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跑!多萝西娅!它来了!”

    叫声在石壁上回荡,充斥这条冗长的甬道。

    多萝西娅站在黑暗之中,听到了那恐惧的叫声和痛苦的惨叫。

    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犹如置身在冰冷的湖水之中,轻飘飘的毫不受力,她有些茫然而又熟悉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多萝西娅开始是慢慢记了起来,这里是那片古迹的地下部分,她监督着考古队对古迹进行挖掘,却没想到古迹的地下部分庞大且深邃。

    他们一直在古迹地下部分深入,最终来到了这里,遇到了一些可怕的事情。

    是些什么可怕的事情?

    多萝西娅一直在努力回响着,但是她却回忆不起来。

    很快,终于有人跑到了多萝西娅面前。

    他们满面血污,神色惶恐。

    “多萝西娅!快逃啊!”

    多萝西娅怔怔望着他们,过了好一阵她才回忆起来,他们正是考古队员。

    为首的那个老头,是默文博士。

    只见默文一把拉过了多萝西娅,就迅速朝着这条长长洞穴的上端跑去。

    多萝西娅只觉得自己整个人被拉扯着跑在最前头,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众人会如此惊惶。

    然而紧跟着,她忽然感觉整条洞穴都在震动起来,石块泥土不断从众人头顶掉落,甚至震动如此剧烈,她可以清晰看得出眼前长长的洞穴地面不断起伏。

    众人开始站立不稳,一些考古队员被砸得头破血流。

    默文教授也被砸倒,他捂着被砸骨折的腿冲着多萝西娅大喊:

    “往前跑!不要回头!”

    多萝西娅扭过头,只见洞穴出口的亮光就在远处大约一百米之外,她急忙拼命朝着亮光处跑去,想要逃回地面。

    地面的起伏如此剧烈,多萝西娅已经根本站立不稳,她不得不犹如动物一样双手双脚在地上爬行。

    然而这个时候,一阵湿冷腐臭的气息忽然从身后洞穴的深处狂涌而出。

    伴随而来的,还有考古队员们惊恐的叫声。

    多萝西娅拼命往上爬行,她听从默文博士的话,控制住自己不回头看。

    然而很快,考古队们开始惨叫起来,多萝西娅还听到了默文博士的叫声。

    多萝西娅很想回头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了,但是她却依然压抑住好奇继续逃命。

    考古队员们的叫声迅速消失,仿佛身后深邃黑暗洞穴之中,开始变得死寂一般。

    这让多萝西娅不由得更加害怕。

    终于,地洞出口的亮光就在眼前,触手可及。

    多萝西娅只需要再努力一点,就能够逃出地洞回到地面上。

    突然——

    地洞的洞口,忽然发生坍塌了。

    大量的土壤、石块和断裂的支撑木柱一同从上方压了下来。

    多萝西娅伸出手想要抵挡,但是她的身躯在瞬间就被石块和木头给牢牢压|在地上。

    身上没有一个地方不在疼。

    多萝西娅努力将身上的石块和泥土推开,她望向出口,原先出口的亮光已经不见了,剩下的就只有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不!!!”

    多萝西娅惊恐大叫,她不想被埋入地下。

    她努力朝着洞穴出口爬去,然而很快就手就触摸到了大量塌方后的泥土石块,就是这些土方将洞穴出口堵得严严实实。

    她用十指试图挖开这些巨量的土方,然而注定只是徒劳。

    多萝西娅不由得哭泣起来,然而这还不是更糟的。

    她只感觉那阵腐臭湿冷的气息,突然在她的身后产生。

    这一次,这气息是如此之近,甚至还伴随着一阵奇怪的声音。

    多萝西娅吓得猛地回过头来,然而在没有光线的黑暗之中她什么都看不到。

    “谁……是谁?”

    她颤|抖着问道,但是却没有人回答她。

    那湿冷和腐臭的气息却已经将她团团包围,她隐隐中似乎记得,黑暗之中那可怕的东西,似乎正要对她做什么可怕的事情。

    同时她的心中,不由得开始升起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

    黑暗之中仿佛发出了一些光亮,多萝西娅看到了只有在噩梦之中才会出现的怪物。

    在这一瞬间,多萝西娅宛如丧失了理智,她已经不再记得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她只记得她一直在歌唱某种怪异的旋律,在无法歌唱的时候就会疯狂大叫。

    在这种犹如世上最为神秘最为恐怖的噩梦之中,多萝西娅只觉得自己快要再承受不住,她就要发疯,她就要嘶吼,她的身体在疯狂下坠,就要死亡堕入那最为黑暗的无底地洞之中……

    这时——

    一只手忽然紧紧抓住了多萝西娅的手。

    这只手健壮而有力,顿时就将堕|落中的多萝西娅向上提起,将她从无边的黑暗、湿冷和恐惧之中,拖回了光明、温暖和祥和之中……

    多萝西娅突然猛地吸气,她的眼睛也随之睁开!

    她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

    确实有人拉着她的手,那个人是楚良。

    多萝西娅不由得喜极而泣,她猛地起身拥抱住了楚良:

    “楚良……我是在做梦吗?”

    楚良拍着多萝西娅的后背说道:

    “你不是在做梦,没事了,你现在的伤已经没事了,只是身体还虚弱,还需要休养一阵。”

    多萝西娅在哭泣:

    “发生什么了吗?我记得好像发生了某种很可怕的事情……”

    楚良宽慰道:

    “先好好休养,不要去想那些。对了,你朋友琼也来看你了,她代表你的父母来的,我让她进来陪你说说话吧。”

    楚良于是让曼弗雷德放琼进来。

    病房门打开,琼出现在了房门口:

    “噢!我的天呐!多萝西娅你竟然醒了!谢天谢地!”

    短暂惊愕之后,琼急忙来到病床边,将多萝西娅从楚良怀中抢走自己抱着,哭泣不停。

    在这两个姑娘相拥而泣的时候,楚良也收拾起了自己的毉祭道具离开了病房,他打算让她们独处一会,多萝西娅现在也不该有太多人打扰。

    病房外,麦克弗森兄弟和医生满脸震惊地望向病房内:

    “多萝西娅小姐,她……好了?”

    楚良点点头:

    “再过两天她就可以出院了,不过不要去打扰她——”

    这个时候,楼下忽然响起一声竭嘶底里的嘶嚎声。

    这种嘶吼宛如是陷入无边梦魇或者是见到难以承受的恐怖一样,在疯狂发泄恐惧的同时也充满着无边的绝望。

    随着嘶吼发出,接连响起了几声嘶嚎仿佛在响应一般,

    一时之间,整个医院尽是这种怪异而恐怖的嘶吼。

    楚良皱起眉头。

    医生急忙解释道:

    “这是那些获救的考古队员们,他们应该是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所以总是时不时会发疯。最为严重的,是他们那个领队的默文博士,他发疯时候的样子真的很可怕。”

    他话音才落下,多萝西娅的房间之中也刹那将爆发出这种惊惧到极点的尖叫嘶嚎!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