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中的草原,充斥着浓郁的血腥。

    一辆汽车停在不远处,一个人影正蹲在加里布埃尔的尸体旁检查。

    这是一个看上去五十岁的男子,他生得很瘦但是却很精壮,胡须有些花白,一头卷发留得很长,一条红带缠在额头。

    他穿着迷彩T恤和战术背心,手上也带着露指手套,口中咬着一根烟。

    这件这个男子检查完了加里布埃尔的尸体,然后站了起来,吸了一口烟之后将口中烟头吐掉,高声冲着这片黑暗死寂的草原叫道:

    “人呢?都特么给老子出来!”

    男子中气十足声音洪亮,他的叫吼声在夜空中不断传荡。

    随着这个男子的叫喊,很快远处竟然还真的亮起了两束灯光,有一辆隐藏在夜幕之中的汽车终于现身朝着这边缓缓开来。

    中年男子静静站着,看着那辆隐藏的汽车来到面前。

    车门打开,从车上走下了一群身穿军装的人。

    为首的一个不是旁人,正是丹勒酋长国的王子马林,也是路易斯的哥哥。

    只见马林踏步来到中年男子面前,开口说道:

    “你就是黑山公司顶级强者之一的阿奇博尔德先生?”

    被称作阿奇博尔德的中年男子又点了一根烟,咬着烟头盯着马林,然后伸出手指向地上加里布埃尔的尸体问道:

    “我的人,是你杀的?”

    阿奇博尔德看起随意的开口一问,却使得马林身后的那帮士兵不由得只感觉心脏猛地一跳,他们握着枪支的手也不由得瞬间握紧。

    马林开口回答:

    “不是我杀的,但是我知道是谁干的。那个人正是你此行要对付的目标——楚良!”

    阿奇博尔德盯着马林,重新将刚点的烟吐掉:

    “带我去找到他!”

    马林摊开双手笑道:

    “阿奇博尔德先生,我们可以先好好谈一谈,我觉得我们可以合作——”

    他话还未说完,陡然间只觉得一股力量宛如铁钳一样掐住了他的脖子。

    这股无形的力量箍紧了马林的脖子,将马林整个人从地上提了起来。

    阿奇博尔德上前一步阴狠地盯着马林:

    “我再说一遍,带我去找他!现在!”

    周围丹勒酋长国的士兵们见状急忙拉动枪栓就要解救他们的王子。

    然而马林去冲着背后的士兵们猛地挥手,示意他们不许开枪。

    随后,马林忍受着脖子上传来的剧痛对阿奇博尔德说道:

    “阿奇博尔德先生,我们和你们的目的是一致的,我们也想要让楚良去死!但是如今在我们国家内处处是那楚良的耳目,你只要一出现他就能收到情报逃亡躲藏!我知道你自然不怕和楚良正面交锋,但是如果楚良像老鼠般一昧躲藏逃避的话,那样也会很浪费您的时间和精力!所以你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可以将你带到楚良会出现的准确地点,然后你就可以顺利地杀掉楚良完成任务!”

    阿奇博尔德听到马林的话,森森笑道:

    “你是打算利用我!”

    马林回答:

    “准确地说,是互相利用!我们利用你对付楚良,而你利用我们来为你提高效率,节省时间和精力!”

    阿奇博尔德听完马林的话,眼神闪烁了好一阵。

    而马林已经快要被那无形能量勒死,整张脸已经涨得通红。

    最终,阿奇博尔德收回了外放的蚀能。

    马林只觉得脖子一松,然后整个人掉在了地上。

    他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眼中却涌现出得意和兴奋。

    他知道这一次他和阿奇博尔德谈成了,那么接下来他就能够成功对付楚良,只要楚良一死路易斯就失去了他最大的助力,再也没有能力和马林斗。

    “大酋长之位……是我的!谁都不能来和我争!即便是血亲手足!”

