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良当即离开驾驶室,朝着外头望去。

    只见货轮周围茫茫的大雾之中,一个又一个巨大的阴影开始呈现。

    那居然是一块块冒出水面的巨大礁石!

    这附近的海水湍急得汹涌,海浪拍打着货轮朝着一块礁石猛地撞了过去。

    顿时又是一阵剧烈的撞击!

    一撞之后,汹涌的海水顿时带着货轮又朝着其他方向而去。

    放眼望去,四面八方的雾中尽是巨大的礁石。

    凶猛的撞击还会继续发生,谁也不知道这艘货轮能够承受得住几次撞击。

    船长已经开始下令让货轮全速前进,他想要依靠货轮的动力来控制住船体避开礁石。

    但是奈何这一片水域的海水太过汹涌,整片海面尽是欺负翻腾的海浪,渺小的货轮在其中根本无法稳住身形。

    望着这片漆黑、阴冷而汹涌的海域,多萝西娅不由得向船长问道: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祈祷……”船长无力地回答,“向光明之神,或者风暴之神,或者别的什么神灵祈祷!这是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了……”

    多萝西娅惊骇地望向大副和其他船员,只见每个人的眼中都只有浓郁的恐惧和绝望。

    楚良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来几次撞击货轮非得沉没不可。

    当即楚良朝着船尾跑去,对正死死抓着锚机稳固身形的船员叫道:

    “准备放锚!”

    船员高声回应:

    “这里处处都是礁石,即便放锚也阻挡不了撞击!更何况船长并没有下令!”

    楚良一把揪住船员衣领:

    “我叫你放你就给我放!!!”

    说着楚良将船员一把扔开,他抓起船锚的铁链,将巨大的船锚都拖到了甲板之上。

    紧跟着,楚良一咬牙,开始甩动手中的铁链。

    巨大的船锚顿时在他的头顶被舞作一团,宛如楚良在甩动的根本不是铁链船锚,而是套索一样。

    “天呐!”

    船员被如此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如此恐怖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人所能做得出来的。

    “还不放锚?!”楚良冲着船员怒喝。

    船员猛地回过神来,此时他哪里敢拒绝楚良的话,急忙跑到锚机旁立即放锚。

    而这个时候,附近浓雾之中一块巨大的礁石露出头来。

    眼看货轮又要撞上了这块礁石。

    随着货轮和礁石的距离越来越近,楚良猛地将手中的铁锚甩出。

    铁锚穿过溅起的水花,猛地砸中了那块巨大的礁石,铁钩钩在了礁石之上。

    而船只在这个时候,正好和礁石凶猛地撞在了一起。

    甲板上的船员顿时在凶猛撞击之中纷纷摔倒。

    楚良却猛地从甲板上跳了出去,他稳稳地落在了那块巨大的礁石之上。

    随后楚良抱起铁锚,将铁链顺着礁石缠|绕了一圈,随后将铁锚钩在了铁链之上。

    这个时候,海浪已经要席卷着货轮朝着另一侧撞去。

    “快收锚!”他冲着船上的船员叫道。

    船员目瞪口呆地望着楚良的动作,不由得喃喃说道:

    “这……这太疯狂了!”

    船长和多萝西娅也已经跑了出来,他们同样震撼地望着楚良的动作。

    惊骇之余,船员急忙启动锚机收锚。

    随着锚机一启动,货轮和礁石连接的铁链顿时被猛地绷直。

    船长见到这一幕明白了楚良的做法,也急忙命令发动机停止。

    随后,锚机不断收缩铁链,导致船尾迅速贴上了礁石。

    铁锚和铁链绑在了礁石之上,使得货轮借靠海中稳固的礁石终于得以不再被海浪拍得胡乱飘荡。

    只见几个船员急忙跑到船头,将船头甲板上了缆绳也扔向了礁石上的楚良。

    楚良一把抓过船员们扔来的缆绳,然后猛地用力一拉。

    粗韧的缆绳顿时被猛地绷直,楚良试图将船头也拉得朝着礁石而去。

    楚良咬牙坚持,然而货船纹丝不动,他自己却只觉得自己就要被扯下礁石。

    他人形态的力量想要在这凶猛海浪之中拉动这条货船,还是显得太吃力了。

    个人的力量在狂暴的自然面前,还是显得太过渺小。

    幸好又是一阵海浪传来,货船猛地重新被拍向了楚良所在的礁石,楚良这才急忙顺势将缆绳缠|绕在了礁石之上,使得船头也固定下来。

    随着船头和船尾的固定,这艘货轮顿时被牢牢地和礁石绑在了一起,任凭海浪拍打却也终于岿然不动。

    这一下,货船算得上是安全了。

    楚良也从礁石上跳回了甲板,船长带着一帮船员来到楚良面前,纷纷向着楚良鼓掌表示感谢。

    巨大海浪拍在船上礁石上,溅起的水花宛如下暴雨一样将所有人都淋透。

    然而尽管如此,人们却依然冲着楚良鼓掌欢呼。

    如果没有楚良刚才的行动,那么这条船非得在礁石堆中被撞沉不可。

    刚才楚良的表现,也让不少船员抛弃楚良富家少爷的形象,而开始对他变得敬畏起来。

    多萝西娅望向楚良的眼神之中,那种迷恋几乎浓郁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楚良却向船长问道:

    “那艘军舰如果遇到我们这样的情况,会如何?”

    天灾虽然可怕,但是人心却更为可怕。

    船长回答:

    “那军舰的吃水比我们更深,惯性也更大。它如果也进入了这片浓雾笼罩、礁石林立、暗流涌动的海域,恐怕下场会比我们要惨。”

    楚良听完,也只希望如此。

    饶是在科技发达的地球,也依然有不少现代化的军舰触礁沉默或者搁浅。在这个科技不够发达的世界,恐怕那艘军舰来到这里也讨不了好。

    楚良环视一眼周围,巨浪起伏,海雾弥漫,周围什么也看不清楚。

    “等天亮吧。”楚良说道。

    在如今这个环境之中,众人什么也做不了。

    随后楚良回到船舱,开始查看丽萨母女的情况。

    只见丽萨的鼻子在撞击之中被撞出了血,而她母亲的头上也被撞了一个大包,楚良叫来医护人员为她们处理伤口。

    随后楚良打算返回房间休养,却遇到了多萝西娅。

    多萝西娅正在用一条毛巾擦着头发上的水,她的浑身也已经被海水打湿,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使得她火|辣完美的身材凸显出来。

    “你是英雄,”多萝西娅放下手中的毛巾崇拜迷恋地直视楚良,“一直都是!无所不能的英雄!”

    楚良淡淡一笑:

    “早点休息吧。”

    说完后,楚良就返回了房间。

    一|夜无事。

    第二天随着天亮之后,狂暴的海面也已经平静下来。

    当楚良等人从房间之中出来的时,才看到一座巨大的岛屿就在货轮不远处。

    云雾缭绕之中,岛屿上郁郁葱葱的山峦连绵起伏。

    谁都没想到,货轮原来已经来到了这座死亡岛。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