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安静下来了。可是,在每个人的心中的激动和震惊,在每个人的面容上怎么都收不回去。淑馨在下面拉了拉雷博赟的手,给了他一个眼神,想要告诉他等他们走了,再给他解释。不知道他有没有看明白这个眼神。

    “山长,变压器终于成功了,我们是不是就能通电了?”朱山岳吃完饭,茶水还没上来呢,就禁不住地问。

    “嗯,现将备用的发电机组装上,在全院试验一下。对了,游老,我们的电厂工程怎么样了?”所谓的电厂工程就在苏山学院五里开外的地方,是烧煤的电厂,发电容量更大,整个电厂建成,估计方圆百里的用电都能保证了。

    “一期已经接近尾工了,而且输电线路已经架好,就等着我们的变压器了。”游老自然关注这件大工程,何况这是创建历史的事件,等电灯亮起来,相信不仅仅是京城里的豪门贵族想要用电,就连皇宫怕是也要连接上了。

    “那好,等电厂调试成功了,我们直接发电。”

    游老和朱山岳听到淑馨的决定,这就想着立马去布置,毕竟时间不多了,用电还是越快越好。

    雷博赟不懂什么电不电的问题,不过看他们兴奋的样子,相信应该是一件大事。

    “不解释一下吗?”他们走了,雷博赟等他们走了,终于问了出来。今日给他的信息量太大了,他没想到自己看上的这个女人会是苏山学院的山长,且还是鼎鼎有名的白书昕院长,这天下的人,谁会想到白书昕山长竟然是一个瘦弱的女子?

    “就像是你所看到的,山长就是我,在苏州的时候已经建立了苏山学院,后来,来到京城,就在这郊区建了分院。所以,我给你承诺的边关士兵的问题,真的没有骗你。”

    从别人那里听到别人喊山长是一种感觉,可是从淑馨的嘴里亲口承认自己是山长,又是另外的一种感觉了。雷博赟没想到自己在这学院里,偶尔碰到的女人会是山长,更没想到,这个女人心里,还有这么多的奇思妙想。

    在外面,苏山学院的山长,那是一代神人,无所不能,无所不会,甚至是超越游老的所在,单单看苏山学院给景国带来的变化,不得不佩服此人。

    可是谁又能想到,就是这个大名鼎鼎的山长,竟然是一个小小的女子!这让天下大丈夫情何以堪!

    “那,这些年,苏山学院的成就都是你的想法?”

    “也不全是,我只是提供一个想法而已,具体干活的是他们,我可算不得什么。”淑馨确实只是提供了一个想法而已,可是,就是这简单的想法那就是一个正确的思路,省略了他们多少的错误,这也正是让他们佩服的地方。

    “我不小心捡了一大活宝,三生有幸哪!”雷博赟震惊之后,更多的反而是惊喜,是佩服,是怜爱。

    “贫嘴。”

    第一百四十二章 尾声

    更新时间2015-5-17 15:29:26  字数:2389

    淑馨生产的那日,阳光明媚,微风徐徐,生过四个孩子的身体对生产的流程已经十分熟悉,包括准备工作的寻芳院的庄嬷嬷等人。等在客厅里的雷博赟及静启公主、雷驸马可没有那么平静了。

    这是雷博赟的第一个孩子,也是静启公主的第一个孙子,静启公主自己生过孩子,可是那是头胎,而且只有一个孩子,那时惊心动魄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都惊动了先皇及先皇后,看着有条不紊的寻芳院,静启公主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自己的孙子要出生的场景,这太安静,没有嘶哑的喊叫,也没有跌落的脸盆,更没有慌里慌张的寻找大夫。

    雷博赟从未见过别人家的娘子生产,可是,这会儿的他好像知道里面的人儿到底怎么了,额头的汗还没有停过,手中的茶水凉了又续,续了又凉,不见他自己喝一口。

    “里面怎么样?”好不容等着司琴出来了,雷博赟赶紧上前问问。

    “小姐说饿了,想吃葱花鸡蛋面。”司琴说了句,匆匆去厨房准备葱花鸡蛋面了。

    “啊?”包括静启在内,都惊讶了,这生孩子还有功夫吃饭?

    “爷,您跟公主殿下也去吃饭吧,看这样,还早着哪,等小少爷出来,奴婢第一个告诉您。”司琴边走,边回头跟雷博赟说。

    “可,可……“雷博赟想不出这会儿应该做些什么。吃饭,他哪里有心情吃饭。

    产房里,一切井井有条,阵痛的肚子还不是很密集,自然有心思和精力吃饭,而且,这种熟悉的阵痛告诉她,这会儿离真正生产的时候,还没到时候呢。力气还是留着那会儿在用吧,何况,这会儿的痛感还在她能忍受的范围之内。

