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里南联合王国,并没有身份证这种概念。

    也曾有政府首脑提议类似全民身份证制度,但是被国会认为这是一种变相捐税、侵犯**和变相监控公民的行为而遭受否决。

    所以在加里南被要求出示证件的时候,只要出示带有家庭地址和姓名等信息的信件,并且是一些公开服务机构寄来的信,比如水电缴费的回单、纳税回执单等就行。甚至驾照,出生证和结婚证这些,就连那些自己消费过的账单都是可以作为自己的身份证明。

    普通百姓一般外出,也都会带上类似证件证明自己身份。

    楚良也早已准备好了纳税回执单,他将其取出交给了警员。

    警员查看了一番,沉声问道:

    “月湾市人?来里望市干什么?”

    楚良回答:

    “公干。”

    警员冷笑一声,没有再继续理会楚良。

    在加里南王都里望市,别的不多就是官多。

    所以对于所谓来里望市公干的人,这里的警员并不会像小地方的警员一样充满尊敬,反而早已经司空见惯,这就是里望市的特殊气象风貌。

    因为莫妮卡的关系,导致警员虽然检查完了楚良的证件,但是却并没有放楚良通行的打算。

    警员继续来询问莫妮卡问题,不停莫妮卡询问楚良的情况。

    随着天亮之后,再加上身处一个安全的环境,莫妮卡又恢复了那种调皮且充满恶趣味的性格。

    只见莫妮卡冲警员神秘兮兮地说道:

    “我告诉你,那个家伙不是好人……”

    楚良闻言不由得怒道:

    “你别乱说!”

    警员却已经将手放在了腰间的枪套上,高声斥责道:

    “你闭嘴!女士你尽管说!”

    莫妮卡眨了眨大眼睛,开口说道:

    “那家伙完全没有绅士风度,根本不懂得谦让女士!”

    警员皱起眉头,这并不是他想要听的。

    然而莫妮卡说完这句话之后,却嘻嘻笑着望向被她戏耍的警员,脸上一副十分有趣的模样。

    警员也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忍不住就要开口责骂莫妮卡。

    楚良却已经不耐烦起来,他取出黄金黎明给他的公函递给警员:

    “请看清楚!”

    警员看到是黄金黎明的公函之后,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他没想到眼前这个人居然是超凡者,并且这次公干居然和黄金黎明有关。

    当即警员急忙挺直身躯,冲着楚良行了一个礼。

    这倒是让楚良没有想到,黄金黎明的这个身份在里望市也如此管用。

    当即楚良收回公函问道:

    “我可以走了吧?”

    警员急忙放行不敢阻拦。

    楚良当即通过关卡,开始进入里望市之中。

    莫妮卡也迅速跟了上来,冲着楚良问道:

    “没想到你还是黄金黎明的人啊!难怪你昨夜背着我还能跑那么快。喂,你要去哪啊?”

    她倒是显得见识不俗,看了一眼之前楚良展示的公函之后,就认出这份公函来自于黄金黎明。

    楚良这个时候却已经不想再理会这个女人。

    他迅速在路边叫了一辆四轮马车,坐上马车之后就扬长而去。

    马车行驰进入了里望市之中。

    不得不说,里望市作为加里南的政治经济中心,果然显得十分繁华。

    在月湾市,高楼大厦并不多。

    然而在里望市,高楼大厦比比皆是。

    楚良很快看到了传说中的王都大厦,这座摩天大楼总共修建有三十四层快有两百米高,建造于加里南二十多年前的辉煌末期,据说是加里南第一高楼。

    这座建筑也成为了加里南王都的标志性建筑。

    同时这座大楼也代表着加里南经济最后的余晖,至此之后加里南经济每日愈下,再无能力新建摩天大厦。

    半路之上,楚良还买了点礼物,准备先去拜访这一趟父亲楚明江的老友伊曼纽尔。

    去黄金黎明加兰特地区分部面试的时间,是在明天,所以今天楚良并不着急。

    临行前楚明江也曾叮嘱过楚良,他那老友伊曼纽尔已经有十多年没有接触,关系早已经十分疏远。

    甚至这一次楚良来里望市,楚明江让伊曼纽尔前去机场为楚良接机,却被伊曼纽尔找借口给推脱了,只说让楚良到了里望市可以去他家找他。

    也正是如此,楚明江也建议楚良不要太信任他。

    楚良自然也不想和未曾谋面的伊曼纽尔打太多打交道,不过那毕竟是父亲老友,且也知晓楚良来了,所以楚良按照礼节也应当登门拜访。

    马车按照楚良说的地址,很快来到一条冷清的街道,最终在一座居民楼下停住。

    楚良抬头望了一眼面前这座破旧的居民楼,随后提着礼物上了楼。

    他来到五楼的一户人家门前,敲响了房门。

    过了片刻,房门打开。

    一个身材发福,满脸灰白胡渣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门口。

    楚良刚要开口,那男子就指着楚良说道:

    “楚良!我一看就知道是你,你和你父亲年轻的时候实在是太像!”

    楚良笑问道:

    “您就是伊曼纽尔叔叔?”

    伊曼纽尔大笑着,将楚良迎接进入了家中。

    进入伊曼纽尔家中之后,楚良环视了一眼,微微意外。

    伊曼纽尔家里头家具陈旧老破,并且也没有什么贵重之物,看上去就犹如一个平民之家。但是在繁华的里望市,这样的家庭条件恐怕连普通平民都算不上。而且伊曼纽尔一身的行头也显得十分劣质,连像样的装饰品都没有。

    这和楚明江当初对楚良说的似乎不一样,在楚明江的话中,伊曼纽尔曾经也是一名成功的商人。其所拥有的财富,也并不比楚家逊色。

    似乎看出了楚良的疑惑,伊曼纽尔无奈笑道:

    “如你所见,我多年前就破产了。现在一无所有,连房子都是租的。你父亲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没脸在电话里说。他让我去机场接你,但是我现在已经没有汽车,甚至没有能力出租汽车去接你,所以只能拒绝。对了,你这一路可还顺利?”

    楚良放下礼物笑道:

    “十分顺利,我明天前去走完最后的程序之后,后天就回返回。”

    这个时候,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

    伊曼纽尔打开房门,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消瘦的青年。

    这个消瘦青年似乎认识伊曼纽尔,开口说道:

    “伊曼纽尔,再借我点燕麦片,等我赚到钱加倍还你!”

    伊曼纽尔却大声斥责着,将这个消瘦青年赶了出去。

    随后伊曼纽尔重重关上门,冲楚良无奈地说道:

    “这些超凡者烦得要死,这栋楼里就属这些超凡者租客最讨厌!”

    “超凡者?”楚良闻言微微意外。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