绫的路途。她要继承福妈的遗愿。

    平清王府的人逃一半死一半,泰景楼也被查封,好在泰景楼的人在玉飘遥登基之前玉飘绫便让他们做了准备离开皇城回南疆去,倒是死伤稍少。南宫湘被迫拿了兵权囚在皇城。本来玉飘遥也想对付南疆,可是因为自己并没有将玉飘绫交给大鲁,卫岚莫很生气,随时都可能出兵大姚,玉飘遥暂时还需要南疆牵制大鲁,反倒让南疆安全了。

    “啊……”一个破茅草屋里,一个女人撕心裂肺地喊叫,几个仆从打扮在屋外干着急。

    “这都一天了,怎么还生不出来!是不是这个稳婆不好?我再去找个?”无影的人再怎么冷漠无情,但是当她们主子性命攸关之际,她们也按耐不住焦急起来。

    “这是这里最好的稳婆了!你们乱抓人,倒要引来他人注意。主子一路奔波体质弱了,把参片送进去让主子含着!”看似为首的无影虽也着急但还是喝住了手下。

    屋里声嘶力竭的女子正是假死的玉飘绫,在逃亡的半路,肚子突然阵痛起来,几个无影只能找个偏僻的村庄让她待产,自然,乡野的稳婆也没有几个。这都痛了一夜一天也没孩子动静。

    乡下的稳婆也没见过大事面,但还是能看得出这位长相丑陋的夫人一定身份尊贵,只能抖抖擞擞地希望宫口快些开来!

    逃过一劫又一劫的玉飘绫不信自己会死于难产,她吃力得问稳婆,“开了几指?”

    稳婆不敢看她的脸,“只有四指!”

    玉飘绫深吸一口气,憋着一口气摸着肚子,道:“宝宝,妈妈快累死了,你再不出来,以后天天打你屁股!”

    肚子里的孩子似乎听懂玉飘绫的话,又是一阵阵痛。

    “宝宝,你快出来吧!你爹爹还在等着我们呢!”

    “宝宝,你乖,外面的世界很神奇,游山玩水全依你!”

    “宝宝……”

    玉飘绫忍着阵痛,不断和肚子里的孩子说话,她除了如此别无她法。

    “夫人,开了,开了,我看见头了!你用劲!”稳婆突然欢喜道。

    “哇……”一声响亮的哭声,一天一夜,玉飘绫终于生下一男孩。

    “绫儿,你要的碳粉面粉,我都找齐了!”南宫祎进来了,他跟着玉飘绫南征北战,黝黑壮士了不少。“奇文张楚风可愿降我?”玉飘绫又问。

    “这一年,那人做了不少人怒天怨的事情,她们已经同意归顺我军。”南宫祎看着心爱的女子满心欢喜,虽然自从夏沐璟死后她性子变得沉闷了不少,虽然她的脸不再像从前那样,可是南宫祎觉得等这事过了自己一定能让她重新开心起来。现在的南宫祎却比以前更加爽朗起来,脸上总是挂着笑意,他想只要绫儿看着他开心,心情也许会好起来的。

    玉飘绫知道南宫祎在乎自己的心情,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摸摸脸上的面具。她吃下夏沐璟另外留下的解药,可是脸再难以恢复以往。玉飘绫倒不在意毁容之事,只是她寻来夏沐璟一直戴的面具戴着,时刻提醒自己还要将他寻回。

    玉飘绫掀开帐篷的帘子,这是七月三伏天,天地都烤得很。玉飘绫放下帘子对小福道:“你命人在午时之前将碳粉投到城墙之上,全部投出,不留一星粉。午时正,你就命人开炮!”

    小福却有些犹豫:“如果这样威力正如主子说的那么大,恐怕会波及无辜!”

    玉飘绫斜了小福一眼,“皇都城墙比我们以往攻下的城池厚得不止一倍,幸亏都是砖土结构我才想出这法子。怎么,你还有比我更好的方法吗?”

    南宫祎见惯玉飘绫变得冷血,只能拉下小福,道:“我已让奇文和张楚风对外传道就要打仗,平民百姓不要到城墙附近了。相信不会伤到百姓!”其实南宫祎知道还有更多被迫当兵的无辜百姓,只是玉飘绫想做的他都会帮她做好。

    小福知道为今想要攻入皇城只有玉飘绫此计,她退出去准备攻城之事。

    作者有话要说:

    ☆、第 90 章

    “绫儿,你要的碳粉面粉,我都找齐了!”南宫祎进来了,他跟着玉飘绫南征北战,黝黑壮士了不少。“奇文张楚风可愿降我?”玉飘绫又问。

    “这一年,那人做了不少人怒天怨的事情,她们已经同意归顺我军。”南宫祎看着心爱的女子满心欢喜,虽然自从夏沐璟死后她性子变得沉闷了不少,虽然她的脸不再像从前那样,可是南宫祎觉得等这事过了自己一定能让她重新开心起来。现在的南宫祎却比以前更加爽朗起来,脸上总是挂着笑意,他想只要绫儿看着他开心,心情也许会好起来的。

    玉飘绫知道南宫祎在乎自己的心情,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摸摸脸上的面具。她吃下夏沐璟另外留下的解药,可是脸再难以恢复以往。玉飘绫倒不在意毁容之事,只是她寻来夏沐璟一直戴的面具戴着,时刻提醒自己还要将他寻回。

    玉飘绫掀开帐篷的帘子,这是七月三伏天,天地都烤得很。玉飘绫放下帘子对小福道:“你命人在午时之前将碳粉投到城墙之上,全部投出,不留一星粉。午时正,你就命人开炮!”