    两个时辰之后,随着淑馨的一声尖叫,在静启默默祈祷的过程中,一个男娃出世了。雷博赟听到这声响亮的婴儿无声,腿差点儿没软了。

    庄嬷嬷将孩子抱出来的时候,静启、驸马、雷博赟一拥而上。最后还是静启公主得手了,驸马让着她,雷博赟看到这么小的孩子,更是不敢接手了。

    “乖孙啊,奶奶的乖孙,奶奶盼了你这么久,终于和奶奶见面了。”静启抱着这个孩子,心中是感慨万分,她不怕自己担负悍妇的名声,更不怕自己嫉妒的外传,可是唯一不能原谅的怕自己的儿子没后,更怕的是让雷家断了后。这么多年了,想当初她希望给自己的儿子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儿媳,后来就想着贤惠就行,后来就成了能活着就成了。现在,抱着怀中的孩子才觉得以前的辛苦都值了,不管什么样的女人,不管什么样的门户,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怀中的这个宝贝。

    “终于有儿子了!”雷博赟瞧着母亲怀中的孩子,红通通的脸蛋,紧闭的眼睛,小鼻子一呼一呼的,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从母亲的身体脱离,来到这个花花世界了。

    “那个,公主殿下,驸马爷,爷,是小小姐,不是小少爷。”庄嬷嬷看着这一家人一脸的喜爱,真的不想就这么打破他们的梦,可是,小小姐终究要长大的,早晚要知道的。

    “什么?”静启将自己的脸贴在小孩子身上,还没听清楚嬷嬷说的话。

    “公主,是小小姐,不是小少爷。”庄嬷嬷又复述了一遍,她心里真的是七上八下的了,自家小姐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知冷知热的,这会儿若是因为知道生了个女儿就被嫌弃了,这该如何是好?

    “额,女儿也好,先开花后结果,总有生儿子的时候,女儿可是娘的小棉袄,等她长大了,我要把她培养成京城贵族圈里有名的淑女。”说不失落是大话,可是这终究儿子是有孩子了,能生个女儿自然就能生个儿子。

    对于雷博赟而言,儿子、女儿都可以,这都是他的孩子不是吗?况且,这是他盼望了这么多年的孩子,虽然是期待儿子,可是女儿不也是很好吗?都是他的亲生骨肉,都是他血脉的延续,都是他的孩子啊。

    淑馨的月子是静启公主府的嬷嬷伺候的,庄嬷嬷年纪有点儿大了,而且又有滴滴他们要照顾,自然是没有这么的精力来专门伺候淑馨了。不过,淑馨也是十分有经验了,小女儿满月的脸就长开了,白白胖胖的,眉眼之间有点儿静启公主的影子。静启公主越看越觉得自己的孙女像自己,越发喜欢抱着她。淑馨感叹,还以为静启公主期待的是孙子,对孙女可能要忽略了呢,谁承想这孩子真会长,长得这么像静启,这静启再怎么期待孙子,也不会对这么像自己的孙女视而不见。所以,在寻芳院,隔三差五的就能见到静启的身影。小孙女一笑,静启那里的心都化了,哪里还会有什么原则,更是全副身心扑在了小孙女的身上。外面的传言,淑馨不知道传成了什么样子,静启知道,不过,这都不如自己的孙女重要是吗?

    “这些日子,辛苦你了。”自那日见过一次,雷博赟还未允许进入产房,静启公主在这方面可是迷信的很,她是这么多年,替自己的儿子的婚事担惊受怕,不得不迷信了。这满月了,俩夫妻总算是可以述述相思了。

    “没事,有公主在,我就放心多了。对了,滴滴他们还好吗?这些日子也没见到他们,不知道又淘气没有。”

    “他们见到妹妹可喜欢了,见天地围着妹妹转,要不是孩子太小,他们都要抱出去跟他们的小伙伴们炫耀了。”

    “对了,女儿的名字定了吗?总不能就天天这么宝宝地叫着。”

    “小名我们起,大名还是爹来起吧。爹研究名字从她还未出生就在研究,现在还没定下来呢。“雷博赟揽着淑馨,房间里虽然还有点儿若隐若现的血腥味,不过,更多的是奶香味,真好闻,他大概是他三十多年来,最期盼的一天,也是内心最为安定的一天。

    “那叫什么好呢?我已经江郎才尽了。”淑馨不想费这个脑筋了。

    “那叫甜甜好不好?“雷博赟最是喜欢女儿身上的那股香甜的奶香味,抱在怀里,甜甜的,很贴心。

    “好吧。“

    小甜甜的大名经过静启和驸马的引经据典的争论,终究是定了下来。叫做雷芳华,取自《楚辞·九章·思美人》:“芳与泽其杂糅兮,羌芳华自中出。”可见这对祖父母对小甜甜的期待了。只是,这也只是期待而已。谁也没想到,有着祖母的纵容,还有天生对父亲的崇拜,雷芳华到成了京城一霸了。可是让淑馨一阵的头疼了,自家的闺女长歪了,她这个母亲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虽然这样,这孩子父母、祖父母,还有更远点儿的皇上面前那可是乖巧有加,甜美淑德,简直就是天下女子的模范了。当然,除却那些低头不搭话的京城贵妇们。

    不管如何,他们的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了,有儿有女,还有鼎鼎大名的将军丈夫,当然,还有一个博学多闻的白书昕山长!

章节目录

妾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木金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金子并收藏妾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