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良在卧室之中睁开眼睛。

    这一次他虽然又死了,但是起码也终于看清了杀死他的那怪物的真容。

    那怪物实在太过巨大,太过阴森恐怖,它的那无数双眼睛的攻势,竟然让楚良一时之间找不到破解之法。

    甚至就连怪物体内那恐怖的能量,都让楚良感到心惊。

    这个怪物虽然比不上百里虞那般能量浩瀚,更比不上巨碑祭坛下那如同汪洋大海的般的恐怖能量。

    但是怪物的能量,却也不容小觑。

    楚良吸收了百里虞磅礴的灵纹之力,他的能量本身已经不弱。

    但是对于这些灵纹之力的使用,楚良还欠缺火候,使得他无法发挥出灵纹之力的真正威力。

    他现在所能知晓的灵纹之力化为战斗力最为直接的使用就是降神。

    这些日子,楚良早已经放弃了继续吞噬灵。

    从百里虞处获得的浩瀚之灵,已经足够楚良使用很长一段时间了。

    他最近不断进行的,是反复感应神力。

    他在长时间的冥想之中,不断感受着从世界第三层和他本身的神力联系,宛如是在不断进行苦修一样。

    而对于神力的感应,楚良也只觉得比起以前清晰了不少。

    但是现在楚良能够借到的神力还有限,甚至还没能超过他本身的力量,这样一来降神目前对他的意义并不是太大。

    楚良也只能够继续依靠自己本身的力量,来对付那迷雾世界之中的人面蜈蚣。

    “我迟早能够找到合适磨血的地方和办法!”

    对于那人面蜈蚣,楚良觉得并非没有机会磨血。

    人面蜈蚣很强,但是还远远不如那巨碑祭坛下的存在强。

    巨碑祭坛下的存在对于楚良来说才是真正无解,无论楚良尝试何种办法都无法靠近,更别说进行磨血了。

    在白白浪费了不少时间之后,楚良才终于放弃巨碑祭坛转而继续朝着威城探索,他已经明白他自身的实力和巨碑祭坛下的那东西差距太大,所以才导致连磨血的机会都没有。

    而这次遇到的这人面蜈蚣虽然很强,但是楚良觉得并非没有机会。

    只要他能够找到破解人面蜈蚣那无数双眼睛的攻势,那么他就会有很大概率成功。

    “继续感应神力吧。”

    楚良正打算上|床感应。

    可就在这时,一阵怪异的声音忽然响起!

    楚良扭过头,只见卧室书桌上的烟灰缸和咖啡杯在不断跳动,乒乓声不绝于耳。

    紧跟着,椅子也开始在跳动,然后是桌子。

    衣架顿时倒了下来重重砸在地上,衣柜也开始前后摇摆摇摇欲坠。

    整个房间在这一刻颤|抖不停。

    又地震了!

    整个宅子中开始动乱起来,人们从沉睡之中被纷纷惊醒。

    麦克弗森家族的人们还穿着睡衣,就急匆匆地朝着宅子外逃去。

    科京镇近日来的连续地震,已经使得人们十分警觉。稍微一点风吹草动,人们便第一时间逃生。

    “楚良!楚良!地震了快离开房间!”

    楚良的卧室门被人从外头猛地打开,出现的是多萝西娅的身影。

    多萝西娅匆匆跑到楚良身边紧紧拉住楚良,想要带着楚良离开卧室。

    突然只听得窗外传来惊叫声。

    楚良朝着窗口望去,只见到麦克弗森家族府邸的宽大院落地面竟然在起伏,甚至还出现了一些裂缝,而一座哨塔更是出现了大角度的倾斜。

    发出惊叫声的,正是哨塔上持枪放哨的保镖。

    这一次的地震,格外猛烈!

    紧跟着,陡然只见那座哨塔轰然倒塌,朝着宅子凶猛地砸了过来。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屋内的所有电灯在这一刻纷纷熄灭。

    窗户上的所有玻璃,在如此巨大震动之中更是尽数破碎。

    宅子不知道有多少地方被哨塔砸毁,楚良回头望去时只见卧室门口已经堆积了不少残垣断壁。

    于是楚良将多萝西娅抱在怀中,一脚踢开窗户从窗口逃了出去。

    逃到麦克弗森家族府邸宽阔的院落之中已经算得上暂时安全。

    楚良回头望去,只见那哨塔正中宅子二楼,将宅子的屋顶阁楼和一间卧室砸得粉碎。

    恐怖的地震还在持续,麦克弗森家族的众人虽然站在院落之中却也根本无法保持平稳随时就要摔倒,不少人只能压低身子趴在地上。

    一阵阵的巨响还在麦克弗森家族府邸的高墙外发出。

    楚良抬头望去,只见一些科京镇上的高层建筑竟然在下沉坍塌。

    在这个夜中,到处都听得到惊叫和哭泣声。

    更令人怪异的是,大地地底竟然发出一阵阵的低沉轰鸣,在这种轰鸣声之中地面的颤|抖越来越剧烈。

    “楚良……”

    在如此恐怖的灾害之中,多萝西娅显然吓得不轻,她紧紧缩在楚良怀中抱着楚良。

    然而她的面色苍白,双目紧闭,红|唇在不断哆嗦。似乎她整个人宛如陷入了一些让她感到恐惧的回忆之中。

    楚良能够清晰感受到怀中多萝西娅娇|躯的颤|抖,他不由得问道:

    “怎么了?”

    多萝西娅回答道:

    “我好像回忆起了一些事情……那些在地洞之中的事情……似乎蒙着一层水雾,让人看不清楚……我感觉地底下似乎有东西……它总是伴随着地震而来……我不知道!我记不清了!每当我努力去回想就会感觉头好疼!”

    多萝西娅不由得双手捂住头,面露痛苦。

    在多萝西娅努力回忆的同时,这阵地震也终于慢慢平息。

    这个夜空只得以宁静片刻。

    麦克弗森家族中不少人忽然哭喊起来,朝着被哨塔砸中的宅子之中跑去,似乎有他们的家人在刚才的地震中没能逃出来。

    整个科京镇上,也顿时乱糟糟一片。

    男人的呼喊、女人的惊叫、孩童的哭泣、伤者的惨叫等等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

    透过高墙还可以看到远方天空有火光跳跃,似乎什么地方还失了火。

    寒冬夜晚格外冷。

    楚良将他的外套脱了下来给多萝西娅披上。

    这个时候,从宅子被哨塔砸塌的碎瓦断砖之中,忽然散发出一阵耀眼炫目的异光。

    这样的异光,正是楚良在二号废墟出所获得了塔奇拉水晶中那种异光。

    楚良皱起眉头,他来到那宅子被砸塌的地方将地上的砖瓦踢开,一个保险柜从里头露了出来。

    不难看得出,这个并未关闭的保险柜在随着墙壁坍塌的时候摔了出来,保险柜里头的物品也都散落了一地。

    这些物品都是一些文物古董,楚良并不难看出这些古董大致上都是古迹的风格。

    而在这些古董文物之中,一块半个巴掌大小散发着光芒的塔奇拉水晶就镶嵌在了一个怪异的神像之上。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