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了御祭,这也算得上是楚良从这名暗隐巫觋处所获得的最大收获了。

    而至于这祭坛上这种和御祭完全相反的另类死亡御祭,楚良并没有得到相关的记忆碎片,也不知道这种死亡御祭所能够产生的具体功效是什么。

    不过对于这种死亡御祭,楚良根本丝毫兴趣,即便会他也不会去尝试。

    要这么多的少男少女为之陪葬,这种做法实在太过残忍,楚良还做不出来。

    不过这里已经没有继续逗留的价值,楚良可以前往这座古墓的别处继续进行探索。

    “可惜并没有得到关于这座古墓的记忆,否则我就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从暗隐巫觋处得到的记忆碎片极少,使得楚良对这古墓任然一无所知。

    那大火缸第二层的明器,还是楚良通过对暗隐巫觋记忆碎片关于一些秘术的习惯推演猜测出来的。

    可以说关于这个古墓的结构的记忆碎片,楚良根本没能获得一丁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暗隐巫觋是死后才被人带到这里埋葬的原因。

    楚良在周围找了一圈,还真让他找到了一条似乎通向古墓深处的甬道。

    就着火光,楚良继续顺着甬道前行。

    过了一阵,他又来到了一间新的墓室。

    让楚良惊异的是,这间墓室的石壁和地板上并没有覆盖云母,而是涂抹着一层早黑褐色的东西。

    楚良用指甲刮了一点闻了闻,微微皱眉:

    “像是干涸的血。”

    疑惑之中,他继续在这间墓室之中前行。

    走了一阵,他忽然发现这个墓室的地板并不平整,而是修建得越靠中心越是向下倾斜,宛如一个巨大的漏斗一样。

    并且在地板之上,竟然出现了一些奇特的花纹。

    楚良根据巫觋的记忆可以辨别出,这些奇特的花纹是一些符篆,而当楚良蹲下身就这火光查看这些符篆的时候,才发现这些符篆并非只是简单的符篆,它们还起到了引流的作用。

    符篆深深刻入地板之中,形成了一条条彼此相互贯通的小沟,这些小沟蜿蜒而下向着墓室的中心而去。

    楚良伸手在这些符篆小沟之中一扣,也同样扣出了不少干涸的血块。

    “这得用多少血啊?”

    所有的小沟里头都有血液干涸后的硬块,整个墓室的四壁和石柱上也都涂抹着一层厚厚的血,这也才使得这件墓室看起来格外地黑暗。

    楚良将手上火光抬起来,朝着墓室顶部照去。

    这才发现在墓室的顶上,挂着不少早已经腐化失去血肉的白骨。

    这些密密麻麻,让人数不清究竟有多少。

    楚良大致估计,白骨恐怕不下数百具。

    所有白骨清一色头朝下倒吊着,它们浑身缠|绕满一些涂成红色的金属细线,有一截金属线从它们的头顶位置垂下,似乎起到导流的作用。

    “难道地面这些小沟里头的血,就来自于上头这些人?他们是战俘?是奴隶?还是……无辜人?”

    楚良深深皱起眉头,继续朝着墓室中心走去。

    很快,他就来到了这个墓室地势最低的地方,也就是这墓室的中心。

    在这里出现的是一个池子,池子中也有不少早已经干硬结块的血,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收集人血的血池。

    而在血池之中也有着一个黑色的大火缸。

    显然这个火缸原本是浸泡在血池之中的,但是随着血液干涸之后才露了出来。

    而在血池的四角,有着一些已经锈蚀得已经分辨不出模样的青铜器,不知究竟是何作用。

    此时楚良站在血池边上,回望周围地面上的那些繁复符篆,心中大致明了:

    “这是……一种血祭!”

    血祭,是一种十分常见的祭祀,简单来说祭祀的祭品和道具主要以血为主。

    人们相信血液是一个人力量的来源,也是一个人生命的凝结精华,通过血液来进行祭祀,可以发挥出一些神秘的功效。

    在迷雾世界的文字中,“血”字和“皿”只差一笔。而迷雾世界中的“皿”字在这里的文字形象是一个开口的容器,“血”字,则是血流落入开口容器之中。

    而在迷雾世界中,“皿”为容器,是用来专门盛放水、酒或血等液体的。器皿常在祭祀中是非常常见的,俗话说:“牲杀|器皿,衣服不备,不敢以祭。”就是这个道理。

    祭祀,须杀牲取血或取人血置于器皿之中,之后把血洒在祭坛之上,这种仪式称作“郊血”。

    “血”字的造字渊源反映了迷雾世界用血来祭祀神灵的风俗习惯,也反映了这个世界的人相信血液具有一些神秘的作用。

    而在迷雾世界之中,还有一个专门的字代表血祭。

    “衅”这个字,在迷雾世界之中的形象,是一个人将血液涂抹在祭器之上。故而在许多血祭之中,经常需要进行衅礼,就是用血液来涂抹祭器,从而增强祭器的作用很功效。

    楚良环视这个偌大的墓室,开口叹道:

    “难道这整间墓室,都被当成是一个祭器了吗?”

    这间墓室四壁之上都涂抹满了血液,显然是进行过衅礼。

    墓主人进行了如此大规模的血祭,也不知道是否会产生效果。

    楚良蹲在了血池边,将手上的火光朝着血池中间那个大火缸照去。

    “咦?”

    然而这一看,却让楚良不由得惊讶。

    和上一个墓室中见过的密封完好的大火缸不同,只见血池中的这个大火缸的一侧,竟然破开了一个大洞。

    好奇之下,楚良凌空一拳朝着大火缸轰出。

    他的力量外放,瞬间就将整个大火缸砸得粉碎。

    随着大火缸破碎之后,里头出现的景物使得楚良不由得大吃一惊。

    只见大火缸之中空空如也,缸底只有那些青铜明器化成的无数细小碎片,而却没有见到墓主人的存在。

    “难道这火缸里头并没有墓主人?”

    楚良不由得起了疑惑。

    但是他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他有了新的发现:

    “不对!是火缸里头的东西,跑出去了!”

    这个血池底部的大火缸,毫无疑问曾经是浸泡在血池之中的,所以它浑身都覆盖了一层干涸之后的血块。

    但是火缸的内壁却并没有丝毫血块存在,这就说明这个火缸在血池完全干涸之前,都一直保持密封完好。它上头那个大洞,是在血池完全干了之后才出现的。

    并且在血池底部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凝结的血块,但顺着那个洞的方向,赫然有一条怪异的脚印朝着血池边延伸而去!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