    小福却有些犹豫:“如果这样威力正如主子说的那么大,恐怕会波及无辜!”

    玉飘绫斜了小福一眼,“皇都城墙比我们以往攻下的城池厚得不止一倍,幸亏都是砖土结构我才想出这法子。怎么,你还有比我更好的方法吗?”

    南宫祎见惯玉飘绫变得冷血,只能拉下小福,道:“我已让奇文和张楚风对外传道就要打仗,平民百姓不要到城墙附近了。相信不会伤到百姓!”其实南宫祎知道还有更多被迫当兵的无辜百姓,只是玉飘绫想做的他都会帮她做好。

    小福知道为今想要攻入皇城只有玉飘绫此计,她退出去准备攻城之事。

    “玉将,碳粉都投开了,大炮也准备好了!”小福临到午时过来禀报玉飘绫。

    “好!祎,你要随我过去看看吗?”玉飘绫问身边的南宫祎,其实她也没把握会造成多大的威力,按她原来课堂学习过的,也许会死伤一片。

    南宫祎握住玉飘绫的手,温柔说道:“总算熬到这么一天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众将士已在外面候着,见玉飘绫出来,纷纷行礼:“玉将!”这些常年出入杀场的老将与玉飘绫呆了近一年,对她的用兵手法极为佩服,那些战术都是她们闻未闻过的。

    玉飘绫微微点头,“派传令兵过去喊话,本将等它一柱香,过后不降,休怪本将无情!”

    一小兵领命前去喊话,可是守城将领据不开门。而今守城的不再是奇文她们,玉飘遥信不过她们早换上了自己的亲信。

    玉飘绫看着那香已快燃尽,又用手摸摸面具,开口道:“时辰到,准备放炮!”

    旗兵接命,一挥旗,远处的炮兵听命点火。

    “嘣!”随着一声巨响,再坚固的城墙已经被炸了一个大缺口。城内将士不是死伤就是完全被镇住了。

    “攻!”玉飘绫一声令下。方才那大炮已经将她们的士气打出来了。震耳欲聋地吼叫着跑进城去,如此士气再无人可挡。

    再见玉飘遥,她居然还能坦荡地躺在美人堆里。

    “没想到,他为了救你愿用性命骗朕离开!他就是那时候给你假死药的吧?”玉飘遥苦笑,她来到这个世上永远都无法超越玉飘绫了。

    “无须多言,小福,宣读圣旨!”玉飘绫一句话都不愿与其扯。

    小福拿出早已准备的圣旨在被捆绑的群臣面前宣读:“奉天承运,今已查明二皇女谋逆皇位,毒害先皇,嫁祸皇太君,残害手足,为天不忍。即刻拉出五马分尸!”

    玉飘绫继承大统,自命玉璟宗,她无法再将命运送到别人手中。令又宣出一道圣旨,凡臣民归顺于她官复原职,违者斩立决!

    玉璟元年八月初八,玉璟宗迁夏氏玉璟郡卿墓入皇陵,厚葬,行皇君礼,追封纯元帝君。封南宫氏为现任帝君,从此不再纳夫。其皇子赐姓夏,名夏忆景。追封正新帝为姚正宗,追封其父郑氏为显德先君。

    开创男女两学,针对教学,是以大姚不再女子为官,凡有志者,不问性别皆可重用。此举史称新玉变革。

    “祎,我容貌难以恢复,你要是想离开,我不会拦你!”处理好一切,玉飘绫终于像泄气的气球,无力。

    “傻瓜,无论你长如何,你都是我的绫儿,我怎么舍得离开你?我都眼红正新帝与龙伊那小日子过得滋润,我还等着你我和夏兄周游天下呢!”南宫祎从背后搂住玉飘绫,这女人瘦得可怜了,该给她好好补一补了!在他眼中,那些疤痕并不影响玉飘绫的美貌,他想如果是夏沐璟也会和他一样吧。

    玉璟三年,帝降龙凤双胎,以为祥兆,天下大喜!女姓夏,男姓南宫。

    玉璟十八年,玉璟宗传位其女,称玉贤宗。大皇子夏忆景封地南疆。次月,太皇玉飘绫与太君南宫祎携纯元帝君骨灰消失。

    传闻,夏商道迎来了真正的主人,开始开辟新路途。几年间,赌石坊遍布整个大姚,无人能仿,倒也成为大姚一大特色。赌石坊主人姓南宫。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完,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我其他文,谢谢!还有现代文哦!

    一场四国宫宴,牵扯出一名太女。她本是男尊蛮芍国太子的宠妾,却成流落民间女尊紫檀国的太女。六岁遭迫害,被蛮芍国十岁皇子救走,转生,穿越,不记六岁之前事,名涟漓。

    凤初宸,蛮芍国太子,生母因受宠被迫害,一心报仇。表面装作无能,却是蛮芍国最大刺客组织的主人。自从捡到女主便将其圈养起来,无非想着如果自己要下地狱,也算有个人陪伴了,不料却将心拉在她那了。

    宫牧溪,紫东国的宰相之子,满腹才学,英气十足,可惜脸上一道伤疤破坏。小时受命照顾女主,女主失踪后四处寻找,女主回国,他义无返顾自愿断绝母子关系以侍郎的身份入宫。屡屡为了女主以身试险,只为博她一笑。

    一个是自己初恋之人,一个为自己情深根种,如此,她该何去何从?

章节目录

夫管严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寒暑花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暑花谢并收藏夫管严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