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尔市。

    科京镇。

    多萝西娅行走在科京镇的街头。

    科京镇的经济十分发达,几乎可以媲美一个小型城市,但是多萝西娅并不喜欢这里。

    在以煤炭产业为主的科京镇,主色调基本上是黑色。

    天空是黑色的,焦炭厂的滚滚浓烟总是弥漫在镇子的上空。

    空气中漂浮着无数的悬浮粒子,使得户外一切建筑和植物都蒙上一层黑灰。

    洁白的衣物穿出门去,不一会儿便成为灰色。出门时间长了,甚至连眼角都会凝聚出小块黑色污垢。

    街道路面也是黑色的,雨水仿佛永远无法将地上的煤炭粉末冲刷干净。

    镇子后的山是黑色的,那里早已经被疯狂开采的煤炭染黑。

    一条小河流经镇子中央,这条河原本是泄洪用的,但是如今已经成为了林立工厂的排污渠道,这使得河水变成了没有鱼虾能够生存的死水。

    流经煤炭加工厂的那一段河是黑色的,而流经铸造厂的那一段河则是红褐色的,流经印染厂的那一段河则是绿色的。

    大量的工业污水之中夹带不少工业固体废弃物,这更是使得这条小河淤泥沉积堵塞严重,失去了泄洪的作用。

    所以前阵子的山洪更是使得整个镇子都遭受洪灾,使得科京镇的人不得不在污水的浸泡之中生活。

    如今虽然洪水褪|去,但是洪灾的影响并没有消除。

    一些低矮的街区至今仍然被浸泡在黑水之中,偶尔还会在黑水之中飘出不知道从哪里被冲刷出来的肿胀死尸。

    连这个镇子的不少人都是黑色的。

    这并非是他们的人种是黑色的,而是因为镇子不少劳动力都在为煤矿和煤炭加工厂工作,所以他们每天下班之后皮肤和衣服都乌黑一片,只有眼白和牙齿才露出一丝白色。

    这样的环境对于多萝西娅而言,实在是难以忍受。

    但是她却依然选择了留下,她想要在这里为先驱教会做出一番成就来取悦楚良。

    “那个白送钱的女人又来了!”

    一声突兀传来的喊声,顿时惊醒了有些出神的多萝西娅。

    紧跟着,只见街道四周有不少人踩着路面上的积水朝着多萝西娅跑来。

    多萝西娅皱起眉头微微避了避,她担心那些溅起的污水落在她的身上。

    一时之间,却已经有不少人围在了多萝西娅的身边,朝着多萝西娅伸出手做出乞讨的样子:

    “多萝西娅小姐!再施舍我们一点钱吧!”

    多萝西娅清楚这些人的身份,他们大多是一些在这次洪水之中受灾导致生计困难的人,还有一些是要么是一些闲散的青少年和单纯想要乞讨的人。

    但是现在这些人都有了另一个身份——先驱教会的信徒。

    “这些钱不是白送给你们的!”

    多萝西娅一边取出钱包来一边将里头的钞票塞到这些乞讨者的手中:

    “这些钱,是用来奖励虔诚信徒的!”

    多萝西娅并找不到合适的办法来为先驱教会发展信徒,她有的只是钱,所以只能打算用钱找到突破口。

    这些乞讨者借过钱之后,一个个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乞讨者们直到看到多萝西娅将钱包里头的钞票都分发完之后,才开口说道:

    “多萝西娅小姐!我们都是先驱教会虔诚的信徒!只要你再多给我们一点钱,我们一定会更虔诚的!”

    多萝西娅皱眉望着这些人,继续开口说道:

    “后天我将会举办一个信徒集会,集会上我们一同念诵经文,歌颂异界之神——”

    她话还未说完,就被这些乞讨者打断:

    “集会上有食物吃吗?有钱拿吗?有礼品可以领取吗?”

    多萝西娅不由得有些犹豫起来,她不由得越发怀疑,这些人是否是真的是信仰先驱教会,还只是为了单纯从她这里谋取好处。

    她想要给一个否定的回答,但是她又生怕给出否定回答之后,她举办的集会将会没有信徒前来参加。

    最终多萝西娅只能咬了咬牙说道:

    “有鸡蛋和面包可以领取。”

    她已经决定,不再给予这些人过多的恩惠。

    周围的乞讨者们闻言显得有些失望,并且还不满地起哄起来:

    “鸡蛋和面包才值几个钱?我一听就不想去了。”

    “就是!我们每次在这里等着你来领钱都能领到不少,现在竟然要我们跑一趟才可以领点鸡蛋和面包,这根本就不合道理!”

    “多萝西娅小姐,我看你要不给每个参加集会的人发放一笔钱好了。不需要多,只需要是我们现在领取的两倍就行!”

    “没错!这样的话我可以肯定,前去参加集会的人一定很多!”

    ……

    人们围着多萝西娅七嘴八舌地起哄不停,周围一时间不由得变得乱糟糟一片。

    多萝西娅闻言只觉得一股怒意直冲头顶,她不由得大声说道:

    “我已经给了你们这么多钱,帮助你们在洪灾之中度过难关,使得你们有食物可以吃有衣服可以穿!我不求你们对我感恩戴德,我只是要你们参加一场集会,你们却竟然这样讲条件!现在我要你们背诵我前段时间发给你们的经文,我想要知道你们到底是不是真的虔诚!”

    随着多萝西娅这么一说,周围的嘈杂声很快消失。

    然而人们却也已经纷纷散去,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停留下来按照多萝西娅的要求背诵经文。

    多萝西娅怔怔地望着周围散开离去的人,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何她已经明明对这些受灾的居民格外照顾,他们却依然将她看成是一个提款的工具?

    这个时候,却有一个少女跑到了多萝西娅面前,开口说道:

    “多萝西娅小姐,我想要加入先驱教会!”

    多萝西娅望着眼前的少女,不由得浮起希望,或许眼前此人将会成为一个真的信徒。

    然而少女接下来的话,却很快打断了多萝西娅的幻想:

    “我收费不高的!你只要给我一先令,我就是虔诚的信徒!”

    多萝西娅黛眉蹙紧,她已经知晓这还是一个只想要钱的人。

    当即多萝西娅不由得斥责道:

    “你年纪轻轻,有手有脚!为什么为了一先令就乞讨、欺骗?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这种人!”

    少女见得从多萝西娅这里讨不到钱,顿时冷哼一声:

    “你这样的富家小姐有什么资格鄙夷我?你住过贫民窟吗?你被人强健过吗?你需要每个月都交保护费吗?你所见过的所谓坏人,无非是那些在电车上霸占座位或者是在电梯里吐痰的人!你这种被有钱父母宠坏的小姐,根本没有权力指责我!”

    说完之后,少女还冲着多萝西娅竖了一个中指,然后才趾高气扬地转身离去。

    只留下了多萝西娅一个人站在原地,气得浑身微微发抖。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