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良没有想到这怪物居然认识洁贝儿还向她求救,当即楚良便将视线望向了洁贝儿。

    洁贝儿解释道:

    “这是当初和我一同被关在黄金黎明的收容物,少爷,我和她不熟的。”

    这个时候,追杀这只怪物的汽车已经猛地冲了过来。

    伴随着一阵刺耳的刹车声,这个怪物顿时被压|在了车轮底下。

    车辆也随之停下,只见从车上走下了一男一女两个人。

    女的是黄金黎明的调查员阿黛拉,而男的却是楚良今夜在酒会上见过的莱昂内尔。

    只见莱昂内尔下车之后,抬起脚就朝着车轮下的连体女人踩去。

    莱昂内尔力量极大,几脚就将那个连体女人踩得稀烂,显然这个莱昂内尔也是一个超凡者。

    而阿黛拉也看到了楚良等人,她不由得奇怪地问道:

    “楚少爷,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随后阿黛拉看到了地上昏迷不醒,衣冠不整,裙子被撕烂的多萝西娅。

    这一瞬间阿黛拉似乎明白了什么,望向楚良的眼中顿时充满了厌恶和鄙夷。

    楚良回答道:

    “我在等车。”

    这个时候,莱昂内尔已经将车轮下的收容物踩死。

    他一边取出手帕擦着皮鞋上的浆液,一边低声骂道:

    “肮脏的怪物!这些被地底蚀能污染的生物都该死!”

    阿黛拉却自然不信楚良的话,她的眼中泛起冰冷,打量着楚良和他身边的人。

    看到洁贝儿的时候,阿黛拉的眼神更冷了。

    而当她看到莘羽怀中的魔种时,不由得问道:

    “这是什么?我没见过这只收容物,你是从哪里找来的?”

    楚良脱下外套罩着了魔种身上,开口说道:

    “这是我从路边捡来的一条小狗。”

    然而魔种却小爪子一抓,将身上罩着的衣服撕了个粉碎。

    “你告诉我这是狗?”阿黛拉语气不悦。

    楚良耸耸肩:

    “它虽然是长得丑了一点,但确实是条狗。”

    阿黛拉还想要继续质问,莱昂内尔却已经擦干净了皮鞋走了过来。

    然而莱昂内尔的视线瞬间就盯在了洁贝儿的身上:

    “这只该死的污染物居然也在?正好将它也一起解决了!这肮脏的污染物今天在宴会上恶心死我了!我之前不知道你们加里南的风俗和法律,还以为饲养污染物是合法的,谁知道那根本是楚家对我的侮辱和轻视!”

    一看到洁贝儿莱昂内尔就恼羞成怒气得发狂,他从没想到自己居然因为一只肮脏的污染物而在酒会上失态丢脸。身为贵族子嗣,这简直是不可容忍的。

    但是之前莱昂内尔初来乍到,不懂得加里南联合王国的法律和风俗,所以在酒会之上一直强忍怒意。但随后他从阿黛拉处了解完情况之后,心中对洁贝儿的恨意就再也按捺不住。

    当即莱昂内尔就怒气冲冲地朝着洁贝儿走了过来。

    洁贝儿碧蓝的眼睛中也泛起凶光,她的嘴角翘起一个残忍的笑容。

    楚良这个时候却冷声说道:

    “莱昂内尔勋爵,打狗也得看主人!”

    莱昂内尔闻言盯住了楚良:

    “你这个玩弄收容物的恶心变|态!如今我已经从阿黛拉调查员处了解到你的行为完全是违反联合王国法律的!更何况,现在也已经不是在你的酒会上!你若敢阻拦,我完全可以杀了你!”

    阿黛拉也冲楚良说道:

    “楚良,你最好将洁贝儿还有那收容物交出来。”

    楚良退朝一边点了一根烟:

    “行啊,我又没说我不交。不过我还是那句话,你们要是有能力带走它们,那就尽管带走啊!”

    说完之后,楚良自顾吞云吐雾,似乎真的没有丝毫阻拦的打算。

    阿黛拉盯着洁贝儿深深皱起眉头,她甚至凭借自己的力量还不足以制服洁贝儿。

    而莱昂内尔却已经扬起拳头就朝着洁贝儿美丽的脸庞砸去:

    “去死吧!肮脏的污染物!”

    阿黛拉刚想劝阻,却已经来不及。

    洁贝儿咯咯轻笑一声,她的身形迅速移动,身躯甚至带出一串虚影。

    莱昂内尔气势汹汹的一拳,居然打在了空气之中。

    随后咯咯的笑声再度响起,莱昂内尔回过头,才发现洁贝儿已经站在了汽车顶上。

    “啊——!”

    莱昂内尔咆哮一声,只见他浑身的肌肉在瞬间膨胀起来,身上的红色燕尾服瞬间被膨胀的肌肉撕得产生了条条裂纹。

    他整个人从一个修长的男子转眼间变成了一个肌肉壮汉。

    紧跟着莱昂内尔双|腿猛地一蹬,整个人凶猛地扑向了汽车顶上的洁贝儿,再度一拳朝着洁贝儿砸去。

    “呯!!!”

    汽车的车顶顿时被莱昂内尔一拳砸穿,然而车顶上的洁贝儿却早已经落在了街道之上。

    莱昂内尔将胳膊从车顶的破洞之中拔了出来,他站在车顶冲着洁贝儿怒吼:

    “肮脏的污染物!有种的不要跑!”

    洁贝儿嘴角的笑意越浓,她碧蓝的眼睛望向了楚良。

    楚良冲着她点了点头。

    当即洁贝儿再度咯咯笑了起来,她扭折腰肢踏步朝着莱昂内尔而去。

    莱昂内尔见状满脸怒容,他握紧拳头猛地从车顶跃下,再度朝着洁贝儿一拳轰去。

    “嘭!!!”

    路面顿时被他一拳轰出一个脸盆大的坑,然而这一拳还是没能击中洁贝儿。

    而洁贝儿的冰冷声音也在莱昂内尔的身后响起:

    “你该管好你的嘴!”

    莱昂内尔大吃一惊,挥拳就朝着身后砸去。

    然而在他转身的瞬间,他只觉得一道虚影从眼前划过,紧跟着一阵剧痛在他的嘴上产生,鲜血顿时喷出。

    莱昂内尔再度一拳打空,他同时忍不住痛叫了一声。

    只见他的上下嘴唇居然已经被撕掉,连两排牙齿都露了出来,鲜血将他燕尾服内的白衬衫染得一片殷红。

    洁贝儿站在不远处,她的掌心一张,两片嘴唇顿时从手中掉落在地。

    楚良一直在吸着烟观战。

    看到现在,他已经基本明白,这个莱昂内尔基本上也是一个一耀的弱鸡。

    阿黛拉见得莱昂内尔那边占不到便宜,她顿时将视线转移到了莘羽怀中的魔种身上。

    当即阿黛拉来到莘羽面前,说道:

    “把它交给我!我是黄金黎明月湾分部的调查员阿黛拉,我有权带走这个收容物!”

    莘羽轻轻摸着魔种,说道:

    “吱吱很讨厌你身上的气息,你应该离开。”

    阿黛拉听不懂莘羽的话,不由得冲楚良问道:

    “她说什么?”

    楚良回答:

    “她说你再不识趣,她就要放狗咬人了。”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