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之后,楚良等人开始稍作歇息。

    原本几人是不打算生火的,但是奈何岛上的蚊虫太过厉害,那两个船员和丽萨母女身上皮肤不少地方都被咬得溃烂。

    于是他们来到山阴出的时候终于生了一小堆火,用来驱赶蚊虫。

    歇息的时候,众人喝着淡水吃着干粮。

    丽萨向船员询问是否有驱蚊水,船员却告诉她在林子里头最好别用驱蚊水或者香水之类的东西,否则太强烈的气味会引来一些可怕的东西。

    被船员这么一吓,丽萨只能作罢。

    楚良向莘羽问道:

    “问问那个恶魔,还有远?”

    莘羽拍了拍魔种,魔种开始和中年女人体内的恶魔交流起来。

    过了一阵,莘羽回答:

    “翻过这座山,我们就能看到目的地了。”

    这个时候,又是一阵枪声在黑夜之中响起。

    两名船员慌乱地扑灭小火堆。

    所有人都听得出,这阵枪声已经很近了,宛如就在这座山岭背后不远处响起。

    每个人都开始意识到,他们就快要和军舰上那帮人碰头了。

    他们前进的路线,居然和军舰上那帮人的路线迎面撞上,看来很有可能双方都是冲着一个目的地而去的。

    “休息好了就继续前进吧!大老远来这么一趟,我们不能在这里就退缩!”

    楚良伸手指向那两名船员说道:

    “你们负责带好那个中年女人,她体力快要不支了!等这件事结束,我给你们一千镑作为酬劳!”

    两个船员闻言当即从地上站了起来,其中一个更是将丽萨的母亲背在了背上,这个中年女人已经瘦骨如柴,背着她并不会困难。

    当即一行人继续赶路,他们朝着山脊线而去。

    只要到达山脊线,视线就会开阔不少,众人也能看清更多的东西。

    然而在快要登上山脊的时候,人们的脚步忽然停顿住。

    在手电的光线之中,人们可以看得到山脊上站着几个人。

    那是九个盯着白布的怪人,他们站成一排,静静俯视着朝着山脊进发的人们。

    这九个怪人的出现,使得每个人的眉头都不由得皱了起来。

    “他们想干什么?”一个船员不由得低声问道。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谁都不清楚这些白布怪人的目的。

    紧跟着,这九个怪人的身边忽然又多出来了一个人。

    这个新出现的人宛如野人一般,他不断冲着这些白布人鞠躬。

    白不怪人们无动于衷,最后那个新出现的野人只能朝着楚良等人走来。

    看到这一切发生之后,这九个白布怪人才转身离去,消失在了山脊背后。

    随着那个野人出现之后,一个船员急忙端起来复枪对准野人。

    楚良伸手将船员的枪口按了下来:

    “不要急,那是个人。”

    随着野人靠近,众人才看清这居然是一个老头。

    这个老头约莫六旬,他身穿兽毛和头发编织成的衣服,头发胡须乱糟糟一片,浑身脏得不像话,也正是如此他才差点被船员们误以为是野人。

    只见这个老头来到众人面前,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话。

    但是他却随后闭上了嘴|巴,再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最后才说道:

    “更五宗!”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老头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老头见得众人不理解,无奈一拍手,随后再度说道:

    “更五宗!更无助!更我奏!”

    楚良心中一动,问道:

    “你是要我们跟你走吗?”

    老头脸上顿时露出欣喜,用手指着楚良,表示楚良说对了。

    随后老头蠕动着嘴|巴,不断思索着说道:

    “加里南!加里南!敬我们的国王身体安康!天呐!我每天自己和自己说话果然用得到了!我还记得加里南语!还能遇到加里南的人!”

    老头的话含糊不清,许多音节变得怪异无比。

    众人也是基本靠猜,才能大致猜得出老头话里的意思。

    随后老头又冲着众人招手:

    “快跟我走!快跟我走!”

    一边说着,老头就要一边离去仿佛打算为众人带路。

    “你跟我站住!”楚良冷声说道,“先给我说清楚,你是什么人?那群定白布的又是什么人?”

    老头听到楚良的话,又跑回了楚良面前。

    只见老头迅速在身上摸索,最后似乎摸出了一个锈迹斑斑的东西递给众人看。

    一个船员似乎认出了那个东西,说道:

    “这是一枚勋章。”

    老头欣喜地指了指船员,表示他说对了。

    跟着老头说道:

    “加里南飞艇部队!上士!硬式飞艇!汽油发动机!我的飞艇坠海了,我漂泊到了这里!我叫什么名字来着……该死!我忘记了我的名字!”

    众人听到这里互相对视一眼。

    一名船员向楚良解释道:

    “三十年前的一场大空难之后,加里南的飞艇部队已经被解散了。现在都没人玩飞艇,都是改玩飞机了。”

    楚良听到这里了然,如果这个老头没有撒谎的话,那么他很可能来到这个岛上最少也超过了三十年。

    于是楚良又问道:

    “那些顶白布的又是什么人,他们要你来带我们去哪?”

    老头的语言已经越来越流畅:

    “他们是神弃之民!他们的神抛弃了他们!他们是神弃之地的主人!我当年废了好大的劲他们才愿意收留我!他们在和来自于深海中的怪物战争!这一半是他们的!这一半是那些怪物的!”

    老头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

    他似乎以众人眼前的山脊线作为分界线,将海岛一分为二,一半似乎归那些顶白布的人占据,另一半似乎是属于那些深海中的怪物占据。

    随后老头继续说道:

    “祭祀!祭司要在神庙举行祭祀!献祭贡品来召唤他们的神回归!”

    一名船员当即怒道:

    “他们想要将我们作为贡品献祭!”

    常年跑船的船员都听说过,活人献祭的风俗在不少海岛土著居民之上都存在。

    所以当船员听到这个老头的话之后,顿时愤怒起来。

    老头急忙解释道:

    “不不不!祭品已经有了!没有恶意的!否则就不是我来了!神弃之民们早都对你们动手了!”

    众人都将视线望向了楚良,等待着楚良的决定。

    楚良回答道:

    “继续走!反正我们也还没到达目的地。什么祭祀之类的,我们没空管。”

    说完之后,楚良则带着众人继续上路,朝着山脊处前行。

    老头见得众人不理他,不由得说了一些后果会很严重之类的话,但是众人依然无视他。

    他最后于是改口说道:

    “你们有船吧?回去的时候可不可以捎带上我?我早就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你们愿意带上我的话,我可以给你们做向导!这里的一切我最熟悉!”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