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了这一切情况之后,楚良伸手就撕下了老头胸口上的那块长满小触手软肉。

    谁知这块软肉紧紧贴在老头的皮肤之上,楚良这一撕甚至将老头胸口上的一块皮给撕了下来。

    随着这块软肉被撕掉之后,只见老头的神志慢慢清醒过来。

    “你们休想令我屈服!”

    老头毫不犹豫,从地上爬起来再度朝着大厅的出口狂逃。

    楚良的视线一直平静地盯着他。

    只见老头并没有能够跑出多远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他的四肢剧烈抽搐,整个人躺在地上蜷缩得犹如一条大虾一样,口中泛出一层白沫。

    没过多久,老头就彻底气绝身亡。

    看来这块软肉在强行撕下的时候,果然会产生一种剧毒,并且这种剧毒能够在短时间内就取人性命。

    楚良随后指了指多萝西娅背后的那块软肉,对大神官下令:

    “把它取下来。”

    只见大神官伸出了他手腕上长出的触手,轻轻触碰到了多萝西娅背后的那块软肉上。

    只见软肉上无数蠕动的细小触手纷纷犹如受到某种吸引力一样,尽数朝着大神官的触手延伸了过来,和大神官的触手紧紧交缠在一起。

    随后大神官的手轻轻一用力,那块软肉就自己脱落了下来。

    多萝西娅光洁白腻的背上,紧紧只留下了一个红印,甚至连皮都没有破损。

    随着那块软肉被大神官取下,多萝西娅的脸上开始恢复了神采。

    只见她靠在楚良的利爪之中,那双蓝色的大眼睛望着眼前六条胳膊的庞大怪物,口中不由得轻声问道:

    “楚良,你是神吗?”

    “嗯?”楚良没明白多萝西娅的意思。

    只听多萝西娅痴迷地望着楚良说道:

    “我虽然被控制,但是周围所发生的一切我都看得到、听得到、感觉得到。我知道了是你不顾危险来救我,我知道了现在你的模样是你的另外一个样子,我也知道了控制我的那个意识将你敬如神明。”

    楚良这才明白过来,原来那种卵壳虽然可以控制人的身躯,但是却无法隔绝人六觉。

    人在被控制的过程之中,对于周围的信息依然能够清晰地接受。

    只见多萝西娅站直身躯,她一双美目怔怔地望着楚良异化之后的模样。

    随后她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楚良的利爪,最后朝着楚良温顺地跪了下来,昂头向楚良请求:

    “楚良,让我也崇拜信仰你吧!我的神!”

    多萝西娅在被那帮神弃之民绑架之后,心中充满了无穷的恐惧和绝望,她无比渴望自己能够获救能够脱离危险。

    然而在危急关头,她居然见到了她倾心爱慕的男人从天而降,展现出了恐怖强大的力量一番激战之后拯救了她。

    这已经让对楚良充满崇拜和爱慕的她,逐渐对楚良的感情已经升华到了另外一种情愿将所有都奉献出来的高度。

    尤其今夜接连出现的各种神秘现象,各种不可思议的怪异之事,更是促成了多萝西娅这种感情变化的催化剂。她开始相信世界上有许多神秘未知的超自然现象,也相信了这个世界上有神。然而这一切却使得她曾经的认知完全崩溃坍塌。

    而最后大神官的意思在控制多萝西娅的过程之中,他的那种狂信徒的狂热和虔诚也感染了多萝西娅,让多萝西娅只觉得自己在曾经认知坍塌崩溃的茫然之中,瞬间找到了明灯。

    并且大神官还曾控制着多萝西娅向楚良跪伏膜拜,这也让多萝西娅从跪伏膜拜的行动之中,被这种狂信和虔诚所浸染心神。

    所以在此时,多萝西娅开始心甘情愿地信仰她所深爱和崇拜的……神!

    而这一刻,楚良也感受到了多萝西娅所传递来的精神信仰。

    之前多萝西娅虽然被大神官控制着朝楚良跪拜,但是却并未产生精神信仰。直到此时多萝西娅心甘情愿地信仰楚良,才让楚良感受到了这种精神信仰所产生的信仰之力。

    楚良望着多萝西娅微微摇了摇头:

    “多萝西娅……”

    他知道多萝西娅在无助和恐惧之中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她或许很快能够从这种极端之中调整好走出来,也有可能在这种极端之中越陷越深。

    楚良其实更喜欢和曾经那个拥有自由意识的多萝西娅相处,此时的多萝西娅在他看来几乎变成了一个……玩物!

    不仅是多萝西娅,所有信仰楚良的神弃之民,在楚良的眼中都是玩物。

    楚良留着这些狂信徒的原因,不过是用他们来增强信仰之力。

    然而在这种狂信徒的狂热之中,楚良却可以将他们轻易玩弄于股掌之间,左右他们的生活和命运,末了他们还得虔诚感激主宰他们的神。

    楚良要求他们献祭生命,当即就有狂信徒心甘情愿地站出来,其余的狂信徒就会终结他们的性命。

    在这些狂信徒的心中认为,这是对神的忠诚和奉献。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他们所谓的神只不过是想要试一试他们听不听话而已。

    这一刻楚良忽然有些意识到,成为真正的主宰者居然如此有趣!

    他可以让被他支配命运的被支配者奉献出他们的所有,同时还能让他们在自己的命令之下做出各种疯狂和不可理解的举动,所以被支配者在被主宰者的玩弄之中还得衷心地感恩戴德。

    楚良喜欢这种主宰别人的感觉。

    他决定要主宰更多的人,发展更多的信徒,让他们全都听从于自己的号令。

    这是权力!

    也同样是神!

    于是他将视线望向了那些惊恐的船员还有丽萨等人。

    “给他们都贴上卵壳!”

    楚良冲着那些神弃之民下令。

    这些船员看见过的事情太多,楚良必须防止他们泄露秘密。

    周围的神弃之民当即蜂拥而上,将这些船员们重新制服,然后将卵壳都贴在了他们的身上。

    随后那些神弃之民散开,而船员们被贴上卵壳之后不由得惊恐地大叫着,他们不敢去撕扯那些卵壳,刚才老头的下场他们可都是历历在目。但是这些软肉贴在身上,船员们也吓得恐惧难安,他们甚至这绝对是一种邪恶异常的东西,能够让他们都变成一具具行尸走肉。

    相比之下,只有丽萨一直表现得十分安静,就连那些神弃之民在她身上贴上卵壳的时候,她也没有挣扎。贴上了卵壳之后,她更是没有任何惶恐。

    “你不怕死吗?”楚良对丽萨问道。

    丽萨却抬起头来,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怕……但是我更怕穷!更怕被人看不起!更怕被人私底下或者当面笑话!!!”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