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世界。

    寂静的城池。

    坍塌的废墟。

    楚良再度进入到了这里。

    那个射手,就在楚良的面前。

    经过楚良长时间的磨血,射手此时已经凄惨无比。

    只见他的头盔已经没了踪影,犹如干尸般的头上那一蓬头发犹如枯槁般垂落。

    射手浑身的细鳞软甲已经尽数破碎,露出了他干尸一样的身躯,只有身躯上血管之中的血液依然赤红发亮。

    他的身躯上已经有了许多破洞,赤红的血液顺着哪些破洞丧失了不少,血液的流逝使得射手变得越发虚弱。

    射手的一条手臂已经没了踪影,这是楚良好不容易磨血造成的后果。

    失去一条手臂的射手威力大打折扣,他的朴刀只能够单手提着。

    他的一条腿也已经折断,只有一层皮还连着断裂的骨头。

    “今天该结束了!”

    楚良进入异化的状态,狂吼一声就朝着射手扑去。

    射手面对楚良的猛扑,只见他依靠单腿弹跳使得身形迅速朝着后方高高跃起。

    半空之中的射手用单脚蹬弓单手拉弦,就要一箭朝着楚良射来。

    “你这一招对我已经没用了!”

    楚良并非第一次遇到射手通过强悍的跳跃拉开距离之后射箭,他早已有所准备。

    信仰之力顿时凶猛地覆盖了射手。

    射手身形猛地一僵,弓弦上的利剑顿时射偏落在了远处。

    而楚良却已经迅速冲了上去,他身后尾巴迅速延伸向前猛地一抽,顿时就将半空之中的射手重重地抽落在地。

    楚良顺势就要扑上去,但是他却中途迅速突然转道跳朝一边。

    这是一个佯攻,为的就是引发出射手的防范手段。

    果然,当楚良猛扑的佯攻刚开始时,地上的射手就已经做出了反应。

    只见射手周身猛地一股直径达到四米的火柱冲天而起。

    火柱凶猛骇人,若非楚良只是佯攻并且在中途转道,否则定要被这从地拔起的火柱冲飞。

    “你的套路,我已经掌握了!”

    楚良早已经在和射手的不断磨血战斗之中,摸清了射手的招式。

    若是没有受伤的射手,自然不会因为楚良的佯攻就轻易交出这一招。

    射手在受伤之后,已经无法对楚良的佯攻做出有效反应,所以只能提前使用防范招式。

    然而楚良却抓住了这一个弱点,将射手的招式骗出。

    趁着射手旧招将竭新招未起的机会,楚良再度朝着射手扑来过去。

    楚良周身的火焰只是用来抵挡射手的烈焰的,他的火焰进攻对射手效果并不大,所以楚良采用的是肉搏的方式。

    他人还未至,十指就已经化成十条尖锐的触手朝着射手猛地直刺过去。

    触手穿过正在消退的火柱,忍耐着被灼烧的痛苦,迅速地缠|绕在了射手的单臂和朴刀之上。

    楚良用力一拉,巨力产生之下,射手只能一个踉跄再度摔倒在了地上,他周身激发出的火柱也彻底消失。

    当即楚良再度用力一拉,想要将射手拉到他面前。

    而这个时候射手浑身再度一震,浑身血管炽热赤红,他独臂舍弃朴刀却朝着楚良猛地一划。

    一道红光凭空产生,凌空朝着楚良激射而来。

    楚良知道射手再度能量外放了,对此楚良只能硬抗这一招,他也已经做好了牺牲两条胳膊的准备。

    生一次磨血的过程中,他就是依靠损失两条胳膊来抵挡这一招的。

    然而那道红光在半空之中时,忽然猛地炸开,化为了无数道细小红光激射而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使得楚良只能将四条胳膊都牢牢护在身前。

    “嘭!嘭!嘭!嘭!……”

    一阵连续的爆炸在楚良的胳膊上产生,他胳膊上的鳞片被纷纷炸碎血肉模糊,连里头的骨骼都被炸碎了不少。

    然而爆炸结束完之后,楚良将四条胳膊打开,恐怖的面容上满是狰狞:

    “你的威力,已经大不如从前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他已经深刻感受到,此时的射手在被多次磨血之后已经十分虚弱,这一招居然无法将楚良秒杀,甚至连他的四条胳膊都无法炸断。

    并且释放完这一招之后,那射手连依靠单脚站立的能力都没有,只能坐在地上。

    射手,已经不足为敌!

    楚良使用一条最为完好的胳膊,抓起夺取来的朴刀,然后高高跃起朝着坐在地上的射手劈斩而去。

    此时的射手也不知道是油尽灯枯还是已经放弃了抵抗,坐在地上仍由楚良一刀劈斩而来。

    只见他的头颅微微偏转,仿佛望向了城中的某一个方向。

    楚良已经一刀斩落。

    楚良的巨力蛮横,这一刀劈下径直将射手劈成了两半。

    甚至这一刀的威力不减,将地面都猛地砸出了一个大坑。

    射手整个身躯也轰然坍塌,化成了无数的黑灰。

    这些黑灰伴随着一道赤红的光芒,进入涌入了楚良的体内。

    一大片记忆,也顿时在楚良的脑海之中涌现。

    “你们别再用祖训来教训我了,我黎哲无能,不能堪当大用!不能生在歌舞升平国泰民安的盛世,实在是最为痛心之事。你们要我放眼满目河山,奈何我黎哲目光短浅,只能看得到眼前人。要把我赶出家门?那太好了!求之不得!”

    “小莲!你这个死丫头,竟敢又躲着我!是不是讨打啊!哎呀,真是麻烦,拜托你别每次都要说上一通门第之见,贵族和平民不同通婚之类的话!你以为我想要当什么狗屁火神后裔,拥有什么狗屁火神血脉啊?来来来!让我吹笛一曲,逗你乐呵乐呵!嘻嘻,你笑了!哈哈哈哈!我把你逗笑了!”

    “看到那高塔望楼了吗?那里是我的岗位!我当然得去啊,否则要是被调去别的岗位,我就没法一直看着你了!当然不能不去,邪祟来了我要不去抵抗,谁来保护你啊?只要我还站在上头,绝对不会让邪祟靠近我们家的!原谅我是个话痨,但是我们都私定终身了,你是我老婆,你得原谅我话多的毛病!哈哈哈哈!最后再让我说上半个时辰,我得把家里大小事都说上三遍!”

    “还是败了吗……小莲,我会在这里一直看着你……站在这里,我才能看到你……只是可惜……不能和你多说说话了……”

    ……

    记忆碎片中的声音在楚良的脑海之中回荡,对楚良的精神不断制造着冲击。

    同时楚良只觉得自己浑身突然炙热难耐,仿佛有烈火在身躯之中燃烧一样。

    他知晓这是神血的力量再度增强,使得他浑身才变得如此炙热。

    过了好一阵,他才消化完了这些记忆。

    然而这一次吸收的强大异化之力,却让他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