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湾市某一角落,一间密室之中。

    一名卷发男子正在迅速计算。

    如果楚良和卢西恩在的话,就会发现这名卷发男子正是情报资料上的普伦共和国不朽塔强者安迪。

    安迪一边计算一边喃喃自语:

    “针对爆炸后对覆盖层的毁伤效应和对地表面空气超压影响建立数值模拟模型,运用建立的模型对不同深埋和不同管壁厚度的管道在爆炸荷载作用下的破坏过程、毁伤规律以及空气中爆炸的冲击波的衰减规律进行计算……结果是随着深埋的增加,在空气中形成的伤害范围变小,深埋每增加十厘米,其空气超压减小百分之四点五到五点一左右;管壁厚度每增加五毫米,其空气超压减小百分之八点三到十二点一左右……”

    计算的同时,安迪再度铺开一张煤气管网图纸,盯着图纸继续低语:

    “月湾市煤气管网就和这里的下水道一样,多次翻修错综复杂,许多不合理之处已经被修建得难以更改,甚至高压管道居然穿过最为繁华且人口密集的亚拉大道圣堂附近……我们只要控制了这几个调压站和储气罐,然后调高气压,再在城市之中这几个关键点同时引爆……那么结果就是,三分之一个月湾市将会遭受爆炸波及,死亡人数和建筑物的毁坏将会多到难以计算,整个城市会在两个周内陷入混乱和无秩序的状态,彻底瘫痪!”

    安迪计算完这一切之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他起身来到密室一隅,这里有着一张单人沙发,沙发上坐着一个强壮的黑人。

    这个黑人肌肉隆起的身躯上身穿黑色皮质风衣,脚上套着一双皮质长靴。他的剃光的头上,有着一个狰狞的蜈蚣刺青。

    黑人的脸上有着一道狰狞的疤痕,从鼻梁一直蔓延到脖子大动脉附近,他一双眼睛泛着瘆人的白光。

    这个黑人,正是楚良看过的资料上显示的曼弗雷德。

    安迪冲着曼弗雷德开口说道:

    “我验算完第七次了,结果和我最初的数据一样,现在可以确定没有问题了。”

    曼弗雷德起身拍了拍安迪的肩膀:

    “安迪,你是专家,这方面我信任你。海怪的作用并没有预期的大,而扩散瘟疫的事情又遭受了失败。所以如今我们只有这最后一次机会了,只要成功引爆月湾市的煤气管网,那么就能完成任务!”

    如果有外人在场,一定会为曼弗雷德的这个疯狂的计划大吃一惊。

    引爆整个城市的煤气管网,这样一来死伤的绝大部分人都将会是普通平民,这种行为是严重违法战争法的。

    没有人想到普伦共和国不朽塔的强者们已经丧心病狂到了这个地步,居然为了达成他们的目标而要让无数平民丧命。

    安迪则说道:

    “曼弗雷德,任务是要完成。但是我们也不能忘了为同伴报仇!你太过于执着于任务,已经让楚家那个少爷活了太长时间!甚至就连毒杀楚家人的行动也失败了,如今我们的计划已经差不多完成,是时候对楚家的那个少爷下手了!”

    曼弗雷德回答道:

    “安迪,不要心急。所谓差不多,其实就是差很多。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完成计划,在计划完成之前,我们不要节外生枝。等到任务完成之后,我会亲手屠完楚家满门!”

    安迪面色缓和了不少,于是问道:

    “曼弗雷德,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月湾市警署和黄金黎明对我们的追查越来越紧,甚至总部之中很可能出现了内鬼!我很担忧,在行动开始之前我们就会暴露。”

    曼弗雷德冷笑一声:

    “这有何难?我们扔一块骨头给警署和黄金黎明那帮人追着咬就是。你以为,为什么我明知没有任何结果却依然要你去和什隆帝国那些贵族接触?”

    安迪闻言面色一动:

    “难道你是打算,让黄金黎明将视线转移到什隆帝国的贵族身上?”

    曼弗雷德开口说道:

    “什隆帝国那些流亡贵族抱团严重,再加上他们身份敏|感,黄金黎明想要从他们那里查清楚得浪费不少时间。等到他们意识到他们追查错了方向再来继续寻找我们的时候,我们早已经将任务完成了。”

    安迪听完,心中顿时安定了不少:

    “我明白了,曼弗雷德。我再去好好验算一遍,确保我们的计划万无一失!”

    说完之后,安迪重新回到书桌上铺开的图纸面前,继续进行着相关的计算。

    而曼弗雷德却不由得想到了他刚来加里南的那个夜晚,在偷渡船上他和他的两个伙伴对此行充满着信心和惬意。

    然而转眼之间,他就丧失了一名亲密的伙伴和战友。

    “楚良……”

    曼弗雷德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个名字。

    他经过对弗兰克的拷打审讯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他伙伴的丧命和那个楚良绝对有莫大的关系。

    等任务完成之后,在他离开加里南之前,他一定会要让杀害他战友的仇人付出代价!

    曼弗雷德的双拳握紧,眼中尽是瘆人的杀机。

    ……

    楚家府邸。

    会客厅之中,卢西恩和楚良坐在沙发上正在交谈。

    “根据我们最近查到的情报,不朽塔来的强者之中,那个叫做安迪的人曾经和什隆帝国的贵族有过接触。”

    卢西恩向楚良讲着最近的发现:

    “对了,和安迪接触的那个人还是楚少爷你的老熟人。”

    楚良闻言说道:

    “你说的是莱昂内尔勋爵?”

    什隆帝国那帮流亡贵族之中,和楚良最“熟悉”的除了他的仇人莱昂内尔之外估计再无他人了。

    莱昂内尔那个家伙也是一个倒霉蛋,先是被楚良的手下洁贝儿达成重伤,然后又被楚良的朋友马库斯戴了绿帽子。如果因此导致莱昂内尔心理扭曲而开始和不朽塔的人合作,那么到时并不会出人意外。

    卢西恩点点头说道:

    “我们现在担忧,莱昂内尔勋爵会因为他在你这里所遭受的屈辱,而选择去和不朽塔的强者合作。如果这样一来的话,事情将会很麻烦……”

    楚良却问道:

    “你那里遇到什么难处了吗?”

    楚良深知自己并非卢西恩的上司,卢西恩查到什么事情并没有必要向楚良汇报。

    而如今卢西恩专门找上楚良来谈这件事情,那么就说明卢西恩有求于楚良。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