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大祭司的号令之后,所有的村民狂热地欢呼着,他们竞相朝着山谷出口涌去,想要完成他们神圣的使命。

    而这个时候,楚良六肢在岩壁上爬动朝着山谷出口,想要阻止这些村民。

    大祭司神色一动,疯狂叫道:

    “怪物!你阻挡不了神的意志!”

    说着,他伸手猛地撕扯掉缝在肚皮上的那些丝线,顿时从肚皮上的那个大洞之中,**的器官内脏顿时涌了出来掉落在地。

    随着内脏器官流光之后,大祭司猛地伸出双手将腹部的伤口死死扯得闭合在一起。

    然后按后大祭司浑身一震,蚀能充斥在身躯之中,以他空空的胸腔腹腔为寄宿之地,随后猛地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

    一大片灰黑色的物质犹如高压水枪一样从他口中凶猛地喷向了岩壁之上的楚良。

    无数的灰黑色物质大片大片喷来,持续不断。

    其中不少喷在了楚良的身上,这些灰黑色物质有着极强的粘性,顿时就将楚良的身躯沾在了岩壁之上。

    楚良打算撕扯开这些物质,但是灰黑色物质不仅具备弹|性,也具备十足的韧性,给楚良一种以柔克刚的感觉。

    更多的这些物质还在不断喷涌向楚良,将他的六肢、身躯和尾巴都牢牢地沾在了墙壁之上。

    大祭司并未就此停歇,他口中黑灰色物质狂喷,将楚良的身躯一层一层地覆盖在下头,很快就使得楚良的身躯被尽数包裹在了黑灰色物质之中,使得楚良庞大的身躯犹如在岩壁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茧。

    而这个时候,大祭司也停止了喷吐灰黑色物质,他有些虚弱地用双手杵住膝盖,显然刚才疯狂的喷吐对他的消耗也不轻。

    “闷死吧!饿死吧!”大祭司望着岩壁上的巨茧说道,“无论你有多强的力气,都无法从中挣脱而出!”

    随后大祭司将视线望向狂涌向峡谷出口的村民,兴奋地说道:

    “瘟疫即将传播遍这片土地!腐臭的死尸将会堆积如山!食尸的老鼠将如同潮水吞没一切!哈哈哈哈哈!这一切谁都阻止不了!”

    然而这个时候,忽然只见已经冲到了峡谷出口的村民们纷纷停住脚步,仿佛看到了什么让他们迟疑的东西一样。

    大祭司见状不由得催促道:

    “瘟疫之神在城市之中召唤你们!神的孩子们,你们不要畏惧、不要迟疑、更不要犹豫!去将神的祝福带给那些在城市之中贪图享乐而不懂得珍惜健康之人!”

    大祭司虽然在催促,但是山谷出口处的那些村民却还在迟疑。

    紧跟着,只见峡谷之外突然大亮起来,犹如有火光冲天。

    村民们顿时起了骚动,最前头的村民们尖叫着拼命转头,惊恐地想要朝着后头逃窜。而后头的村民在大祭司的鼓动之下又拼命向前钻。

    这就使得所有村民们顿时被挤在了山谷出口处,大规模的踩踏顿时发生,无数人开始惨叫惊叫起来。

    大祭司见得这一切,不由得愤怒地就要上前查看。

    然而这个时候,只听得一阵气流的呼啸猛地从山谷出口涌入。

    随之而来的,则是一大片赤红的烈焰。

    这片赤红的烈焰顿时覆盖包裹了峡谷出口处拥堵的村民们,不少村民在烈火之中惨叫着被烧成灰烬。

    火焰翻腾着狂涌而来,这一下所有村民们终于被吓得纷纷扭头就跑,他们远离山谷出口朝着山谷宽阔的腹地逃去。

    而在山谷出口处,只见熊熊火焰翻腾之中,一个全身覆盖在铠甲之中的人持刀站在火焰之中。

    这个铠甲人脸上带着冰冷无表情的面具,他一个人就封锁了整个山谷出口。

    大祭司见到这一个人不由得大惊失色。

    这个全身铠甲的人,带给了大祭司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这让大祭司不由得惊声问道:

    “你是什么人?”

    浑身铠甲的人并不回答,他单手持着长刀站在峡谷出口一动不动,仿佛这就是他的任务。

    在山谷出口处,烈火还在地上熊熊燃烧,不少村民被烧焦的尸骸遍布铠甲人的脚下。

    仅存的村民们吓得纷纷退到大祭司的身边,他们希望大祭司能够给他们做主。

    大祭司愤怒地手一扬:

    “干掉他!”

    那三个头戴麻袋的壮汉听到大祭司的命令,当即持着铁棒、车轮、钉耙这些武器,朝着铠甲人疯狂地扑去。

    三个麻袋壮汉冲入了烈火之中,烈火焚烧着他们的身躯,但是他们却宛如感受不到痛苦一样疯狂地朝着铠甲人发动进攻。

    铠甲人却毫不慌乱,他双手高高扬起手中长刀,只见长刀之上猛地蹿出了鲜红烈焰。

    扬起刀后,铠甲人并未急着动手,他面对跑近的三个壮汉,在等待三人跑成一条直线的时候。

    终于,这三个麻袋壮汉在跑动之中的一刹那形成了一排,紧跟着,铠甲人手中长刀终于呼啸斩下。

    一串烈焰犹如火龙一样从他的长刀上延伸而出,朝着三个麻袋壮汉劈下。

    长串的火焰带着凶猛的威势同时劈中了三个麻袋壮汉!

    只见三个麻袋壮汉连惨叫和反抗都来不及发出,他们的身躯就在劈中他们的烈焰之中被瞬间烧成了三具骨架,紧跟着这三具骨架也被烧成了灰烬随着涌动的火焰消散。

    大祭司见状瞳孔猛地一缩。

    他已经想到这个铠甲人很强,但是却没想到居然强到这个地步。

    而这个时候,大祭司忽然猛地抬头朝着岩壁上望去。

    只见那个困住了怪物的灰黑色大茧此时竟然从内部散发出了一阵红光,仿佛里头产生了某种高温一样。

    紧跟着大茧被高温迅速融化,火焰从蚕茧融化后产生的破洞之中蹿了起来。

    随着大茧在烈火和高温之中迅速消融,里头被困住的那个怪物重新爬了出来。

    此时怪物浑身居然冒着一层火焰,而那些火焰却丝毫不会伤到怪物分毫。

    只见那怪物凶残地盯住大祭司:

    “敢喷我一身?真恶心!我也会喷!”

    紧跟着,只见怪物浑身血管猛地迸发出炙热的红光。

    随后那些红光仿佛迅速汇聚到了它的腹部,紧跟着只见怪物猛地张开满是尖牙的大嘴,一团烈焰顿时从他的口中凶猛地喷下,朝着山谷下方凶猛而来。

    大束火焰从天而降,笔直的烈火扫荡过山谷的每一个角落,顿时就将山谷之中的一切都引燃。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