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良接待了埃里克夫妇,并且和他们共进晚餐。

    “我还需要点培根和火腿,”餐桌上埃里克的进餐姿势并不优雅,“还请原谅我的粗鄙,爵士。实在是因为考古队里伙食太过糟糕,而您这里的美食太过丰盛!”

    楚良哈哈笑了笑,端起葡萄酒稍稍喝了一小口。

    相比于埃里克的兴奋和激动,他的妻子凯思琳却显得格外沉默。

    凯思琳一言不发地垂头吃饭不理会旁人,别说楚良,就连她的丈夫埃里克她都不搭理。

    楚良这个时候问道:

    “在一号古迹的那个地洞之中,你们有过什么发现吗?”

    关于地洞中的事情,楚良也询问过不少考古队员。

    但是大部分人都失去了对地洞深入探险那一天的记忆,直到现在也没能回忆起来。

    而负责地质的埃里克曾提前一天在地洞外围进行过考查,记录了一些相关数据,他的这部分记忆应当没有丢失。

    果然,只听埃里克回答道:

    “那地洞的年代,可比地面上的那些仅仅几千年历史的古迹还要久远得多。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地洞在晚泥盆世时候就已经存在。我曾在里头发现了不少裸子植物和水螅虫纲生物的化石,甚至还发现了一些类似于两栖动物的化石。至于它们怎么会变成,我觉得估计是泥盆纪晚期的剧烈变化之中,被植物所杀掉的。”

    楚良听到这里微微疑惑:

    “植物杀掉?”

    埃里克解释道:

    “远古时候的世界中氧气含量,和如今的世界并不相同。在泥盆纪晚期时间曾经发生过一场恐怖的大灾难,而这场大灾难将会导致一个杀手的兴起:植物。爵士您一定会觉得很奇怪,植物向来是作为生命的象征,怎么会成为杀手呢?事实上在此之前,陆地上并没有土壤,但由于植物枯枝败叶的腐化,使得土壤出现了。雨水将大量土壤冲进海洋,成为海藻很好的养料。海藻的兴盛消耗量大量氧气,加快了动物的灭绝。”

    楚良感叹一声:

    “真是令人大开眼界,不过你说的大灾难又是怎么回事?”

    埃里克继续解释道:

    “在泥盆纪晚期发生了一场生物大灭绝,这次灾难的罪魁祸首是岩浆。三百亿立方千米被称为‘超级地幔柱’的岩浆由于一些无法查明的神秘原因脱离了外核,从北方地区喷涌而出。岩浆导致了忽冷忽热的极端气候数百万年的长夜、大量有毒气体、缺氧的海水以及冰期。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构成了严重的灾难——超级地幔柱灭绝事件。这场大灭绝导致了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生物都死去,同时也导致了我们人类的祖先开始出现。当然了,像我妻子所研究的古生物学,大部分就是大灭绝之前的古生物。”

    楚良听到这里,将视线望向了凯思琳:

    “对于古生物,我也同样充满兴趣。”

    凯思琳今夜明显经过刻意的打扮。

    她本身就是一个难得的美妇,在化妆和打理之后,整个人越发显得光彩动人。

    埃里克暗自伸出手,用力推了妻子一下。

    凯思琳这才放下餐具抬起头来,开口问道:

    “不知道楚良爵士对于什么古生物感兴趣?”

    楚良回答:

    “神话之中的古生物。”

    凯思琳淡淡回答道:

    “新生代的古生物并不在我的研究范围内,考古队中又另外一名博士比较擅长古近纪和新近纪的生物,我可以将他引荐给爵士。”

    楚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埃里克尴尬地说道:

    “抱歉了,爵士。还请容我和妻子单独说两句话。”

    说完之后,埃里克有些粗暴地将凯思琳拉到了阳台,两人单独说话。

    他们的声音有时候迅速提高,显然似乎发生了争吵。

    楚良喝着葡萄酒,慢慢等待。

    过了一阵,埃里克夫妇重新返回到了餐桌之上,显然两人已经交谈完毕。

    凯思琳美|艳的脸庞之上满是不情愿,但是她开始开口说道:

    “楚爵士,我向你说一说神话学和古生物学只见的一些联系——”

    楚良这个时候却忽然对埃里克说道:

    “埃里克,不介意我和你的妻子独处一阵吧?”

    埃里克和凯思琳听到这话,面色不由得齐齐一变。

    只见埃里克面上涌现纠结和犹豫,似乎一时之间难以下定决心。

    而凯思琳不由得伸出手拉住埃里克,关于楚良的名声他们曾托月湾市的朋友打听过,楚良花花公子的事迹实在不堪入耳。

    楚良继续说道:

    “埃里克,你是一个有能力的人。我们楚家在瓜尔市的新银行已经快要建成,我希望你能够在那里让我看到你的能力。”

    埃里克听到这话,眼中顿时涌现狂喜。

    他猛地挣脱妻子的手站起身来,激动地冲着楚良鞠了一个躬:

    “楚爵士,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说完之后,埃里克扣上西服的扣子,快步就离开了餐厅。

    他的妻子凯思琳,则被他丢在了餐厅和楚良独处。

    凯思琳不可思议地望着她的丈夫就这样离去,她的身躯在微微颤|抖,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愤怒。

    楚良朝着餐桌上伸出手示意:

    “太太,尝尝忌廉汤吧。麦克弗森家族别的菜很普通,但是这忌廉汤却十分美味。”

    凯思琳双手紧紧抓着腿上的裙子,并没有理会楚良的介绍。

    楚良继续说道:

    “太太,看上去你还很年轻,一点都看不出来你已经生育过——”

    “爵士!”

    凯思琳忽然站起身来,怒视楚良:

    “我觉得你想错了!我并非我丈夫的附属品,我有我自由的意志!他决定不了我,我现在就要离开这里!”

    说完之后,凯思琳怒气冲冲地就要离开饭厅。

    楚良却忽然说道:

    “我也觉得你想错了,凯思琳太太,你还记得你在伟大的异界之主面前许下的誓言吗?”

    凯思琳的脚步猛地顿住,回过头来震惊地望向楚良。

    楚良回答道:

    “你既然打听过我的消息,也通过多萝西娅皈依了先驱教会,难道你不知道我也是先驱教会一员吗?我们所有人,都是为伟大的异界之主服务!”

    凯思琳惊骇地问道:

    “难道异界之主……真的存在?”

    “你不是已经见过它了吗?”

    楚良平静说道:

    “正是伟大的异界之主派我来找你,让我来检查你是否已经履行誓言。那么现在,你是否可以坐下来,喝一碗忌廉汤?”

    凯思琳不由得有些脑袋发懵地坐回座位上:

    “谢谢,我不需要忌廉汤——”

    “我说让你喝忌廉汤。”楚良冷冷望着凯思琳强调了一遍。

    凯思琳只能服从,端起一碗忌廉汤慢慢喝了起来。

    楚良的眼中,这才渐渐满意。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