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辆渐渐进入了科京镇中。

    天空已经下起了一阵雨夹雪,路面上的积水很多。

    楚良通过车窗,望着周围外表呈现黑色的建筑。这些建筑并非本身是黑色,而是犹如被某种吸附力很强的东西染黑了一样。

    “这里的空气,似乎并不太好?”

    楚良不由得问道,当他联想到科京镇是以煤炭为支柱产业的时候,似乎就能够理解这些房子为什么是黑色的了。

    通过这一路的交谈已经得知,坐在前排座位的是麦克弗森家族的三儿子和四儿子。

    麦克弗森家族是一个男丁兴旺的大家族,整个科京镇基本上被他们家族控制。麦克弗森家族家主担任科京镇镇长,大儿子担任科京镇治安官,二儿子担任科京镇税务官,三儿子和四儿子没什么本事所以他们只是几家工厂的董事而是并没有重要职务在身,正是如此他们就被家族派来准备迎接楚良。麦克弗森家族剩下的几个小儿子由于还没有成年尚且年幼,所以不提也罢。

    听到楚良的话后,前排两人不由得说道:

    “这还是阴雨天了,如果换做是晴天,那空气才更加糟糕。”

    很快,楚良就看到了一些倒塌的房屋。

    通过这些房屋看得出,这一场科京镇的地震的影响还是比较严重的。

    一些人正带着工具在清理废墟,这个时候忽然跑来另外一群人扬起铁棍就朝着这些清理废墟的人打去。一时之间,现场顿时变得混乱且嘈杂。

    楚良望着这场冲突,不由得疑惑道:

    “那些打人的,是帮派的人吗?”

    前排座位的两兄弟细细看了一眼,然后回答道:

    “他们不是帮派的,在科京镇没有帮派存在的,他们是工会的人。总有一些本地居民不老实,他们雇佣一些肮脏的瓦门镇人来干活,而不愿雇佣工会的人。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工会的人出面来维护本地工人的权益。”

    此时废墟上的这场打斗越演越烈,那些被称作瓦门镇的人被工会的人打得惨叫着到处狂逃,甚至有一些还逃到了道路上阻拦了车辆的道路。

    两兄弟不由得拼命狂按喇叭,然后伸出头叫吼道:

    “约翰!带着你的人给我滚远点!车上有我们麦克弗森家族的重要客人!”

    工会的领头人看清两兄弟之后,急忙说道:

    “实在抱歉,两位少爷!我们这就清理开道路!”

    说着只见那人挥了挥手,工会的其余人不再去追打那些逃亡的瓦门镇人,而是迅速来到街道上将这里的瓦门镇人拖走。

    街道顿时畅通起来,车辆也继续开始前行。

    随后两兄弟得意地冲楚良说道:

    “爵士您看,我们麦克弗森家族在科京镇还是很有威望的!在这里,我们无所不能!如今您好不容易来一趟,我们一定可以招待好您的!”

    楚良听完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只有琼不由得愤怒说道:

    “你们有什么权力阻止那些瓦门镇人来这里工作?”

    琼并非白痴,她也已经看出来这里的工会都听从麦克弗森家族的命令,如果不是麦克弗森家族的授意这些工会成员是不会那样去殴打瓦门镇人的。

    麦克弗森两兄弟不由得疑惑地说道:

    “他们那些肮脏的瓦门镇人来到我们镇子上,会抢了我们当地人的工作!我们身为这个镇子的管理者,自然有义务驱赶他们!”

    琼冷哼一声说道:

    “可是据我所知,即便是科京镇的当地居民也十分讨厌工会!因为工会每年会强迫他们缴纳一大笔会费,甚至有的时候是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威胁他们缴纳!”

    麦克弗森两兄弟回过头来惊讶地望着琼:

    “记者小姐,还请告诉我们是哪些镇子上的杂碎对我们不满!我们愿意重金向你购买那些人的名单!”

    琼扭过头去,丝毫不理会麦克弗森两兄弟。

    这两兄弟的面色顿时变得有些阴沉,显然他们已经开始讨厌琼起来。

    很快,汽车就已经来到了镇上医院外。

    科京镇虽然也有医院,但是这里的医院自然没有办法和城市里头相比。这里的医院只是一座两层的小楼,看上去充满简陋。

    琼第一时间打开了车门,就朝着医院内走去。

    她显然十分着急看完多萝西娅的情况,也似乎不想在汽车之内多待哪怕一秒钟。

    楚良随后也下了车,曼弗雷德撑开雨伞为楚良遮挡雨雪,他一直沉默地亦步亦趋跟随在楚良身后。

    麦克弗森两兄弟羡慕地望着楚良身后的曼弗雷德:

    “这大块头真威武!楚良爵士,您的保镖看上去超酷!”

    随后一行人进入了医院。

    医院内部的状况和外表一样简陋,在这里住院的人大部分没有单独房间,在一间宽大的房间之内摆放了两排十多张病床,男性病人和女性病人基本上混杂在其中。

    而当一行人来到二楼的时候,才发现这里有着单独的病房,而多萝西娅就单独住在一间病房之中,并且这里病房的条件比起楼下大厅实在是要好上太多,看得出多萝西娅确实受到了最好的照顾。

    此时多萝西娅正躺在洁白的病床上,她的身上不少地方缠|绕着绷带,一些骨折的地方还有夹板固定,面上带着氧气罩,整个人双目紧闭显然还陷入沉睡之中。

    “噢!我可怜的多萝西娅!”

    琼看到多萝西娅的模样,不由得一阵垂泪。

    麦克弗森兄弟叫来了医生,医生开口向楚良说道:

    “多萝西娅小姐越来越虚弱,原本我们想要将她转到瓜尔市的大医院进行治疗的。然而我们实在太过担心,她的身体恐怕经受不住汽车的颠簸……我们觉得,她恐怕……很难挺过今天了。”

    麦克弗森兄弟闻言也对楚良说道:

    “楚良爵士,多萝西娅小姐是我们麦克弗森家族的客人,如今她出了这样的事我们实在感到很抱歉。”

    这时,曼弗雷德将手中的皮箱放在了桌子上。

    而楚良则开口说道:

    “你们所有人出去。”

    麦克弗森兄弟和医生并没有什么疑问,直接就出了房间。

    只有琼还在多萝西娅的病床前,紧紧握着多萝西娅的手。

    楚良开口又说了一遍:

    “琼小姐,请你出去一下,我要帮助多萝西娅。”

    琼回头开口说道:

    “你想要对多萝西娅做什么?我必须要在现场看着!”

    楚良没空和她解释,只见高大魁梧的曼弗雷德走了过来,将琼直接提起带出了病房,丝毫不顾琼的抗议和挣扎。

    随后曼弗雷德在病房外看守,阻挡任何想要进入病房的人。

    而楚良则从皮箱之中取出毉祭的道具,开始为多萝西娅进行治疗。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