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丽奇特夫人的绝症被先驱教会的月童治愈,这件事很快就在月湾市上流社会之中传播开来。

    起初不少人还质疑这件事的真伪,但是人们很快就看到一个健康且光彩照人的布丽奇特夫人重新进入到众人的视线之中。

    布丽奇特夫人如今已经和儿子的关系恢复如初,并且身边还多了不少年轻的追随者,甚至就连她的前夫也有意和她复合。

    甚至布丽奇特夫人的家人还带她去到医院检查,证明她现在确实已经彻底康复,身体回归到了壮年的健康水平。

    随着这件事的真伪被证明之后,月湾市的上流社会在一度被惊动。

    试问人生在世,谁又能够保证自己不生病?

    尤其在人情冷漠的上流社会,一旦患上了绝症,那么就等于会被身边的人无情抛弃。

    对于疾病的恐慌,一向是人类永恒的话题,即便再有钱再有地位的人也无法避免。

    所以一时之间各种社会名流疯狂涌入阿伯塔的传道集会。

    这些人之中有的人是已经开始对先驱教会起了兴趣,并且打算尝试一下先驱教会的信仰。而有的人则并不在乎什么教会信仰,他们只为了能够和阿伯塔还有那神秘的月童处好关系,以便将来他们身患绝症的时候能够依靠关系救命。

    虽然这些上流人士各怀目的,但是他们的蜂拥而至却带起了先驱教会的热潮。

    这股热潮从月湾市的上层开始朝着中层和下层扩散,使得不少中层和下层人士都纷纷跟风参加先驱教会的集会。

    甚至为了扩大集会的规模,集会的组织人员还会发布一些小恩小惠来吸引普通人参加。比如只要前来集会听讲,无论是信不信教都无所谓,每个人都能够得到几枚鸡蛋或者一些生活上的小日用品。

    这样一来,顿时吸引了不少中层和底层的人前来参加,使得集会的规模迅速扩大,并且一度在月湾市引起了热议。

    在集会之中,阿伯塔展现神迹和魔法,也会向世人传授神的慈爱和教义。

    随着参加集会的人越来越多,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在集会之中选择了皈依。

    先驱教会的名声也在月湾市迅速打响。

    ……

    这个时候,月湾市的圣堂却频传丑闻。

    一些圣堂之中的僧侣因为不遵守清规戒律和作恶而不断被记者拍到,然后在报纸上刊登播报。

    最为严重的是一起月湾市圣堂的性|侵丑闻,圣堂的几个神官居然在数年之间侵犯了数十名男童,并且相关的证据被展露在了世人的面前。

    这件事顿时惹得月湾市为之轰动,不少人纷纷发出声音谴责圣堂的罪行,也有不少人走上街头用行动表面自己的抗议,甚至还出现了不少暴徒闯入圣堂泼洒污|秽之物的行为。

    在那段时间之内,无论是月湾市的报纸还是无线广播之中,讨论的都是这场丑闻的相关话题。

    甚至还有圣堂之中的不少僧侣被记者买通,爆出了更多月湾市圣堂的猛料。

    这些爆料惊世骇俗,大多难辨真伪也难寻证据。但是如今人们已经对圣堂的信任开始丧失,顿时使得各种谣言满天飞。

    尤其在这个时候,圣堂的大神官却表示自己绝对不会辞职,这更是惹得人们对圣堂的排斥心理越发严重。

    一时之间,整个月湾市一片哗然。

    这一场圣堂丑闻的大爆发来的十分迅速和猛烈,短短数日的时间之内就已经酝酿成了一股抗议的大风暴。

    起速度之快,甚至使得有关部门和圣堂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这场抗议的大风暴就已经将圣堂的威望迅速摧毁。

    直至有关部门和圣堂开始行动,想要压制住这股大风暴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在月湾市的居民之中对于圣堂的排斥和反感已经到了一个无法挽回的程度。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了圣堂的信仰,使得圣堂信仰阵地不断收缩。

    而在另一边,新崛起的先驱教会则在迅速接受和吞噬这些信仰阵地。

    ……

    在这些日子之中,由于先驱教会的信徒迅猛发展,虽然总体信徒人数还不多,但信徒人数却几乎成几何级数地增加。

    源源不断的信仰之力,也已经被终日坐镇楚家府邸的楚良吸收。

    随着众多的信仰之力滚滚而来,楚良也越发感受到他体内聚集的信仰之力不再那么稀薄微弱,而是已经开始有了一些能够使用的感觉。

    这让楚良开始好奇,所谓的信仰之力究竟有些什么作用。

    于是楚良独自来到了房中,开始催动体内那一丝微弱的信仰之力。

    然而楚良尝试了半天,却也并未发现信仰之力有何独特之处,它不仅没有增强楚良的力量,也没有增强楚良的速度。

    即便楚良将它激发出了体外,也不能对周围造成任何影响。

    只不过发现还是有一些,信仰之力似乎和普通的能量不同。

    楚良体内的能量还无法做到释放太远,仅仅能够在周身形成一层防护罩,除此之外他也曾尝试过像魔种和大里卡尼亚共和国那个中年军官一样将能量外放攻击。

    当初楚良能量外放的距离,却十分短。若是能量的释放距离超出了一定的范围,那么这股能量就会失控消散。

    然而楚良却发现对于信仰之力,楚良却能够释放得十分远。

    他尝试过将信仰之力呈现线形释放,甚至能够释放到五百米之外的距离。即便将其呈面形释放,也能够覆盖楚良周身三十米的范围。

    并且即便超出了距离,信仰之力也并不会消散自然,而是会在失控之后自动回归本体。

    但是即便释放出去之后,楚良也未能发现它有什么作用。

    楚良不相信自己的信仰之力毫无用处,他知晓一定是他的信仰之力还太过微弱不能发挥出其力量。

    疑惑之下,楚良还是决定找个人试试。

    很快男仆吉米就被楚良找了过来,站在楚良的面前。

    吉米并不知道少爷要做什么,但是既然少爷要他站着,他就只能老老实实地站着。

    而楚良这个时候,则开始聚集信仰之力将其对准了吉米。

    随着信仰之力覆盖了吉米之后,却忽然见得吉米的神色猛地剧变。

    他的双目瞬间圆瞪,嘴巴也大大张开,额头迅速浮现出一层细密的汗珠,甚至就连他的身躯都在微微颤抖起来。

    “你感觉怎么样了?吉米!”楚良观察到吉米的异动之后开口询问。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