    马林的面色狠厉之色一闪而过。

    …………

    天终于亮了。

    在布夏部族的府邸之中,缕缕温柔的阳光也照射了进来。

    阳光投在了年轻的母亲贝思身上,她的脸上的血迹已经清洗过,伤口也都愈合。

    此时她坐在地上,抱着怀中正在酣睡的儿子,面色满是浓郁温柔和轻松。

    阳光照在她的侧脸,使得她身上那散发出的母爱仿佛也被笼罩了一圈光晕。

    贝思长得也并不丑,虽然不敢说多漂亮,但是却也眉清目秀。尤其此时她那满面温柔,更是使得她增添了不少女人的韵味。

    让人惊诧的是,她怀中的儿子昨夜还宛如干尸一样皮包骨头,看上去随时会死掉一样。然而到了现在,那孩子却竟然饱|满了不少,甚至那干裂的皮肤也竟然呈现出了一些红润。

    看得出,这孩子的疾病已经被治疗好,所剩下的就只需要让他有充足的营养补充,他就能够健康成长。

    卧室房门忽然打开。

    睡醒了的楚良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从房门之中走了出来。

    贝思急忙将儿子轻轻放在地上,然后匍匐着来到楚良面前,开始为楚良穿鞋子。

    她的动作无比轻柔、温顺,其中却又充斥着尊敬和虔诚。

    楚良望着这个跪在自己面前的年轻母亲,开口笑道:

    “贝思,昨夜没睡?”

    贝思急忙认真地向楚良磕了一个头,然后才开口回答:

    “主人,卑贱的奴仆一直在看孩子,怎么看都看不够……就这样看了一|夜。”

    楚良哈哈一笑,然后对贝思说道:

    “我已经和你说过,你的孩子有资格得到神的拯救。这是因为你的特殊能力并非来自于魔鬼,而是来自于至尊无上的神灵——异界之主!你得到神灵的赐福,所以便是神灵的奴仆,你的子子孙孙也都有幸得到资格成为神的奴仆。只要虔诚的奴仆,神灵都会对其眷顾。”

    贝思听到这话,眼中尽是浓郁的虔诚:

    “赞美伟大的异界之主!也赞美您,异界之主在人世间的代言人,我的主人!是您运用神力救了卑贱奴仆的孩子,也是您为卑贱奴仆解开心中疑惑,从而获得新生!”

    一说道这里,贝思眼中就感激得噙满泪水。

    她儿子的情况她最为清楚,也曾为儿子的病和情况感到过绝望和无助。但是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却有人告诉她神能够拯救她的儿子,并且还真的将她儿子给拯救。

    这让贝思已经对神和她的主人无限感激,无限虔诚。

    楚良满意地审视着贝思。

    这片大陆上的人落后且愚昧,但是在此时楚良反倒是喜欢起这种愚昧来了。

    若不是这些人愚昧,若是这些人犹如加里南大都市中的人那般市侩,那么他还真的不太好控制这里的人。

    既然愚昧,那么便只需要用这种愚昧来对他们进行二度洗脑,他们就能够格外虔诚。

    他昨夜和贝思的交谈,就是对贝思进行洗脑。

    当即楚良伸出手抓住了贝思的双臂,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同时开口说道:

    “虽然我代表神来驱使你来做你的主人,但是你乃是神之奴仆,所以你并非不洁污|秽之身,而是光荣之躯!今后你得注意你的言行和仪容仪表,不能辱没了神对你的眷顾。现在你带着你的孩子去好好洗个澡,换身衣服。接下来,我还有太多的任务要交代给你。”

    贝思不由得有些自惭形秽。

    她身上很脏也很臭,衣服陈旧破烂,这是贫穷和无知的印记。

    但是如今她已经成为了光荣的神之奴仆,她就必须要洗去这种印记,向那些还没有信仰神的愚民展现神圣。

    布夏部族之中愚民太多,贝思想要改变他们的愚昧让他们沐浴神恩,那么她自己就得以脱胎换骨的形象展现在世人面前。

    当即贝思恭敬地楚良说道:

    “主人,卑贱奴仆听命。”

    她视部族之中不知神不信神之人为愚民,却不知她在楚良心中亦是愚民。

章节目录

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螃蟹慢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螃蟹慢爬并收藏随身一个恐怖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