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平原之上,密集的枪声响彻夜空。

    在众多士兵的火力掩护之下,加里布埃尔和扎哈酋长两人开启着防护罩,然后高速以一个S路线朝着之前枪声发出的地方靠近。

    他们的速度很快,身为三耀超凡者的两人全速奔跑起来,简直可以比拟一辆汽车。

    按照两人的速度,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能够冲到克莱尔的面前。

    加里布埃尔冲着扎哈酋长叫道:

    “我清楚她的本事!只需要一分钟不到我们就能够靠近她,到时候就是她的死期!只不过在这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内,按照我们现在的两个人同时进攻的方式,她只可以开出一枪!她这一枪无论是能打中我们中的一个还是根本打不中,都注定了她就要死!”

    加里布埃尔对于那武器的使用要求和克莱尔的技艺水平都十分清楚,他知晓克莱尔没开一枪都需要一段时间的瞄准和准备,在这段时间内她所能够达到的精准射击就只有一次。

    并且虽然只是一次,却未必能够百分百命中。

    而加里布埃尔和扎哈酋长两人同时进攻,并且速度奇快。克莱尔若是被其中一个人近身,那么她必然只有死路一条。并且周围还有不少士兵在对准克莱尔所在的位置进行火力掩护,虽然并不指望那些士兵能够发挥多大的作用,但是综合所有条件来看,这样的进攻方式定然会给克莱尔造成一定的心理压力。

    没有谁能够做到真正的心如止水,克莱尔如果心不够静,那么她失误的概率就将会增大。

    所以加里布埃尔是在用生命来赌,赌赢了将能活!

    转眼间,两人就已经冲出了很长的一段距离。

    随着距离克莱尔越来越近,加里布埃尔和扎哈酋长的心脏都不由得跳动得急促起来。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远处夜幕之中那个巨大枪械的狰狞轮廓,看到了这一架危险且致命的武器!

    看到着武器的一瞬间,两人的呼吸都不由得一滞。

    突然——

    那武器炮口火光猛地亮起,火舌迸发而出!

    “呯!!!!”

    巨大的枪声在两人面前炸响。

    两人的视线之中,甚至可以看到那架巨大武器发射产生的气流冲击得周围草原上野草猛地伏下腰肢。

    一阵剧痛在加里布埃尔腿部产生。

    紧跟着,他看到一些血肉从他的腿部飞了出去,然后才意识到他的防护罩被击破了。

    跟着他整个人在惯性的作用下重重地朝着前方的大地迎面摔倒,他的双腿已经消失不见,化为了地上了血肉碎片。

    在这一瞬,他知晓他猜对了,克莱尔选择的目标果然是他!

    他是克莱尔一开始就要狙杀的对象,并且他在刚才那一发杀伤弹之中受了伤,使得他的动作出现了一些迟缓,所以更好狙杀。

    但是克莱尔这一枪打得并不够准,子弹朝下偏了太多,以至于只是将他的双腿一枪打碎,而没能对他造成立刻致命的伤。

    加里布埃尔重重摔在了地上,他顾不得双腿的剧痛而是急忙冲着扎卡酋长叫道:

    “快上!抓住这个机会,干掉她!!!”

    他口中兴奋大喊,眼中尽是成功之后的喜悦!

    虽然他的双腿已碎,但是能够活下来并且成功击杀克莱尔,这就是成功!

    扎哈酋长也毫不犹豫,凶猛地朝着黑暗之中那架巨大武器的轮廓扑了过去。

    加里布埃尔眼中痛苦和狂喜夹杂,他知晓这一次克莱尔这个叛徒死定了!

    然而在瞬间,加里布埃尔却不由得眼泛起疑惑。

    扎哈酋长明明已经冲到了那架巨大武器面前,却忽然停住了。

    他就那样站着不出手,仿佛整个人傻了一样。

    这样的场面让加里布埃尔大为焦急,他忍不住想要开口大叫让扎哈酋长跨快动手杀人。

    然而……

    一声闷响猛地发出。

    “嘭!”

    紧跟着,只见扎哈酋长宛如被一列火车撞击一样,整个人迅猛地倒飞了回来。

    在加里布埃尔惊恐的目光之中,只见倒飞过来的扎哈酋长重重地砸在了他不远处的地面。

    加里布埃尔可以清楚看到,扎哈酋长的整个胸膛都已经尽数凹陷下去,就脊背都已经穿了一个大洞,仿佛被极为凶猛的力量击中了他的胸膛一样。

    并且他的脑袋也瘪下去了一半,剩下尚且完好的一半正好对向加里布埃尔这一边,那只差点就要被挤压出眼眶的独眼正好瞪向了加里布埃尔。

    死不瞑目!

    扎哈酋长明明就要能够杀了布莱尔,但是此时却反遭身死!

    这样的形势逆转,使得加里布埃尔不由得双目之中浮现起了惊诧。

    扎哈酋长乃是三耀强者,绝对不会被克莱尔一招就秒杀。能够秒杀扎哈酋长的,除非已经达到了三耀之上的水平!难道这一次来的……不仅仅是克莱尔一人!

    果然,只见不远处的夜幕之中开始有两个人的轮廓开始呈现,在朝着躺在地上的加里布埃尔慢慢靠近。

    这两个人影慢慢走近之后,加里布埃尔终于看清了他们的面容。

    一个是布莱尔没错,而另一个竟然是楚良!

    这让加里布埃尔不由得瞪着楚良惊道:

    “你也是超凡者!四耀!”

    楚良走上前来,看了一眼加里布埃尔那被打碎的双腿,微微摇头,啧啧说道:

    “真可怜,你本不该受如此折磨,本该在一瞬间毫无痛苦地死去的,要怪就怪有人心慈手软了。”

    楚良这话,另有所讽。

    一旁的克莱尔不由得垂下头:

    “对不起,楚大哥。我实在是觉得这个人……太眼熟……仿佛我真的和他认识!”

    在刚才克莱尔扣动扳机的一瞬间,她的心中迟疑了。

    她在那一瞬间觉得加里布埃尔太过眼熟,以至于她无法对加里布埃尔下死手。

    所以她刚才那一枪并没有将加里布埃尔轰成碎片,而只是打碎了他的双腿。

    加里布埃尔此时却怒视克莱尔:

    “叛徒!你违背了和公司的合同,公司不会放过你的!”

    克莱尔听到这话不由得望着加里布埃尔:

    “你认识我?快说说,我以前是个怎样的人?”

    在这一瞬间,克莱尔不由得迫切地想要知晓,眼前这个陌生却又熟悉的男人为什么要说她是叛徒,并且还说她违背合同?

    加里布埃尔却已经懒得和这种叛徒多废话。

    失去双腿的他只能够依靠双手才能使得自己改变趟着的状态,他将视线移转向了楚良,盯着楚良说道:

    “我承认,这一次是你赢了。放我走,你可以有机会逃离达兰大陆。如果杀了我,你将会断绝你最后求生唯一的机会!”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