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良看得出,这个美貌女子被吓坏了。

    但是她的强烈渴求,却使得她压抑住心中几乎就要忍不住逃走的念头,而是选择咬牙跪在地上期待楚良的回应。

    楚良并未理会这个美貌女子的请求,他冷冷打量着她,心中又起了一个邪恶念头。

    信仰之力能够让人陷入疯狂之中,而如果将信仰之力的威力降低,使得人陷入疯狂和清醒的边缘,这样一来就能够让人的心理处于最为脆弱的时候,如果在这个时候询问一些别人不愿意启齿的话,那么成功率应当很高。

    于是楚良一条节肢一动,信仰之力再度朝着这个美貌女子而去。

    这一次,楚良进攻这个美貌女子所使用的信仰之力并不强,而是十分微弱。

    在信仰之力之下,女子的身躯再度颤|抖起来,双目也渐渐瞪大。

    楚良继续加强信仰之力。

    女子的口中开始发出惊恐的叫声,她的身躯已经瘫软到无法保持跪姿,而是一下子瘫软在了泥水之中。

    虽然已经恐惧到如此地步,但是在楚良对信仰之力的操控之下,女子对于外界的反应依然还存在,并未彻底陷入疯狂惊惧之中。

    楚良继续保持这样程度的信仰之力施加在女子的身上,一直持续到女子快要陷入崩溃。

    在这个时候,楚良才开口发问:

    “你是谁?”

    楚良的声音在能量操控之下,不断灌入女子的耳中,使得女子整个脑海里头只听得到楚良的这句询问,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

    女子浑身颤|抖,双目圆瞪,她的心灵陷入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此时听到楚良的发问她忍不住开口犹如尖叫发泄般回答:

    “我叫凯思琳!古生物学和神话学博士!是埃里克的妻子!”

    楚良继续追问:

    “你找我想要做什么?”

    自称凯思琳的女子急忙大声回答:

    “我想要求你复活我的女儿玛琪!失去她之后我的生活再也没有希望!求求您!只要能够将玛琪带回我身边,我任何代价都愿意付出!”

    说道最后,凯思琳已经失声痛哭,就快要崩溃。

    楚良当然没空关心她的什么玛琪,他继续问道:

    “你认为我能复活她?”

    凯思琳大声回答:

    “我不知道神话中关于你们的传闻是否属实!我只知道你们这种伟大远古智慧的存在是唯一的希望!”

    楚良继续追问:

    “你如何知晓我在这里?”

    凯思琳回答道:

    “我这些年一直在查阅古今各种资料!我一直在追寻你们的踪迹!另外我还得到了……一些人的帮助!”

    凯思琳在说道一些人的时候,似乎有所隐瞒。

    楚良察觉到了她话中的迟疑,于是继续追问:

    “是什么人在帮助你?”

    凯思琳拼命摇着脑袋,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显然在抵抗楚良的追问而想要隐瞒下这个答案。

    楚良当即问道:

    “快说!是谁?”

    在发问的同时,楚良再度加强了一丝信仰之力。

    凯思琳的身躯猛地绷直,她整个人在地上开始挣扎,口中开始求饶:

    “求求你!别再问!我答应过他们会永远保守秘密的!啊啊啊呀呀呀啊啊啊啊——”

    到了最后,凯思琳的话已经变得语无伦次犹如乱吼乱叫,整个人已经彻底陷入了信仰之力带来的那种疯狂之中。

    楚良见状,节肢一弹,信仰之力顿时尽数收回。

    凯思琳的身躯顿时失去了挣扎,整个人瘫软在地犹如变成了一堆柔|软无力的棉絮。

    她经历过这两次信仰之力的恐惧,再加上寒夜暴雨的浇淋,使得她的身心终于再也承受不住,整个人昏迷了过去。

    楚良望着昏迷过去的凯思琳:

    “力量没控制好啊,想要不断增强或者减弱信仰之力的袭击,让她保持那种崩溃边缘的状态实在很难操控。不过熟能生巧,多练练将会让我越来越熟悉。”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远方雨夜之中出现了一些煤油灯和手电筒的光亮。

    这些光亮很多,显然有不少人正在朝着这边赶过来。

    楚良听过自己的视线,能够清晰地看到那些人正是几名还算健康的考古队员,还有一些科京镇上的镇民和治安官。

    这一次,这些人带上了枪械和雨具。尤其领头的几个考古队员,一边走还一边大喊道:

    “凯思琳!你在哪里?凯思琳!!!”

    最为焦急的莫过于是默文教授,他即便断了一条腿也依然坚持前来寻找失踪的队员。

    看来这些考古队员逃回了镇子上之后,也终于意识到他们有人落伍了。

    于是他们请求了治安官和镇民们,来帮助他们一同寻找掉队的人。

    看来这帮人胆子也是大,明知这里有恐怖怪物还敢回来找人,看来他们估计都是抱着侥幸心理以为怪物已经离开。亦或者他们手中带着的武器枪械,给他们带来了勇气。

    除了这些考古队员和镇民以外,那三名原本逃离的超凡者竟然也重新偷偷跟在了这些镇民身后的远处,看来经过刚才的惊恐之后他们也渐渐冷静下来,想要返回来确认一些信息。

    楚良记住了那三个此时没有蒙面的超凡者的特征和面貌,打算随后再慢慢处理他们。

    随后楚良将视线重新移到了躺在泥水中的凯思琳身上。

    这个美妇已经在这个寒冬冷夜被淋了一|夜的雨,又连番遭受超出她承受能力的惊惧,此时更是昏迷在泥水和瓢泼大雨之中。

    这样一来,她将会有极大概率换上肺炎。

    在这个世界,楚良并没有发现青霉素的使用,也不知道青霉素有没有被发现,也可能被发现了也没有解决大规模制造的问题。

    现在虽然有一些磺胺类抗菌药,但是效果非常不好。

    所以肺炎在这个时代,是不治之症。

    对于凯思琳来说,她一旦患上肺炎,就注定了她将会在痛苦的伴随之中呼吸衰竭而死。

    “既然要死,不如让我多练练手,这样你也死得有价值一些。”

    楚良联系信仰之力尝试发现其中技巧,正需要练手的对象。

    尤其这个凯思琳有所隐瞒不愿说出的事情,所以楚良也想要知晓依靠信仰之力能否让她口出真言。

    一旦楚良掌握了用信仰之力进行逼供的技巧之后,那么他未来也能够用此解决很多麻烦。

    当即楚良伸出两条节肢将昏迷的凯思琳勾了起来,带着她飞入了茫茫夜色雨幕之中。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