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蜜拉哭泣的很长时间,直到房门被人推开。

    尽管卡蜜拉的脸埋在膝盖之中,但是他也知晓来的人是谁。

    他如今的听力异常敏锐,他听得出那是主人的脚步声。他的嗅觉也十分灵敏,他闻得出那是主人身上的气味。

    但是卡蜜拉没有将脸从膝盖之中抬起来,因为他觉得自己现在一定丑死了,根本没脸也不敢让主人看到他的这张丑脸。

    楚良已经径直来到他的床边坐下,开口问道:

    “哭什么?”

    卡蜜拉埋头哭泣,无颜回答。

    楚良于是又问道:

    “今年多大了?”

    卡蜜拉这才回答:

    “十四……”

    楚良不由笑道:

    “还是个孩子嘛。”

    卡蜜拉身材纤细高挑,楚良一直以为他已经十七八岁了。

    楚良点了一根烟,吸了起来,而卡蜜拉还在哭泣。

    过了片刻,楚良的眼中泛着冷意,开口:

    “你以前的主人是波图?他让你在我身边是监视我的?”

    卡蜜拉急忙抬起头来,大眼睛满是惊恐:

    “主人!不是的!还请您听我——”

    楚良伸出手,制止住了卡蜜拉的话,然后他伸出手抓住卡蜜拉的后脑勺,冷冷盯着他的眼睛对他说道:

    “我不管你以前怎样,但是现在你背后可以依靠的人已经死了!现在是我在主宰你的命运,你只能够服从我,除此之外再无选择!你明白吗?”

    卡蜜拉急忙点头:

    “我明白,主人。您救过我的命,也没有抛弃我,我感激您也只想跟着您依靠您!”

    他坦然地面对楚良的眼睛,没有惧色,只有赤诚。

    随后他又蓦地移开目光,急忙匆匆用手遮住了脸。他这才意识到,他是在以一张被毁了的脸在面对楚良。

    楚良这才将卡蜜拉的脑袋松开,他取出一面镜子递给卡蜜拉:

    “看看吧。”

    卡蜜拉急忙接过镜子,朝着自己脸上照去。

    只见到他那种美丽的脸庞上,两道橘色的异纹已经顺着他白腻的皮肤爬上了脸颊,在脸颊上从眼下散开,分成数岔朝着耳后蔓延。

    他的容貌,果然还是被这种异纹给毁了!

    “其实你现在这个样子也挺不错了。”楚良说道。

    之前的卡蜜拉模样简直和一个美|少|女一模一样,连那种娇滴滴的气质也完全符合。

    而如今他脸上多了两道橘色异纹之后,倒是使得他多了一种妖异的气质,也不至于显得那么娘。

    “主人觉得我现在的样子不错吗?”

    卡蜜拉顿时惊喜地望向楚良:

    “主人以前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我现在终于可以入主人的眼了吗?”

    因为楚良的一句话,卡蜜拉心头的阴霾顿时消散了不少,变得明媚起来。

    他忽然觉得他的容貌也不丑了,因为主人说不错。

    楚良淡淡一笑。

    他不知道这个卡蜜拉,到底该算男人还是女人。

    即便是在楚良前世,社会上划分性别也有很多中定义和标准。只不过在如今世界,大部分人还是以一些器官这种唯一的标准来对人的性别进行划分,这难免显得有些粗暴了。

    很快,楚良的神色重新变得阴冷起来:

    “卡蜜拉,你既然忠诚于我,那就得为我做件事。”

    卡蜜拉当即点头:

    “主人,卡蜜拉永远听从您的命令!”

    楚良说道:

    “我对橘石氏族很感兴趣,但是我对那里的人包括族长都并不太放心。你既然来自于那里,并且如今又获得了魔力神石的祝福成为了橘石氏族传说中的英雄,那么我就需要你去帮我管理好橘石氏族。”

    卡蜜拉听到这里疑惑地望着自己身上的那些橘色异纹。

    这一切,确实和橘石氏族的神话传说一样,他也确实获得了某种力量。

    神话竟然是真的,那么主人想要的究竟是……

    楚良继续说道:

    “今天我就将带着你动身前往橘石氏族,我要亲眼看一看神庙之中得到那些魔力神石。那东西很珍贵,我想要得到它,但是不希望别人知道。所以你要替我管好你的族人们,牺牲他们的自由使得他们不会和外人乱说也不会和外人接触。”

    说到这里,楚良将手用力按在了卡蜜拉柔弱的肩膀上,语气之中充斥杀意:

    “我这个人心慈手软,所以才会让你去替我看好他们。如果你看不好他们,那么我只能让他们永远闭嘴,永远也不会将秘密泄露出去,你懂吗?”

    通过卡蜜拉身体的异变,楚良已经可以确定卡蜜拉是蚀能天赋者,并且他也已经被那所谓魔力神石之中的橘色蚀能所侵蚀,将他也改造成为了一个超凡者。

    而那塔奇拉水晶之中的橘色蚀能,也绝对是一种稳定可控的蚀能!

    也只有稳定可控的蚀能被储藏在塔奇拉水晶中时,普通人触碰了不会有任何变异,只有蚀能天赋者触碰了才会被蚀能侵蚀。

    稳定的蚀能,一种真正珍贵异常的资源。

    这种资源,象征着力量、权力和财富。

    可以说,楚良在科京镇所拥有的那个金矿一旦泄露出去,那么可能会引起世人争夺,但是世人争夺时还会留有一定余地不至于彻底撕破脸皮。

    而如果一种稳定的蚀能一旦泄露出去,那么无疑将会顷刻间就引来各大势力不要命地彼此间挣个你死我活。

    有资格拥有稳定可控蚀能的,也只有当今各大超凡者组织。

    如果别的人拥有了这种蚀能,那么将会意味着一个新的超凡者群体将会异军突起,从而瓜分如今各大老牌超凡者组织那有限的蛋糕,改变世界的格局。

    而这种事情,将注定会被那些老牌超凡者组织所不能容忍。

    楚良没想到的是,在丹勒酋长国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氏族之中,竟然会出现稳定可控的蚀能,这样无疑在瞬间将一个烫手的宝藏扔到了楚良的怀中。

    所以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个宝藏先埋藏起来不惹人注意,然后自己再慢慢挖掘。

    卡蜜拉只觉得他的肩膀快要被楚良捏碎了,他急忙点头:

    “主人,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完全听您的!”

    楚良森森地问道:

    “我让你杀你的族人的时候,你也会听吗?”

    卡蜜拉回答:

    “自从我被族人们送出来给权贵当玩物培养的那天起,我的心中就已经没有了族人。此时,我的心里只有主人!主人说要杀,那我就帮主人杀!”

    楚良闻言哈哈一笑,他的手也从卡蜜拉的肩上放了下来。

    “准备一下吧,我将带你返回你的氏族,让你成为你氏族的主宰者和统治者!你也将成为我的牧羊犬,为我管理好羊群。”

    说完之后,楚良起身朝着房外而去。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