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石氏族的族长,将这种塔奇拉水晶的来历说完。

    楚良这才向卡蜜拉问道:

    “她说的对吗?”

    这个犹如美女般的少年既然来自于橘石氏族,那么楚良也该问问他的看法。

    卡蜜拉看到楚良终于向他发问,顿时高兴地向楚良补充解释起来:

    “我的主人,她说的也并不完全正确,毕竟她的话充满了愚昧和迷信。这种奇特的矿石确实是来自于橘石氏族领地内的一座山腹之中,当初橘石氏族的祖先发现了这种会发光的矿石,将其视为神迹,于是便以这种矿石命名了氏族,同时还在发现矿石的地方建造了神庙。并且这种矿石对于橘石氏族来说并不算珍贵,氏族中许多家庭都用这种矿石来在夜间照明。”

    楚良听到这里微微意外:

    “难道说,这矿石在当地很多?”

    卡蜜拉回答:

    “很多,有一条矿脉!虽然我不知道那矿脉有多长,但是它在山中神庙被挖掘出来的确实是一大片。”

    楚良听到这里,不由得感到十分意外。

    塔奇拉水晶,是一种十分奇特的矿石。

    世上只有两种物质能够承载和容纳蚀能,一种是生物体,另一种就是塔奇拉水晶。

    用塔奇拉水晶来盛装稳定可控的蚀能,那么便可以使得蚀能天赋测试者在测试中能够活下来,避免被蚀能侵蚀而死。

    而如今,在一个小氏族的山中竟然藏有一条塔奇拉水晶的矿脉,并且这里头的塔奇拉水晶都装有这种橘色的蚀能,这就显得有些夸张和疯狂了。

    于是楚良从卡蜜拉说道:

    “问问她,她们氏族之中有多少超凡者?”

    卡蜜拉对楚良回答道:

    “我的主人,这种愚蒙之人根本不通外界之事,她们不懂得什么叫做超凡者。事实上据我了解,橘石氏族之中也没有超凡者。”

    楚良接着问道:

    “橘石氏族有多少人?”

    卡蜜拉回答:

    “两百余人。”

    楚良一听便了然。

    世上拥有蚀能天赋者极其稀少,说是万里挑一也毫不为过。

    橘石氏族人口基数太小,所以这也注定了橘石氏族很难诞生超凡者。

    接着楚良问道:

    “那么氏族之中可有关于超凡者的传说?”

    卡蜜拉回答道:

    “在传说之中得到魔力神石赐福之人,浑身将会出现橘色异纹,也正是如此所以橘石氏族中的人们才会在身上涂抹橘色油彩,模仿传说之中的英雄。不过这些都只是一些虚无缥缈之谈,并且年代久远,不能够将其当回事的。”

    楚良听完,却若有所思。

    有的传说虽然虚无缥缈,但有的传说却也有迹可循。

    一旁的娜拉一直听到楚良将注意力放到那会散发橘色光芒的水晶上,也不由得充满好奇:

    “这东西很特殊?卡蜜拉,将那水晶拿过来我瞧瞧。”

    娜拉知道,能够让楚良连续发问的东西,必然不凡。

    所以她倒是也很想看看,这东西的不凡之处。

    卡蜜拉来到橘石氏族族长的面前,将族长双手捧着的那块橘色塔奇拉水晶拿走,转身就朝着娜拉走去。

    然而卡蜜拉才走了两步,他忽然面色一变。

    紧跟着他似乎急忙想要将手中的塔奇拉水晶扔掉,然而那塔奇拉水晶却仿佛有吸力一样牢牢地粘在他的手上,使得他根本甩脱不掉。

    这块塔奇拉水晶之中的橘色蚀能似乎稍稍变得明亮起来,紧跟着和塔奇拉水晶相连的卡蜜拉的手掌也迅速变得通明起来,散发出橘色的光芒。

    一条橘色的光带似乎在卡蜜拉的皮肤之下迅速移动,顺着他的手掌延伸到了手臂,然后朝着他的身躯延伸而去。

    如此诡异的一幕,顿时把卡蜜拉给吓坏了,他不由得尖叫起来:

    “救我!救我!!!”

    随着这种诡异橘色光芒在卡蜜拉的体内延伸,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就要被某种能量给撑爆一样。同时在那被橘色光芒占据的地方,他的血肉仿佛要被撕裂开来,然后又被重新改造一样。

    犹如千刀万剐!

    这种难以言喻的痛苦在第一时间充斥他的全身,使得他一下子连站立都难以保持,顿时瘫倒在了地上。

    “救……救我……”

    剧痛使得卡蜜拉的求救都变得有气无力。

    她充满哀求地望向了最近的橘石氏族的族长,期望族长来救他。

    然而却见到族长和她的女儿此时却跪在地上,冲着卡蜜拉不断拜伏,同时口中念着一些土话,卡蜜拉隐约中听到什么魔力神石赐福、传说中英雄等等的话。

    强痛冲击着卡蜜拉的思维,他根本无法去听女族长的话,当见到女族长无法救他之后,他又将头扭向了另一侧。

    这一次他看到了酋长娜拉,他急忙向着娜拉伸出手,渴望娜拉来救救他。

    然而娜拉却已经被他的惨状惊得离开了酋长宝座,甚至后退到宝座之后,似乎想要远离他避免被他波及。

    她也将自己当成个怪胎!

    就犹如其余所有人将自己当成那种不男不女的怪胎一样,她亦是如此!厌恶、警惕、唯恐避之不及!

    卡蜜拉不由得越发绝望,他的余光这个时候看到了他的主人,楚良。

    他想要冲着主人哀求,但是他却只听得到自己在剧痛中的惨叫声。

    然而主人却没有抛弃他,甚至还回应了他。

    卡蜜拉只见到楚良来到了他的面前伸出手来,似乎想要将他从地上扶起。

    在这一刻,卡蜜拉心中忍不住对楚良充满感激。

    在他最绝望的时候,他的主人没有像别人一样将他当成怪胎抛弃。他的主人,是与众不同的!

    神念一松之中,卡蜜拉整个人意识渐渐模糊,已经昏厥了过去。

    …………

    不知道过了过久,卡蜜拉才渐渐醒来。

    他发现他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他迅速从被子里头坐了起来。

    然而他很快发现,他的身体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他只觉得他的感知似乎更加灵敏,他的力量也似乎更加强大,他的精神也变得格外充沛。

    然而他不关心这些,他也不需要这些。

    他最在意的,是他那原本白腻光滑的皮肤竟然发生了变化!

    只见一道道橘色散发微光的异纹宛如刺青一样竟然在他的皮肤上蔓延,他的四肢上有,胸腹背脊上也有,他知道他的那美丽的脸上也一定有!

    毁了……

    他美丽倾城的容貌,在这一刻被毁了!

    这一刻,卡蜜拉忍不住抱着膝盖埋头哭泣。

    他最宝贵的东西被毁了,这让他只觉得几乎失去了一切,心中悲痛得不能自已。

    他哭得十分伤心,苦累了停歇一阵,再想起此事时又忍不住继续哭泣。

    直到房间门被人从外头推开。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