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拳头击中楚良手臂,爆发出一声闷响。

    只见楚良手臂上的寒霜和冰块在这一瞬间被震得纷纷破裂四处飞溅。就连楚良手臂上的西服袖子也在这一刹那四分五裂,化为了无数小碎片。

    新的寒霜很快在楚良手臂上凝结,但是速度却已经缓慢了不少。

    显然这个女子的特殊蚀能能够在楚良的手臂上段时间内制造出一个极低的温度,但是这样低温并不能持|久。

    “怎……怎么会……”

    女子错愕地望着楚良那条完好无损的手臂。

    在零下八十度的低温之下,任何物品都将被冻得发脆,连钢铁都能被普通人轻易折断。

    然而楚良的手臂,在低温和女子的全力一拳之中却竟然没有丝毫损坏。

    女子可以近距离清楚地看清,楚良连手臂上的汗毛都没有掉一根。

    楚良掐住女子脖子的手在这一瞬间猛地用力,将女子整个人都提了起来然后将其狠狠砸在地上。

    如此迅猛撞击,使得女子的身躯在地上都将地砖砸碎不少。

    楚良看了看他那只已经迅速回升温度的手臂,淡淡说道:

    “真是奇特的蚀能……不过你如果能够让我的手臂瞬间达到零下两百度以下,那么算我怕你。但是区区零下八十度,还拿我没有办法!”

    零下八十度的温度,连楚良的血液都无法冻结。楚良血液之中拥有温度很高的神血,女子的蚀能虽然奇特但是在楚良身上却注定产生不了预期效果。

    女子忍着浑身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

    “混蛋!”

    楚良望向女子,然后一拳猛地挥下直中女子面目,再度将女子一拳砸翻在地。

    另一边那个少年怒吼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他的双掌也泛出寒光,显然是和女子一样蚀能的超凡者。

    “别想再打我姐!”

    少年怒吼一声,周围的空气忽然在这一刻急骤下降。

    他伸出手一抓,空气之中的水分迅速凝结最后竟然形成了一柄冰晶匕首,而少年的手在这个时候正好抓住匕首,用力朝着楚良刺了过来。

    楚良望着少年刺来的寒冰匕首,不由得嘲讽道:

    “花里胡哨!”

    话音方落,楚良的手掌已经猛地伸出一把抓住了那柄刺来的寒冰匕首。

    紧跟着楚良手掌一捏,寒冰匕首就在他掌心化为无数冰屑碎片。

    “要玩匕首就玩匕首,要玩冰就玩冰,二者结合不伦不类中看不中用。你对蚀能的运用,还不如你姐!”

    说到这里,楚良那捏碎了寒冰匕首的手掌并未停歇,而是顺势扣住了少年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拧。

    少年惨叫一声,他的身躯不由得顺着手腕被扭脱臼的方向躬了下来。

    然而楚良再度抬起脚,一脚狠狠踩在少年背上,将少年的身躯沉重地踩在了街道上。

    少年受此一踩,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来。

    楚良并未就此罢休,他抬起脚犹如踢皮球一样将少年踢过来踢过去。

    然后他又来到女子面前用力狂踩,犹如在踩一团破烂棉絮一样。

    没一阵的功夫,少年和女子都被楚良折磨得浑身遍体鳞伤,躺在地上痛苦闷哼。

    楚良这才站在两人身边点了一根烟,慢慢吸了起来。

    等到楚良一支烟洗完之后,姐弟两也终于恢复得有力气从地上爬了起来。

    楚良对他们俩下手并不重,他们姐弟虽然看上起十分凄惨,但是大多是一些皮肉之伤,稍稍休息一阵就能够大致恢复。

    姐弟俩抬着头,愤恨地瞪着楚良。

    他们没有继续冲楚良出手,因为他们知晓自己二人并非楚良的对手,并且他们也知道刚才楚良已经手下留情。

    楚良吸完烟,看了姐弟俩一眼开口说道:

    “现在知道礼貌了?”

    姐弟俩冷哼一声,并不回答。

    楚良继续说道:

    “不帮忙就别留在镇子上,赶快离开这里。”

    说完之后,楚良起身就要离开。

    “等等!”少年忽然喊道,“谁说不帮忙!只要是对付拉托梅尔我们都帮!”

    楚良却懒得理他,自己径直就走。

    少年却追了上来:

    “你这么厉害,一定有办法对付拉托梅尔的,对不对?带上我和我姐,我们要为奥尔索普报仇!”

    楚良猛地停下脚步,回过神望向少年。

    少年吓了一跳,不由得后退一步。

    那少女也急忙跑到少年身边护住少年,唯恐少年再和楚良起冲突。

    楚良随后将视线望向了地上那具超凡者的尸体:

    “他叫奥尔索普?”

    少年点点头:

    “他是我们老大!我叫博比,我姐姐叫做赫斯特!”

    楚良冷冷说道:

    “我没问你们的名字。”

    自称博比的少年撇嘴耸耸肩。

    楚良又望向少年:

    “你们是什么人?”

    姐姐赫斯特听到这里不由得拉了拉博比,示意博比不要随便说出自己的身份。

    但是博比并没有理会姐姐,而是自豪地朗声回答:

    “我们是铁环社的人!”

    楚良笑了笑,问道:

    “你们铁环社有多少人?”

    博比顿时变得有些尴尬:

    “就我们三个,严格来说……只有奥尔索普是正式成员,我和姐姐都只算得上是待补成员。”

    楚良又问道:

    “铁环社是干什么的?”

    赫斯特不由得又拉了拉博比,但是博比依然继续回答道:

    “铁环社是一个古老组织!但因曾经和真理之柱为敌!但是后来铁环社遭受到了真理之柱的毁灭性打击,使得铁环社只剩下了奥尔索普一个仅剩的成员。我们现在……我们现在作为民间超凡者组织,在为黄金黎明做事。我们负责收集加里南各地收容物、违法超凡者或者奇异怪事的情报,前去黄金黎明换取佣金。”

    楚良听完,冷笑一声:

    “原来是乌合之众!”

    博比的情绪顿时激动起来:

    “我们是乌合之众?我们铁环社可是肩负伟大使命的古老组织!我们这一次来科京镇上,一来是要查清有收容物朝这边聚集的原因,二来是要阻止那些考古队的人莽撞行动唤醒被封印在这里的拉托梅尔!奥尔索普和我们说过,如果不能阻止拉托梅尔重现人世,那么人间将会遭遇一场大浩劫!我们是正义的行为!我们是在为世人而奋斗牺牲!”

    “为了拯救世人?”楚良轻蔑一笑,“真理之柱的人,他们也是这么说的。”

    博比听到楚良的话,面色表情不由得越发激动。

    倒是他的姐姐赫斯特看上去要冷静很多,一直在尝试阻止她弟弟说一些冒犯的话。

    楚良最后说道:

    “先去把这你们朋友的尸体处理了吧,随后如果有兴趣,可以到麦克弗森家族府邸来找我。到时候我会抽出点时间和你们聊一聊,不过记住,别让我等太久。”

    说完之后,楚良径直离开了这里。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