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楚良的意识顺着献祭而打开的特定“通道”,他在尽头处看到了一个怪异的身影。

    在这片黑暗的时空之中,那身影也只看得出一个黑暗的轮廓。

    只见它下身犹如某种豹子一样具备四肢和尾巴,而身影的上身却是大致是一个人形,并且那人形披头散发似乎犹如一个女性的上身一般,而它上身那犹如人类一样的双臂却格外长,并且看上去轮廓也十分狰狞。

    看到这个身影的瞬间,楚良知晓自己基本上已经迎神成功了。

    这个身影,便是他这次迎神的对象山鬼。

    随着看到这个身影之后,楚良感到了一丝无形的力量已经开始和自己建立的某种联系。

    这就是神力。

    楚良发现,神力和黎哲、黎衍体内的那种神血力量十分相似,似乎是同一种本源但是却展现出不同属性的力量。

    迎神成功之后,楚良便可以借用神力。

    接下来他只需要不断加强和神灵之间的感应,同时不断进行祭祀,那么他能够借到的神力也就会越来越强。

    正当楚良想要努力看清那个怪异的身影时,他的意思忽然脱离了世界第三层,回到了世界最外层之中。

    楚良也忍不住睁开眼睛。

    到这个时候,迎神就已经彻底结束。

    “原来……天亮了啊!”

    楚良才发现,黑夜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过去。

    天空虽然依然阴暗,只不过那时因为乌云密布。

    冬季的寒风很大,楚良在林中坐了一|夜之后,眉毛和头发上都已经结霜,衣裤更是变得发硬。

    在迎神的过程之中,他只感觉进行了大约一个小时,没想到实际上一|夜的时间已经完全过去。

    楚良的意识虽然已经回归,但是那股和神力的联系他却依然能够清晰感受到。

    只要这股联系不断,那么当他开始降神的时候,神力就能够迅速进入到他的身躯之中为他所用。

    刚才神力的感应之中,楚良已经大致清楚他能够借到多少神力了。

    他现在所能够借到的神力还实在太少,这样稀少的神力对于楚良而言没有什么帮助,甚至现在所能借到的神力力量还不如神血力量的百分之一。

    只有当楚良不断进行反复感应和献祭之后,他才能够借到越来越多的神力,到最后将会展现出一个明显的效果。

    楚良开始重新闭上眼睛,细细感应着那股来自于世界第三层和自己之间的神力联系。

    这样的过程类似于冥想,完全是一种精神意识上的反复修炼,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在楚良的感应之中,起初这样的联系虚无缥缈,让楚良难以揣摩寻觅。

    然而随着时间慢慢过去,楚良大致上也终于能够窥到一丝端倪。

    楚良感应了一阵,直到太阳完全升起之后,他终于从感应之中退了出来。

    然后他将祭坛的现场处理干净,他不希望一些血腥的画面吓到小孩子。

    处理完现场之后,楚良开始朝着别墅走去。

    感应神力在什么地方都可以感应,在下一次献祭之前,他已经没有必要再返回这个祭坛了。

    一些晶莹的白点开始从天空落下。

    楚良抬头看了一眼:

    “又下雪了啊……”

    一场小雪飘扬洒向这片山林,从天空铅灰色的厚重云层来看,这场雪恐怕还会继续下大。

    楚良回到别墅的时候,却发现艾米丽早已经起床来到了客厅之中。

    由于太早,艾米丽还在沙发上打着瞌睡,但是她似乎在等待什么重要的事情,不断强行打起精神努力驱散困意。

    当楚良进入大厅的时候,艾米丽眼睛顿时一亮,她兴冲冲地跑到了楚良面前:

    “少爷,明天就过年了……你说……我会收到礼物吗?”

    楚良微微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

    在加里南也过年,三个地区过年的日子各不相同。

    而在加兰特地区,过年是在神眷日,相当于楚良前世所知晓的圣诞节,同样是一个棕教气息十分浓重的节日。

    楚良这些日子一直在别墅里头白日里吞噬灵,夜晚则进入迷雾世界努力,以至于他除了昨夜去了一趟海边之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过门了。

    这也使得楚良对过到了什么日子,已经没有概念了。

    此时听到艾米丽这么一说,楚良才记起来明天确实就是神眷日了。

    在神眷日这一天,确实有亲朋好友之间互相送礼的习俗。

    而到现在,楚良还没有准备任何礼物,甚至连给父母的都没有准备。

    楚良于是摸了摸艾米丽的脑袋:

    “要听话的小孩子才会收到礼物。”

    艾米丽急忙说道:

    “艾米丽就是听话的小孩子!”

    楚良哈哈笑了笑,随后说道:

    “如果你今天能够把房子里头的楼梯扶手擦干净,那么我可以保证你明天会收到礼物的。”

    艾米丽一听,开心地用力点头。

    楚良刚想转身离去,忽然又停住脚步:

    “对了,艾米丽想要什么礼物?”

    艾米丽回答:

    “真的可以说吗?我想要一个八音盒!”

    楚良微微疑惑:

    “这房子里没有八音盒吗?”

    他隐约记得,他有两次似乎听到了八音盒的声音。

    艾米丽解释道:

    “洁贝儿姐姐有一个!不过她不喜欢我碰她的东西,也不喜欢我进她的房间,她嫌弃我会把她的房间搞乱,但是其实我每次都很小心的!”

    楚良闻言笑道:

    “我知道了,那么晚上我会检查楼梯扶手干不干净。如果干净的话,明天晚上我送你一个比洁贝儿那个还要漂亮的八音盒!”

    艾米丽听到这话,高兴地叫道:

    “谢谢少爷!”

    楚良拍了拍她:

    “现在时间还早,再回去睡一会吧。”

    艾米丽听话地上了楼,钻进了她的卧室之中。

    楚良却离开了别墅,他打算前去城里转转,为大家买一点礼物,过年要过得开心才行。

    当他准备驱车离开的时候,却忽然心念一动,他想要了还在地窖之中的曼弗雷德。

    他觉得也是时候带这具邪尸出去透透气了,顺便看看这邪尸灵不灵动,比如能不能开车。

    于是楚良开始念诵咒语,同时他的灵力也开始按照巫蛊尸术所记录的方式运行起来。

    没一会,就已经见到一个高大魁梧的黑人从地窖之中走了出来,朝着楚良的汽车径直而来。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