活力,她的嘴唇很丰满性感,身上还携带着枪支。

    随着尤金介绍之后,安娜只是盯着楚良看了一眼,随后又朝着楚良的脚部观察了一阵,并没有说话。

    楚良也不介意,冲着安娜微微笑了笑。

    然后,尤金又要介绍另一个男人。

    比较特殊的是,这个男人身穿囚服,身躯被绑在一块立起的钢板上不能动弹,他手脚都戴着镣铐,就连嘴上都戴着嘴套。

    男子生得高大威猛,浑身肌肉高高隆起,头发胡须乱糟糟的不知道多久没有打理过,他的双眼瞳孔呈现淡淡的灰色,一直在阴沉地打量着屋内的人。

    两名警员就站在他的身边看押,警员的脸上充满了紧张。

    “这个人我来介绍吧!”

    约拿探长一边说着,一边来到男子身边揪住男子的头发,将他的整个头都提得高高抬起:

    “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叫老虎。他就是一只野蛮的野兽,本来三天后要执行枪决的。但听说你们楚家需要用他,于是市长给了他特赦。只要他能够协助处理好这次萨拉斯的事件,便可以让他免死。”

    说完之后,约拿探长扬起拳头就狠狠揍了那个名叫老虎的男子一拳,这一拳十分用力,直接将老虎的眉梢打出一条口子,血液顿时流了下来。

    老虎灰色的瞳孔一转,盯着约拿看了一眼,然后又移开。

    楚良则问道:

    “他有什么本领?”

    约拿疑惑:

    “你不该先问他犯了什么事吗?”

    楚良淡淡回答:

    “如今紧要关头正值用人之际,应当先考虑他的才能而不是他的罪恶。”

    约拿耸耸肩,然后说道:

    “这野兽最擅长的自然是咬人了!如果遇到了贺拉斯,我就把这野兽一放!让他去和贺拉斯狗咬狗,看谁能咬得过谁!”

    楚良皱眉问道:

    “仅仅打架厉害吗?”

    按照约拿探长的话,这个叫做老虎的囚犯,所擅长的应当是近身搏斗。

    但是如果仅仅只是打架厉害,那么这种人完全不需要。

    约拿却笑道:

    “楚少爷,你身处这深深的豪宅大院,对于世间的事情了解不多。而我们这种常年和各种罪恶和隐秘打交道的人才会知道,这个世间有着一些神秘的东西。这条野兽身上就有那种神秘的东西,黄金黎明的人称之为‘兽化’。”

    这一下倒是终于吸引了楚良的注意。

    他不由得走近观察着老虎:

    “兽化?”

    楚良能够隐隐感受到,老虎身上有一丝非人类的气息。

    这是这股气息十分隐秘,和当初楚良所遇到的那只巨大黑蝎的那种尽数展露的非人类气息完全不同。

    约拿探长继续说道:

    “原本他是该被黄金黎明收容的,但是你也知道,黄金黎明具有战斗力的外勤调查员一向人手不足,咱们月湾分部没有遭受袭击前曾经仅仅只有四个。这样的力量已经不足以看守太多的收容物,再加上为了惩治老虎所犯下的罪恶,所以才最终在经过审判之后决定交由我们警署将其处决。如今他虽然有了戴罪立功的机会,但是野兽就是野兽,一旦有机会他就会害人!除非贺拉斯出现,否则我是不会解开他身上镣铐的。”

    楚良点点头。

    然而他将视线转移到了最后一个人的身上。

    尤金刚要介绍,楚良却已经笑道:

    “这人不用介绍了,他是我的大恩人,伟大的魔法师阿伯塔!”

    最后这人,却是当初圣堂别馆之中的那个老神棍。

    阿伯塔今天依然戴着眼镜,身穿那间华丽的金色长袍。

    他满脸倨傲的神色,独自一人占据了一条沙发,似乎不屑于和旁人相处。

    阿伯塔是楚良特意吩咐尤金一定要请来的,若要将楚良的一些事掩人耳目,实在没有比阿伯塔这个贪钱好脸面的家伙更好的幌子了。

    听到楚良的话之后,阿伯塔也仅仅微微颔首,简直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楚良却已经来到了所有人的中间:

    “好了,现在让我来说一说吧。”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