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渐渐笼罩大地。

    山峦连绵的脊线在夜中犹如一条连绵的长蛇。

    而弗兰克、楚良、马库斯和两个仆人也一同驱车朝着山中而去。

    一路上,楚良看到附近村子中的村民也已经纷纷离开村庄,朝着大山步行。

    弗兰克解释道:

    “黑夜集会所超凡的力量,被这些愚昧无知的人看作是神迹,所以村民们经常进山朝拜。而黑夜集会所那些超凡者,也并不介意这样的情况发生。”

    汽车开到山脚下的时候,就只能停了下来。

    众人下了车,朝着大山中步行。

    楚良这才发现这座大山植被极其稀少,处处都是大片裸露的灰褐色岩石,只有在岩石缝隙之中才能发现一簇一簇的青草,而树木之类的基本上看不到。

    进山的是一条狭窄石路,道路曲折,可以看到不少村民在远方顺着道路迤逦前行。

    只见两个仆人一左一右搀扶着过度肥胖的弗兰克在石路上艰难地行走,楚良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弗兰克要带两个仆人来了。

    众人顺着山路走了好一阵,弗兰克和马库斯酒色过度的身躯使得他们不断走走停停,楚良也只能停下等候他们。

    后来的那些村民们不断超越几人,使得几人反倒是落在了最后头。

    几公里的山路,硬是被几人走了大半夜才走完。

    山路的末端两侧尽是逼仄的岩壁,抬起头来能够看得到岩壁顶端的一线星空。

    随着这条岩壁中间的道路走到头,视线开始变得豁然开朗。

    只见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大个环形山谷。

    山谷四周尽是高|耸的岩壁,在岩壁上人工开凿出了一条道路,通向岩壁高处的一个山洞之中。而在山谷中央,只见那一大帮村民已经点燃了篝火堆,正在围着篝火堆唱歌跳舞。

    马库斯急忙问道:

    “这里头哪些人是超凡者?”

    弗兰克挣脱两个仆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

    “别急!先……先歇息一会!超凡者过一阵子才会出来!”

    而这个时候,只见两个少女端着酒水走了过来,冲着几人笑道:

    “弗兰克少爷和几位陌生的朋友,还请来到火边取暖,同时品尝我们的美酒,参加我们的盛会,和我们一同唱歌跳舞!”

    弗兰克挥了挥手,那两个仆人当即将他搀扶起来,一同跟着少女朝着火堆边而去。

    楚良和马库斯自然也跟了上去。

    两个少女将众人带到了一堆篝火旁,火堆边的村民顿时给几人移出了位置。

    月湾市昼夜温差很大,尤其几人刚才在爬山路的时候出了一身热汗,此时停歇下来被夜风一吹便顿时感到寒冷,当即人们都围在了火堆边取暖。

    少女给几人留下酒水之后,就转身离去。

    楚良在这个充满陌生的环境之中,自然不会轻易喝这些酒。

    而马库斯和弗兰克却是看不上这些粗糙的酒,所以也不会喝。

    火堆上烤着一只羊,焦黄的皮肉上滴出亮晶晶的油脂,坠入火中之后立即滋滋作响。

    负责烤羊的村民用刀割下了一些烤肉作为招待递给几人,几人都毫不犹豫拒绝。

    虽然这样的拒绝很无礼,但是村民们似乎都知晓弗兰克的身份,也大致猜得出和他交往的是些什么人。所以村民们也并未在意,自顾吃喝闲聊。

    楚良不由得对弗兰克低声问道:

    “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感觉搞得好隆重的样子。”

    弗兰克笑道:

    “这里夜夜如此,一会儿还有更劲|爆的呢!”

    楚良却不由得皱起眉头。

    如果是特殊节日,村民们如此载歌载舞喝酒作乐,那么自然无可厚非。

    但是每天夜晚都要进入山中搞这些活动,就显得不正常了。

    这样会严重影响村民们的劳作生产,同时也会消耗掉不少钱。

    能够在这种影响和消耗中,让村民们一直坚持下去的,那么绝对不会是眼前的利益,而一定是某种超脱于物质至上的精神,或者说是信仰。

    而这样能让村民们夜夜狂欢的信仰,就显得很有问题了。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的村民们忽然停下歌舞,同时朝着某个方向发出一声欢呼。

    楚良转头望去。

    只见在那岩壁中的山洞里头,走出来了一个似人的怪物。

    这个怪物生着公山羊的脑袋,却有着人的身躯。最离奇的是他下面本该生长小弟的位置,居然生长着一条青色的蛇,那蛇扬起身躯吐着蛇信,扭动之中一双竖瞳的蛇眼冰冷扫视着众人。

    看到这个怪物出现,马库斯也愣住了,不由得问道:

    “这就是超凡者吗?”

    楚良回答:

    “这是收容物。”

    楚良看到这怪物的第一眼,他就从它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收容物特有的气息。

    只见那怪物在众人的欢呼之中顺着岩壁上开辟出来的旋转石梯慢慢走了下来。

    它来到山谷的中央,不少妙龄少女顿时跑了过去,虔诚地跪在地上亲|吻那条青色的蛇。那蛇却并没有展现出攻击性,而是安静地吞吐着蛇信,任由少女们亲|吻。

    而众多村民们则围绕着这一幕高声欢呼,举杯畅饮。

    几人见得这一幕,不由得目瞪口呆。

    弗兰克却解释道:

    “这里的村民们相信亲|吻那条蛇,能够让女人顺利生产儿女,并且多生能生,增强繁殖能力。”

    这样古怪的风俗,使得楚良和马库斯都不由得面露惊异。

    马库斯不由得问道:

    “那么超凡者呢?是不是在那山洞里,我们可不可以直接进去见他们?”

    弗兰克却经验丰富地说道:

    “别急,里头的超凡者已经知晓我们来了,合适的时候他们会现身的。”

    这个时候,忽然只听所有村民们再度高声欢呼起来。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石壁上山洞之中又出现了一个人影。

    只见这个人浑身用灰褐色的麻布覆盖着,不仅面容连身躯都看不到,只有一只布满某种黄|色粘液的手臂伸出,杵着一根木制的拐杖。

    这个人似乎身躯佝偻犹如驼背,他杵着拐杖顺着石壁旋梯朝着山谷中心走来。

    随着此人慢慢走下山谷之中,楚良等人可以清晰地闻到他身上一股腐烂的臭味,并且他的脚下也有不少粘稠的黄液滴落,顺着他的走动在身后流了一地。

    覆盖着他整个身躯的麻布也被粘液浸湿,又脏又臭。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